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歌

以草根的名义(组诗)

来源:作者 作者:杨 角

       审判日
        2017年1月24日,四川省泸县公安局驻石桥派出所交通民警蔡松松,在玄滩幸福水库因抢救两名落水儿童壮烈牺牲。
                                                                                                                    ——题记

那滴最终剥夺松松生命的水
又回到水中
整座幸福水库若无其事,一脸平静
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
仿佛它们从没杀害过一位英雄
今日清明,四川大太阳,丁酉的阳光
给玄滩古镇披上重孝
我要借太阳的十万把金剑
把一滴潜逃的水
捉拿归案
寒风过去,万物青翠,我谨以一片绿叶
一棵草根的名义,向春天提议:
将清明节改为审判日
让所有戴罪之水——潜逃的、包庇的
统统跪在大堤之内
向松松谢罪,向整个人类,谢罪!

 

 

花名册

一张白纸
一座铁打的营盘
很多流水的名字我已看不见了
欧阳光、龙晓鸣、文万彬……清一色押着
忠诚的尾韵

盯着一张白纸看久了
眼睛会流泪
会看见高血压、糖尿病、加班、猝死
我把目光移向远处
又撞见了花圈、哭泣和牺牲

有些债是无法偿还的
我至今欠着他们一顿饭、一支烟、一杯酒
欠他们一首赞美诗,一封表扬信
祖国辽阔,幸福的人们在蓝天下行走
哦!我还欠着他们
一个携妻带子的星期六

 

 

观日落

我常常咬着牙根写诗:
说到图财害命写一句
说到谋夫夺妻又写一句
一生的职业从多个方面限定了我
不小心常夸大仇恨
缩小了悲悯
今年八月,在云南大山包
我看到了最温情的一幕
从下午开始,无数游人
就坐在斧削的鸡公山上向西了望
直到黄昏降临,一轮落日
坠毁在远处山崖
那一刻,连怀里的婴儿
都像牛栏江的水,阒然无声

 

  

蜘蛛回家,用胡须拍门
这群先天被没收了
腰杆和双手的建筑师
体内有八条腿
擅长空中建楼阁
草木的空隙,树与树之间,高粱和玉米
搭出的斜坡
那里是它们的家
一群擅长走钢丝的精灵工于算计
以铺设陷阱为生
每次猎物落网它们总小心翼翼
一边接近猎物,一边收回地雷的引信
仅此足已说明,它们的警惕性
比我身边的警察兄弟
还要高

 

 

  

天空流浪的乌鸦被夜色收留
它带回人间的
有时是乌云,有时是闪电

它总是第一个看见

月亮一直居住在黑暗中
一个着黑衣的精灵偶尔打黄昏经过
一言不发,匆匆的步履
像是追缉天边一颗戴罪的流星
我已猜不透人间究竟喜欢什么了
同为天空的养子
惟有它,因为一身衣服
被诅咒了一辈子

 

 

大雪过后

一场大雪过后
阳光出来
给冤屈的草木平反
一直都是:上帝平衡什么
人间就打破什么
阳光想带走积雪,而积雪生死不从
一场大雪过后
骨折的草木好不容易站直身子
头上的残雪,又将它们
拉回到阴翳之中

 

 

  

那时还没有高铁这个词
我们把几盘滚珠固定在一块木板下面
然后找一斜坡,然后坐上去
把自己变成风

我的童年是在快中度过的
像下坡的滚珠车,拍马就过去了

那时还没有拦截一说
顶多一粒石子卡住了转动的滚珠
顶多在滚珠和轴之间,突然断了一颗钉子

 

 

  

如果是一个人,多么可怕
37年一直跟随你,像一个哑巴

天天黏着那个手握铁器的人
慢慢有了与他相同的体温

像布匹藏着针线,扣子藏着扣眼
人生就是一趟远差:长途藏着短途

真没想过,退休日,该怎样
褪去这汗毛掉尽的皮肤

 

 

世象一种

那么多的人全是看不见死亡的人

每天,我从南岸赶往江北
总看见工地上戴安全帽的工程师,
运送垃圾的三轮车夫,给隔离栏杆
除污去垢的清洁工……
在他们眼里,沿江路太大了,忙完这一片
他们将去打理古老的宜宾城

他们是没有时间思考死亡的人
他们不理解一个悲观者
总看到红绿灯里那一半鲜血,不相信神
会在一声急刹车中,把一个鲜活的人带走

 IMG_2508.JPG

杨角,四川宜宾人。职业警察。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选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诗潮》《诗林》《绿风》《中国诗歌》等,收入《中国诗歌年度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等数十种选本。曾获四川省“首届天府文学奖”,2014中国公安诗歌年度诗人奖,《现代青年》2014年度最佳诗人。出版个人诗集6部,散文集2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高研班学员,宜宾学院兼职教授。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