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作者:蒋庆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6-29 16:48:58

                 《一只断手》

    云山市南川镇江峰村王和兴家里养着一只中华田园犬。这只狗有一爱好,喜欢从外面往家里叼东西,不时会叼回来一只破鞋,一块骨头。主人见了打了它多次,但此狗仍痴心不改,乐此不疲。下午二点多,王和兴见这狗在狗窝前玩一块肉乎乎的东西,即上前察看。这一看,吓得他惊恐地大叫起来,妈呀!这是一只手,一只人手,一只涂了指甲油、带着戒指手镯的女人手。王和兴赶忙把狗关进狗窝,拿出手机打110报了警。
    当天,刑大教导员杨秋露值班。她接到局指挥中心指令后,立即带领侦查、技术人员赶赴现场。
    一行人赶到王和兴家后,杨秋露见院内院外围着许多村民,在边看边议论。她让几个民警在王和兴房子外面拉上警戒带,随即安排应良平法医检验断手,侦查员李小林和另一位刑警对王和兴作询问笔录,另外几位侦查员和南川镇派出所的几位民警去村中及周边走访与搜索。
    杨秋露带着一名刑警,对王和兴家院子内外作了仔细察看,还到房子的周边观察了一圈,并对遇到的几位村民作了询问。杨秋露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情况,但她觉得,一只断手突然出现在村民的院子里,此事凶多吉少,很有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
    傍晚,走访民警回来汇报,没有访问到异常情况,也没有发现其他尸块。应法医检验断手后,分析可能是一起杀人分尸案件。
    杨秋露原本想自己先作处理,不惊动马大。听了应法医的分析后,觉得案情重大,随即拿起手机向马大报告。
 
                《山庄聚会》
    周六,艳阳天,春光明媚。云水山庄百花盛开,百鸟争鸣,游客很多。有的在打牌、搓麻将,有的在品茶、钓鱼,有的在爬山、逛海滩。山光水色中一片详和,人们在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美好。
    云水山庄位于海山镇,依山傍海,风景秀丽,是云山云天旅业集团投资兴建的。山庄建筑外观青砖黛瓦,大厅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内部装修豪华,现代宾馆高档设施一应俱全。云山市本地户藉人口有100多万,外来人口也有近百万,有山川有平原,有江河有大海,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很快。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前来云水山荘旅游度假的人越来越多。
    云山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侦大队大队长马超近期刚办结一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他带队出省摧毁了一个特大诈骗窝点,还与支队、总队同志一起赴东南亚二国,抓回一批诈骗犯罪嫌疑人,出差了一个多月。这个双休日,负责排班的刑大杨秋露教导员有意识不安排马大值班。马超难得双休,应小舅子林光所约,携妻子林丽兰与林光夫妻一起,到云水山庄踏青赏春,休闲度假。
    马超国字脸型,棱角分明,二道浓密的剑眉下,一双眼睛不是很大,却是眼珠又黑又亮,目光炯炯有神,眉宇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他今天上穿白底蓝格衬衫,下着藏青色便西裤,外套一件红灰中格子便西装,显得十分潇洒;近一米八的个子、健壮的身材,又显出几分威武。林丽兰身材颀长,面容平和,人到中年秀丽依存,上身穿米灰色薄毛衣,下穿紫色裙子,外套一件紫红色无领风衣,与丈夫很是般配。林光夫妻穿了一套浅灰色纯棉情侣休闲运动装,三十多岁了,仍显青春阳光。他们到达山庄后,上午到花园及周边游玩了一圈,下午便在室外茶吧边喝茶边聊天。
    林光看着山庄里轻松快乐的众多游客,花园中一对对傍绿依花摄影的年轻男女,说:“我们云山经济发展很快,社会治安稳定,人们生活越过越好,姐夫有你一份功劳呢!”
    马超感激地看了林光一眼,说:“小舅子老是恭维姐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林光坚持说:“这几年刑事案件少多了,当然有姐夫功劳啦。”
    马超谦虚地说:“功劳谈不上,苦劳有一点。”接着分析道,“你可能不大清楚,实际上治安形势还是比较复杂、严峻的,黄赌毒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时有发生,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还呈较大的上升态势,你们做生意的,可要注意,可不要上当受骗。”
    林光马上说:“这种骗局我听到过几次,自己很小心,我还让公司的财务人员要小心,不会被骗的,姐夫你放心。我们如被骗,那也太丢姐夫你面子了。”
    “好、好!”马超转头谦意地看了一眼妻子,再面对林光说:“案子多,加班加点、出差办案自然就多了一些,但愿你姐不要对我有意见。”
    林丽兰接口道:“你们当刑警的,一上大案就不顾家。嫁给你了,我有什么办法呢?”
    林光说:“姐夫,你可不能老是让我姐独守空房。”
    “哪是,哪是。”林光妻子刘舒馨附和着说。
    马超表决心似地说:“好、好!我今后一定工作、生活二不误。”
    “马超你不是都很谦虚吗?这方面就不要说大话了。”林丽兰话语中略有怨气,不愿再多谈这些事。
    林光见姐姐有点生气,连忙打圆场,说:“好了,好了,我们不谈工作,一起打打牌。”
    他们难得聚在一起,一旦相聚,总喜欢打打三付牌、操底牌的红5,因为该打法,既靠牌技,也靠牌运,颇有意趣。
    吃晚饭前,林丽兰与刘舒馨到房间梳洗补妆,马超和林光到海边散步
    林光说:“姐夫,我有一个同学,在云天旅业集团工作,是与我饭店紧邻的天天KTV老总。近段时间,常有一些小混混到该KTV捣乱,生意一般,云天集团近期资金又紧张,决定以较低价格转让天天KTV。我同学讲,饭店与KTV客源可以互通,姐夫又在公安局,小混混不敢来捣乱,生意肯定会好的。我想接手,你看如何?”
    娱乐场所可是公安机关重点关注的地方。一听说林光想开KTV,马超马上拿出刑侦破案的一二三分析法:一是现在公款高档消费已经逐步被刹住,不少老板近年来生意不好,资金也紧张,KTV生意必然会走下坡路;二是KTV稍有管理不当,易涉及黄赌毒,你喜欢自己创业,那还是做其它产业为好;三是KTV中如出现小打小闹、白吃白玩等治安案件,我刑侦大队长也管不到的,何况我们公安还有禁止亲属经办娱乐场所的规定。总之,马超明确反对。
    马超接着又说,现在有些有钱的年轻人为追求刺激而吸食毒品,你可要注意啰。
    林光开始听得连连点头,听到后来则有点别过头去了,心想我林光可是个好青年,真的接手了,也会守法经营、严格管理,不会添麻烦的。我怎么会去吸毒!姐夫也太正规、正统了。
    林光似有不快而不语。马超觉得自己可能是讲得过多过分了,不知如何向林光再作解释,一时也无语。
    林丽兰梳洗好后出来,碰到默默往回走的马超、林光,问:“咦,奇怪了,二个大男人怎么不说话?”
    马超把刚才的谈话内容简单讲了一下,林丽兰马上夫唱妇随,对林光说你姐夫的意见是对的,听他的吧?又说,你可以自己先创业几年,但还是要抓紧作好接爸爸班的准备。
    林光和姐姐关系很好。小时候姐姐长女如母,对他呵护有加;长大了,林光像个男子汉,反过来对姐姐照顾有余,经常往姐姐家里跑,不时送上一些小礼品,有时还会和爱人一起买上一件漂亮衣服,一起送给姐姐。
    姐姐一发话,林光态度即刻转变了,说:“好的好的,我听姐姐、姐夫的。现在我们吃饭去。”
    小舅子请客,马超自然不客气,把跟自己出差的侦查员韩帅、专案内勤王英英等人也请来吃晚饭。马超儿子、林光女儿上完课外课,也赶来一起吃饭。大家围坐一桌,其乐融融,充满亲情友情。
    林光一上来就连敬了马超、韩帅等人三杯酒,说你们当刑警的真辛苦,这次长期出差更辛苦,明天周日还是休息,今晚我们好好喝一喝。
    马超把同事请来,目的既为凑凑热闹,更为表示慰劳,也站起来想敬几杯酒。这时手机响了,马超一看是杨秋露打来的,即跑到外面去接电话。
    几分钟后,马超匆匆走进来说发生案件了,我必须马上赶去。林光想劝留,但知道姐夫上案的脾气,就说姐夫你抓紧吃点再走。林丽兰立即叫来一碗饭,命令式地要马超先吃了再走。马超匆忙吃了点饭菜就要走了,韩帅等人也要跟着去,马超说这个案件现在工作不多,你们留下好好享受一下林光的盛宴。
 
                《十种可能》
    马超坐着林光安排的车先路过南川镇派出所,仔细察看了已运到派出所的断手后,就赶往江峰村。
    杨秋露早已在村口等候。
    杨秋露身材高挑,肤色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犹如秋天的露水,温柔滋润。今天她值班,身着警服。身材好的女人,着制服,不但显得精神,而且有种特殊的魅力。她对教导员岗位很尽责,与马超搭档得很好,尽管提正职时间比马超还早,但她对马超很尊重。
    杨秋露带着马超去王和兴家察看,边走边对下午的工作情况作了简要介绍。
    王和兴家是一栋二间四层独立的房子,估计有400多平米。中国农民,千百年来,吃不饱、穿不暖、住不好,是多数人的常态。改革开放后,经济大发展,吃饱穿暖已不是问题,剩下的钱主要是建房子,建大房子。看来王和兴的经济条件一般,可能是资金不够,大房子建起来了,外立面还露着红砖,没有装饰粉刷。房子南面有近百平米的院子,四面有二米来高的围墙。房子位于村子东侧,前后左右还有其他民房。
    哪只狗对前一拨人拿走了它喜欢的猎物,可能很生气,现在又见几个陌生人进来,在狗窝里又跳又叫、又抓又咬。
    马超仔细察看了王和兴家院子及屋外四周,又在征得主人同意后,进到房间作了一番巡察。马超回到院子,看着这条狂吠的狗,心想这只断手应该是它从外面叼回来的,大白天,外人把断手从大门送进来,或从围墙扔进来,不合情理。
 
    晚上8点,马超在南川镇派出所召开了第一次案情分析研究会议。副大队长崔军凯、信息中队长张莺、视频侦查中队长谢强华、痕迹组长许乐新,在得知发生案件都先后赶来了,韩帅、王英英等人匆匆吃了饭也都赶到参加会议。
    这起案件目前只发现一只手,所以会议前半段几乎是应良平一人在唱主角。
    应良平是刑大最老资格的队员,已到“奔六”年龄。他个子只有一米六几,体型偏瘦,头顶部已少有头发,这样更显天庭饱满,戴一副中度近视眼镜,但透过镜片的眼光仍然很有精气神。他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医院的外科医生岗位上被招录进公安局的,现已经是全省有名的老法医,并当了十多年的刑大技术中队长。大家都尊称他为应法医或老应,因为叫中队长太小了,刑大也只是个股级单位。
    应法医先介绍了断手检验情况:
    断手的断端位于尺、桡骨的中段,皮肉有多刀深浅不一的砍切痕迹,骨头上也有多刀砍击痕迹,有一刀力度很大,砍断了桡骨一大半骨质。
    断手有被水浸泡过的迹象,断端前外侧部皮下组织、肌肉隐约可见有生活反映。
    手臂上有几处咬痕,应是狗咬所致,其他部位未见损伤、病变。
    根据腐败程度,分析该断手离体已有2天左右,也即发案时间在27号左右。
    依据断手外形、带戒指手镯、涂红色指甲油,可以认定是一只女性左手。
    讲完对断手的检验情况后,应法医把断手的全貌照定格在投影仪的屏幕上,抬起头来看着众人,意思是想大家一起作些分析讨论。
    只有一只断手,没有其他痕迹物证,也没有可疑的线索情况,这样的案件还是第一次碰到,分析的难度很大,大家似乎都在思考,会议室里只见一片烟雾袅袅,仅闻几处嘀咕声声,一时没人发言。马超也抽着烟,正低头在看笔记作思考,没有说话。
    几分钟的沉寂后,马超抬头说:“老应,还是请你先作一些分析吧。”
    应法医想,现在仅发现一只断手,我法医分析就当仁不让了,多讲一点,年轻人也不会嫌我啰嗦的。于是他充分利用仅有一只断手反映出的信息,运用发散性思维,以排除法为主,认定法为辅,发挥自己能言善道的特长,就断手形成的可能性作了详细的分析:
    第一种可能是交通事故所形成,基本可以排除,因为交通事故不可能形成断端的砍切伤;
    第二种可能是手术截肢,可以排除,因为手术截肢,肢体应有病变,骨头应是手术锯锯的,而该断手没发现有病变,骨头明显是刀砍的。
    第三种可能是安葬的尸体被水流冲出,或被野兽拖咬出来,可以排除,因为这明显与断手损伤状态不符合。
    第四种可能是打架斗殴中被砍断手,可以排除,因为断手有10多刀砍切伤,集中在断端侧,手臂处于基本固定位置时才能形成,而打架斗殴双方应该是处于动态的。
    第五种可能是故意伤害、骗保险、工伤或骗工伤而被砍、轧断手,根据损伤形态,也都可以排除。
    第六种可能是杀人分尸再抛尸,这种可能性最大。
    应法医一口气讲了形成断手的6种可能,实际上是讲了近10种可能。
    一只断手的形成有这么多种可能性,大家都听得很认真,年轻刑警听了觉得大开眼界,颇增见识。
    马超边听边思考,应法医讲完后即说:“老应,这个案件现在只有一只断手可供我们分析,还要请你尽可能分析得透彻一些。我有一些问题先问问你。”
    应法医谦虚地说:“好的,我们大家一起分析。”
    马超问:“你对该断手主人的年龄、身高、身份等情况如何分析?”
    这些问题应法医已有考虑,即答道:“断手断端位于尺、桡骨中部,因此可以推算出尺、桡骨的长度,进而推算出身高,身高应在1.66米左右;断手腐败程度还不严重,皮肤比较光滑细腻,未见有色素沉着,所戴的戒指、手镯贵重,指甲涂油并留得比较长,可能是一个比较富有的年轻女人。至于具体年龄,难作客观、准确推断,凭经验与直观,我分析在30岁左右。”
    “仅凭一只断手,准确分析上述问题很难,我的分析不是“人民日报”,而是“参考消息”,仅供参考。需要进一步找全尸块后再作分析。”应法医又补充道。
    应法医经验丰富,专业水平高,还有善于分析、敢于直言的特点,但这次仅有一只断手可供分析,尽管他已讲了很多,话语中,对吃不准的问题,显得比较谨慎。
    马超又问:“分析这只断手形成的原因,也即分析是否为案件,是什么性质的案件,十分重要。老应,交通事故后,肇事者把死者带离现场,或把伤者带离现场后死了,再分尸抛尸有可能吗?”
    交通事故的分析,应法医留有余地,他从容地答道:“马大对案件的可能性考虑得很全面,是有这种可能,我刚才也只是讲交通事故基本可以排除,还需要再作调查核实。”
    “交通肇事后再分尸、抛尸,很少见,我们刑大办的案件中还没有碰到过,但现在只有一只断手可供分析,我们也不得不考虑。”马超解释说,又再问,“老应你说杀人分尸的可能性最大,那么由于某种原因而死亡后再被分尸抛尸有可能吗?”
    研究讨论案件,马超很会对技术、侦查人员的汇报介绍提出问题,而且会一个接一个地提出问题。
    这种可能应法医确实还没有考虑到,马大的问题对他是一个提醒。
    应法医略作思考后答道:“马大的问题对断手形成的原因又增加了一种可能,实际上也是对案件性质一种可能性的分析,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杀人分尸与由于其他原因死亡后再被分尸,在这只断手上无法推断,因而现在只能说这二种可能都存在。”
    “那么如果是杀人分尸案件,作案动机是什么,能作点分析吗?”马超知道仅凭对一只断手的分析,很难对作案动机作出推理,所以用商量的口气问。
    “我们都知道,杀人动机主要分为情、财、仇三大类。本案为财可能性较小,因为手上价值上万元的戒指、手镯没有拿走。我们已经上网查过戴在断手上的戒指、手镯价格。至于情、仇动机,哪种可能性大,仅凭这只断手,无法判断。”应法医有问必答,但也实事求是。
    马超又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需要向应法医请教,或提出来讨论。
    针对仅有的一只断手,应法医的分析已讲得很多了,马大又连问了四个问题,参会人员一时都再也想不出什么问题,就都说没有了。
    马大让大家讨论案件性质与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多数人倾向于是一起杀人分尸案件,杨秋露、崔军凯等人提出了一些工作建议。
    最后,马超习惯性地竖起双手前臂,十指交叉紧扣后又放开,开始布置工作。
    他说,根据对断手的分析,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可以肯定,杀人分尸、交通肇事后分尸不用说,即使是其他原因死后分尸抛尸,也构成侮辱尸体罪。今天是3月29日,我们把它命名为“3•29案件”,开展专案侦查。请崔军凯负责江峰村及周边地区的调查访问与搜索工作;请张莺负责汇总各类失踪人员数据、信息,作分析核查;请谢强华调取、察看周边视频,查找27日左右现场周边有无出现可疑的人与车,同时还要联系交警,调取道路监控视频,查找有无可疑的肇事车辆;请王英英负责收集、研究各组调查材料。明天一早,各组即要抓紧开展工作。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