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 墟》作者:员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5-24 15:35:23

     人生的道路,面对一个个生死选择,走对了,无知无觉。一旦错了,就可能是万丈深渊。

 
                一     
    京台高速,一台越野车在细雨中穿行,车厢内坐着两男一女,这是一次没有计划的旅行。
    就在一个小时前,吴忠明正吃着晚饭,摄影群里的老童打来电话:石谭今晚有小雨,明天早晨肯定有云海,赶紧出发,车子一刻钟后在楼下等。电话中没有一星点儿思考余地,也容不得半点的商量,像一个突然接到命令的战士,吴忠明三两口扒完碗里的剩饭,跟爱人王珍珍打了个招呼,简单收拾了行装,背起时刻都在待命的摄影包,三步并着两步下楼了。
    说是没有计划,其实早就有了安排,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急。去石谭采风是他们约定的今年春季摄影创作的安排之一。
    老童是两年前他在临江市摄影家协会的年度工作汇报会上认识的。那一年,吴忠明在协会组织的几次比赛中获了奖,被吸收为会员,受邀参加一年一度的汇报总结大会,当时他俩座挨着座。老童个儿不高,五十来岁,和吴忠明年龄相仿,有点锈顶,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闲聊中得知,老童和自己都在一个系统工作,老童在市公安局政治处,他自己在派出所,他们互相留了联系号码,老童还把吴忠明拉进了自己创建的摄影群,说是交流起来方便。
    等了不到一分钟,车就到了,开车的是一位年龄在三十几岁的少妇,老童介绍说,这是临江晚报的摄影记者袁静。吴忠明想起来了,摄影群是有个晚报的记者,交流过几次摄影作品,只是从未见过面。
    出发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使人心烦,却也让人期待。
    天渐渐黑了,道路两边连绵的青山在夜色中越显得深沉,雨水的反射将远方山巅的轮廓映衬得一览无余,一团团水气不时的飘过路面,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越野车在京台高速浓密的山雾中艰难地行驶,就像雾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有翻船的危险。袁静眼盯着前方,放慢车速,注意力高度集中,不敢有半点大意。
    两百公里的路程足足用了四小时,总算安全到达了目的地,大家松了口气,对袁静的驾驶技术大加赞赏了一番。找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农家,约好了第二天起床的时间各自休息。
    第二天凌晨,雨停了,一行三人洗漱完毕相约出发。虽然是第一次到这个点拍摄,因为事先在网上做了不少功课,倒没有走冤枉路。从住宿地到拍摄点是一段陡峭的山路,虽然铺上了柏油,但比较窄,袁静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出什么意外。
    地处皖南山区的石谭在摄影界小有名气。每年的三月,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一幢幢徽派建筑在油菜花的层层包围中相映成画,带给摄影家无限的想象和创作灵感,因此每逢周末,各地摄影爱好者云集于此,促成石谭成了当地免费的旅游景点,引来了众多的观光客。
    天还没有放亮,沿路上已是人来车往。因为走的是上坡的山路,车速很慢。袁静驾驶着越野车拐了个弯,一位农民模样的大爷骑了辆自行车迎面而来。山路很窄,袁静停下车来想等这位大爷先过,可这位大爷因下坡车速较快刹车不及,自行车的把手将越野车的左车门划了道深深的印痕,怕什么就来什么,袁静开门下车。
    “怎么骑车的。”袁静责问道。
    大爷一言不发。
    “我这是新车,做个漆要好几百块。”见大爷不开口,袁静有些怒了。
    大爷仍然不讲话。
    “不说话我就打110,叫警察来处理了。”袁静话这么说,并不想真的这么做,车上虽然坐着两个警察,可还是要等当地的警方来处理,在这荒郊野外,即使报了警,一时半会恐怕也到不了,很有可能错过拍片的好时机。
    “你要这么说,”大爷顿了顿,“我可就要躺地上了。”说完就要朝车头躺下去。
    坐在副驾驶的老童还没反应过来,机警的吴忠明已经从后座位跳下了车。他一手攥住大爷,一手扶起倒在地下的自行车说,连哄带骗地说:
    “老大爷,你走吧,我来劝劝她。”
    吴忠明身材高大、魁梧,虽然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但思维还算敏捷,动作也不失矫健。
    冷不丁冒出个大个儿,好汉不吃眼前亏,老大爷就坡下驴,白了袁静一眼,接过自行车把手,一句话没说走了。
    目送着大爷远去,返身面对一脸狐疑怒气未消的袁静,吴忠明无奈的笑了笑说:
    “再这样逼下去,人家就会讹你了。”
    袁静恍然大悟,随即愤愤不平道:
    “这世道,虽然说邪不压正,但有时正义也会被邪恶碰得灰头土脸,也难怪经常有报道说路人遇到路倒的没人敢上前扶一把,连你们警......” 袁静自知失言,赶紧捂口,毕竟跟吴忠明初次相识。
    吴忠明何尝不知她下面想说什么。生活中总会遇到各种的不顺和无奈,有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你,出门在外,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人家不是故意的。
    “就这样让那老头走啦。”老童还没反应过来,有点不服气,听起来像煽风点火。
    “难道还真等人家110过来啊。”吴忠明应了句,转身安慰袁静道:“回去我帮你走保险。”吴忠明知道几百块对于山里人意味着什么,他不想在这件事上耽误更多的时间,希望接下来与云海梯田的会晤能一扫眼前的不快。
 
                二
    吴忠明是被李明成一个电话给召回来的。人必须立即马上赶回来不说,还挨了李所长一顿批评,理由是去外地没有报备。节假日到外地必须请假,到哪里说理去,但这是规矩,是只有当警察才有的规矩。那天在石谭,云蒸霞蔚,雾绕烟横,白色的小山村与金黄的油菜花交相辉映,忽隐忽现。吴忠明和老童袁静他们正拍得如痴如醉,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吴忠明从梦幻般的创作状态唤回到了现实,李所在电话那头用略带低沉的声音问道:“老吴,在哪里呢,赶紧回来开会。”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