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肉身》作者:张弛

来源:《上海文学》2015年第11期  日期:2016-01-15 15:41:05

                 《篮球队员进工厂》

    孙红蕾分配到红旗机械厂当工人之前,本是市体委女子篮球队的一名队员。在球场上,乘人不备将篮球“忽”地一下掼进篮框是她的拿手好戏,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名掼篮高手。孙红蕾在体委的领导下打了若干年的篮球之后,她的退役年龄就到了,层次又上不去,这时候,她的高中同学们纷纷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她该怎么办呢?好在那个年代,咱们国家的企业除了搞生产经营而外,还要承担许多社会责任,甚至政治责任,诸如文教、宣传、卫生、体育、甚至计划生育等等。因此一个企业需要经常吸纳很多与生产经营毫无关系的、五花八门的人才,孙红蕾就这样被吸收到红旗机械厂当了一名库管工。红旗机械厂之所以愿意吸纳孙红蕾进厂,原因在于该厂的王厂长是一名篮球运动爱好者。孙红蕾后来与体委那班姐妹们聚会时了解到,乒乓球健将赵小娜之所以被吸收进了电池厂,因为电池厂厂长是乒乓球爱好者;排球健将李继红之所以被吸收进了灯泡厂,因为灯泡厂厂长是排球爱好者。孙红蕾就想:噢,原来这是种普遍现象。
    厂里经常组织篮球赛。每次比赛,只要没什么要命的大事,王厂长总要亲自上场的。而王厂长一上场,必定点名让孙红蕾上场。于是红旗机械厂的篮球赛就有这么一个怪现象:十来个男将中间,一枝独秀地活跃着孙红蕾一个女将。孙红蕾身材颀长,脑后梳着一支麻雀尾巴一般的小辫,一上了场,动作潇洒灵活,在十几个男人中间躲闪腾挪,如入无人之境,这十几个男人在孙红蕾眼中简直如十几头绵羊乖乖一般软弱可欺。且慢,细究起来却还有一个例外,这个例外就是王厂长。王厂长身材矮壮,肩宽背厚,四肢粗短结实(不知为什么偏偏喜欢篮球),两条畸形发达的粗胳膊一但舞动起来十分怕人,活像一只立起来的螃蟹。这凶猛的螃蟹在场上老是喜欢围在孙红蕾身边张牙舞爪,经常弄得孙红蕾又好气又好笑,就使出浑身解数逗弄螃蟹,只见她人到哪儿,球到哪儿,手到哪儿,球到哪儿,篮球和手之间就像有一根看不见的弹簧连着。那篮球明明看着在左手下拍着,忽然,就到右手去了,忽然,又到身后去了,忽然……不知怎么的,就进了篮筐了。常常逗得王厂长直往孙红蕾怀里拱,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劲头,拱进去了却又什么也吃不着,惹得场外哄堂大笑。虽然如此,孙红蕾的表现却令王厂长很兴奋、很满足,中场休息的时候,王厂长坐在篮球上,油光满面,鼻息咻咻,一边望着孙红蕾,一边伸出大拇指夸奖:人才呀!人才!那一刻,孙红蕾就站在场边上,解开麻雀尾小辫昂着头甩甩头发里的汗珠,两颊布满了运动后的红晕,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两眼睥睨着满场的观众,享受着一份鹤立鸡群的尊荣。
 
                《女人天生吃零嘴》
    回想起刚进厂的那个年代,孙红蕾活得可真叫一个风光啊!虽然只是个普通女工,但因为是王厂长的专职陪练,在群众眼中,也就成了“领导身边的红人”。平常有比赛时,就在赛场上出出风头,没比赛时,就在库房里享享清闲。谁都知道库管工是十分清闲体面的工种,一年四季身上不沾丁点儿油污,耳朵里听不见丁点儿噪音。库房位于厂区一个僻静的角落,因为闲极无聊,几个女库管员打够了毛线活之余,就在窗外南墙根下进行田园诗一般的劳作,开辟出了一片花圃,种植些蔷薇、月季、家常蔬菜等等。又喊关系好的男职工帮忙搭了一架丝瓜遮住南窗,整个烈日炎炎的夏季,丝瓜架上爬满了藤蔓枝叶,屋子里抬头就见淡绿色的阳光闪闪烁烁……。在群众看来,像这样的工种,本来都是厂领导的子女考不上学了,才有资格占据的,眼下却让孙红蕾添列其位。但在厂领导眼中,库管员这种角色叫谁当不是当呢?叫孙红蕾当了,孙红蕾就可以在当好库管员之余,时常给王厂长当当陪练,时常代表企业到大大小小的赛场上去掼篮,为企业争得大大小小的荣誉。
    孙红蕾渐渐地在厂里有了几分名气。一些既有闲又有胆的男职工开始寻机往丝瓜架下的库房里钻,一钻进库房,就围在孙红蕾的周围有说有笑。有家底的卖弄家底,有关系的卖弄关系,既无家底也无关系的,就卖弄些厂里的风流故事,将孙红蕾逗个展颜一笑,也算是平生一点慰藉。时间长了,其他两个女库管员心里就不太舒服,一见有男职工钻进来,就吊起脸,毫无必要地将架子上的零配件搬来挪去,弄出些叮叮咣咣的声音,以显忙碌,以示不快。不知是哪个聪明的男职工开了个头,再来的时候他们就不是两手空空,而是在裤兜里装些能讨女人欢心的小零食:一包五香瓜子啦、一袋奶油画梅啦、几块巧克力啦、一盒曲奇饼干啦,与孙红蕾及另外两三个女库管员共享。女人,尤其是一辈子囚在库房里当库管员的女人,大概就是这样的目光短浅。这么点一钱不值的贿赂就让她们心满意足了,从此息事宁人地围在办公桌周围,一边“哔哔剥剥”地嚼着男人们带来的零食,一边与男人们合伙逗着孙红蕾开心,打情骂俏,喜笑颜开,无所不用其极。
    这点鸡鸣狗盗的智慧很快就传播开来,竟然形成了一股风气。
    带小零食到孙红蕾这里来讨巧的男人们大概没有想到,这一点小小的贡品竟恰恰搔着了孙红蕾的痒处。原因在于孙红蕾对于吃小零嘴有着一股外人难以察觉的深厚感情,有着一份深刻的,甚至是伤痛的记忆。当年在篮球队的时候,她们摊上的是一个格外严酷的教练,该教练名叫王帮奎,生得牛高马大,面目狰狞,长相倒颇近于香港黑帮演员成奎安。据球队的姐妹们后来分析,王帮奎一定是在女人手里吃过大亏,对全体女性产生了一种扭曲的仇恨心理,因此对球队姑娘们的管理也似乎带有一种变态的施虐倾向。他给球队的姑娘们制定了五十条禁令:如严禁留长发、严禁穿高跟鞋、严禁化妆、严禁与男队员说说笑笑、严禁滥打电话滥写信、严禁勾肩搭背逛大街……最后还有,严禁吃小零嘴。作为一个少女,所有的享乐几乎都被剥夺干净了。别的方面都还勉强可以理解,因为在那个时代,整个社会就是这么刻板教条,让姑娘们最为费解的就是,吃个小零嘴为什么也不行?于是她们就在这一点上稍稍放纵一下自己,变相地与黑帮教练搞对抗。有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一人揣一包小零食来到月光下的操场上,一边咀嚼一边散步,一边回忆入队之前在家里的美好时光。有时偷偷聚在宿舍里,把门顶好,边嗑瓜子边分析王帮奎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人……然而,毕竟百密一疏,有时竟被王帮奎当场撞上。按说,姑娘们翘着兰花指边嗑瓜子边闲聊,该是一幅多么富有女人味儿的场面,可是,就这样一幅美好可爱的画面却把王帮奎惹得暴跳如雷,指着姑娘们破口大骂。这越发激起了姑娘们的逆反心理:不让吃,偏要吃!熄灯之后缩在被窝里吃,甚至藏在女厕所里吃!那一段刻骨铭心的、集中营式的生活,偏偏培养起了孙红蕾对于吃小零嘴的深厚感情。
    孙红蕾对于那些揣着各色小零食来与她分享的男人是来者不拒。她似乎从不深入思索在那些五花八门的小零食后面还隐藏着些什么目的。她是运动员出身的,在多年的运动生涯中,她总是在和自己的身体搏斗,凭着自己的身体去感知这个世界。在训练中,教练总是要求她们仔细体察每一个技术动作在身体深处所引起的感受,从而判断这个动作是否正确,是否到位。教练常说,当你觉得最舒服的时候,就说明这个动作你已经彻底掌握了,已经做到家了。如果还有一丝别扭,还有一点不舒服,那就是还没做对。因此,孙红蕾逐渐养成了拿身体感觉代替逻辑判断的心理习惯。“舒服了,就做对了”已经渐渐沉淀到心理深层,成为潜意识中某种难以察觉,但又在暗中起支配作用的法则。
    孙红蕾在冥冥之中遵循着这样的法则去和各色男人打交道,弄得各色男人都对她这个人感到难以捉摸:男人们的心虽然路人皆知,但她却从未对他们表现过好恶、亲疏,或者应有的挑剔。不论谁去了,她都是那样既安闲又坦然地享用他们带去的贡品,面带微笑,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他们聊天,脸上现出一幅舒适而满足的神情。有人胆子大起来了,开始试探性地邀她出去跳舞、看电影,或者散步。这些活动中,往往自始至终有美味时兴的小零食相伴,所以孙红蕾几乎每次都欣然前往。这些男人们万万没有想到,此类活动对于孙红蕾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可口的味觉享受和轻松悠闲的的环境,在身体深处所引起的那种舒适和愉悦。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种种猜测、试探和幻想,他们在激动不安中所渴望确认的那种意义,其实在对方那里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的那些近在咫尺的愿望,其实每一次都落空了,毫无例外地落空了。
    关于孙红蕾的流言开始在厂子里传播开来,有人曾经酒后吐真言:
    我请她出去过好几次,每次都是一叫就走,不带犹豫的。而且每次都特别开心,特别尽兴!那段时间我还真激动了好一阵子,我都觉得下次就可以……真的,我都计划好了。可是,那天在食堂,听王××坐在那里吹牛,说是把她领出去了,如何如何的。后来呢,我就亲眼看见她又给领出去了,这回是李××,在电影院。再后来呢,又是赵××,在舞厅里……噢—谁叫她她都去啊……她他妈的简直是个×××!!……
    这种说法颇具代表性,引起了酒桌上的一片共鸣。
 
                《一个具有反向思维的男人》
    孙红蕾并未察觉她在无意之中究竟伤害了多少男人。但是竟也有不怕伤害的。此君名叫赵发干,是个学电子技术的大专生,原来在厂宣传科负责厂内的闭路电视系统。据赵发干的哥们儿反映,此人头脑十分灵活,点子很多。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他具备三种与常人不同的思维方式:一是超前思维;二是逆向思维;三是发散型思维。正是因为有这么三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赵发干经常干出些令常人瞠目结舌的、奇特的事情,常人们理解不了,只好摇头咂舌地说:这货真他妈的怪!在咱们这个社会,怪人常常要为他们的怪付出点儿代价的。比如赵发干,就曾经为他的逆向思维付出过沉重的代价。那时候,厂里开始悄悄流行起了看黄色录像,因为社会风气还不够开化,看黄色录像是一件带有地下活动性质的、难度很大的事情。赵发干利用职务之便,经常可以搞到一些黄色录像带。某次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到了几盘黄色录像带,几个哥们儿发动起来,忙乱了几天,好不容易敲定了一个恰当的时间和地点看毛带,大伙儿都像盼过年似的盼着这个敲定的时间和地点。当那一天来临,大伙带着很私密的兴奋和喜悦汇聚到了那个敲定的时间和地点时,才突然发现本来敲定的时间和地点不得不临时取消了,原因在于哥们儿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女亲戚。就在大伙急得抓耳挠腮,有人已经万念俱灰时,赵发干的逆向思维开始起作用了:走!到厂闭路电视机房看去!有人担心出事,赵发干毅然决然地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毛带的过程中,赵发干去了趟厕所,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出事了!有盘带子突然没有图像了,大约有人把线碰掉了。众人手忙脚乱地接线头时,就把信号误接到了厂闭路电视节目中去了。这一下全厂舆论大哗,尤其是个别德高望重的老人神情激愤地找到了厂纪委,要求追查始作俑者。最后查出泄黄事件的元凶是赵发干。
    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是:赵发干被打发到车间去当了工人。
    多年来,赵发干对这个处理结果愤愤不平,他用他的超前思维为自己鸣冤叫屈。他举例说:北京曾有个眼界开阔、思维超前的人,70年代末在家里开了个健美俱乐部,结果被公安局以聚众耍流氓为罪名,判了8年大刑。现在他正在一级一级地打官司,要求翻案,社会舆论都在支持他,我这个案子早晚也会翻过来的!
    因为背着冤屈的包袱,赵发干在车间并没有踏踏实实地劳动改造,洗涮灵魂,而是表现得疲疲塌塌,“能躺的时候就不坐,能坐的时候就不站”是他很有名的一句生活格言,曾经带坏了一大批年青人。每当班组长督促他干活的时候,他就斜着眼睛说,我身体不好,乏。班组长终于被惹得不耐烦了,生气地说:再乏你也得给我干!干着乏,乏着干,这就是你的命!从此,赵发干落下了一个叫作“乏干”的、意味深长的绰号(你别说,这个绰号还真能概括大多数国企职工的生存状态,颇具一点形而上的意味)
 
                《巧克力之恋》
    正是因为有着不同寻常的反向思维、超前思维和发散型思维,赵乏干对孙红蕾的追求才会异乎寻常地执着。当丑化孙红蕾的流言越传越广泛,越传越难听的时候,当众多男人,无论全心全意的,还是三心两意的,纷纷从孙红蕾身边退却的时候,赵乏干和孙红蕾的关系就水落石出,凸显在大伙儿的面前了。曾经有哥们儿劝过赵乏干,说孙红蕾这号女人是靠不住的,并且举出“谁叫她都跟着去”的例证加以说明。此时,赵乏干就两眼深情地望着远方说:那是因为她天真无邪,你们哪能理解到这一层!一旁的哥们儿被噎得眼珠都翻了白了。
    其实,赵乏干还在宣传科管闭路电视系统的时候,就是经常往库房里钻的众多男人中的一个。在孙红蕾的记忆中,第一个给她带去巧克力的男人就是赵乏干,那也是孙红蕾第一次吃到巧克力。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巧克力在那座城市尚属某种珍希罕见的糖果,除了高干子弟,小市民鲜有机会亲口品尝。赵乏干也是去上海探亲时,才带回了一盒。赵乏干第一次在孙红蕾面前神情庄重地剥开那银光闪闪的锡纸,露出这种珍贵的糖果时,孙红蕾盯着那造型精巧细致,散发着浓郁的甜香,并且泛着蜡质的油样光泽的小玩意,竟以为是某种香皂。赵乏干空捏着大拇指和食指送到嘴唇边,做了一个咬的示范动作,眼中流露出一丝鼓励的神色。孙红蕾小心地咬了一口,一种清苦的香气立刻弥漫在她的口腔中。这种香气十分特别,与她过去品尝过的任何零食都不一样,不知怎么就让她想起了当年篮球队的那个黑帮教练爱吸的凤凰牌香烟。当年在球队的时候,她们就曾经被凤凰牌香烟散发出的那股类似巧克力的香味所迷恋,曾经偷了教练的香烟轮流吸食。不料闻起来浓郁的香气一吸进口腔,顿时变得又苦又辣。但巧克力是不同的,是让人享受到底的。随着巧克力在舌尖上的融化,一股奶油与可可混合在一起的浓腻的甜香渐渐在舌面上洇开,不但在口腔中弥漫,甚至立刻浸入鼻腔,浸入头脑中去。巧克力在融化时因为吸收热量,会带来一种轻微的凉滑感,尤其是这种凉滑感,简直让人觉得无比的爽口。孙红蕾从迷醉中清醒过来,注意到对面的赵乏干正目光炯炯地盯在她的脸上,不由得脸上红了一红,对面前这个男人刮目相看了。
    巧克力使赵乏干在孙红蕾眼中拥有了某种与众不同的,甚至是神秘的身份,关于这一点,赵乏干第一次就感觉到了。为了维持住这种体面的、神秘的身份,赵乏干挖空了心思,绞尽了脑汁。他老脸厚皮地反复托上海的亲戚邮寄巧克力给他,有一段时间,因为担心孙红蕾会对这种糖果失去新鲜感,赵乏干故意将新寄来的巧克力称为朱古力,孙红蕾满脸迷惑地反问他,朱古力与巧克力有何区别?他信口开河地说,朱古力是与巧克力相类似,但品质和制造工艺更为高档的一种产品。
    当上海的亲戚终于变得不耐烦,开始在电话里冷言相向的时候。改革的春风也终于吹拂到了这坐内地城市。市场开始变得繁荣,巧克力不再稀罕。赵乏干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开始带着孙红蕾出入街头巷尾新冒出来的各色冷饮店、西餐厅、咖啡屋,以及大商场的糕点柜台。他发现他当年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手里挽着的这位身材高挑的篮球姑娘对于凡是富含巧克力和奶油的食品都怀有一种永无止境的欲望,而且这种欲望逐渐扩展到各类巧克力制品、奶制品和甜食上。诸如:奶油冰淇淋、涂满奶油的小蛋糕、咖啡、巧克力夹心糖、巧克力夹心饼干、以及酸牛奶、奶酪等等。赵乏干有时简直是怀着那种做人体实验一般的好奇心给孙红蕾买来他新发现的某种巧克力制品,他发现孙红蕾在摄入这类食品后,很快就变得面色潮红,眼含春水,脸上呈现出一种特别愉悦的神情。赵乏干想,这也许跟她的运动员体质有一定关系。她的身体一定是对这种高热量的,并且能够促进运动神经兴奋的食品特别敏感。她的血液此时一定加速了流动,她的神经此时一定提高了兴奋度和敏感性,她整个人此时一定是精神亢奋、心理状态舒缓愉悦,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求。于是赵乏干适时地、大胆地将孙红蕾揽进怀中,出其不意地堵住了孙红蕾正津津有味的嘴,将舌尖伸进了她满是巧克力醇香的口腔。那一瞬间,他觉得他简直是在品尝一块活生生的巧克力。他喃喃低语了一句:巧克力姑娘!
 
                《过程难以察觉,结果却兀然呈现》
    关于肥胖的起源,生理学上有着多种多样的解释,可谓百家争鸣。但如果要概括的高度凝练,甚至只允许用一个字,那就是:嘴。
    赵乏干和孙红蕾的巧克力之恋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水到渠成,他们结婚了。婚前婚后的那段日子是一段甜腻腻、粘糊糊,如同化在舌面上的巧克力一般的日子。就是在这段甜腻腻、粘糊糊的岁月里,一些他俩都未及时觉察到的变化却在悄然进行着。首先是生存环境的变化,他们所在的这家国有企业像当时的大多数国企一样,日渐衰落,举步维艰。由于没有钱,更重要的是由于那种萧条败落、人人自危的气氛,厂里再也没有闲心举办什么篮球比赛了。那时王厂长也早已下台,退休回老家安度晚年去了。孙红蕾渐渐被冷落、被遗忘,完全陷入到与赵乏干两人结伙的、柴米油盐吃喝拉撒的平庸岁月中去了。
    从微观的、个人的角度来看,就是孙红蕾的身体在发生着一系列起于细微,终于显著的变化。一开始,她发现一些普普通通的,过去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日常活动,现在变得有感觉了。有什么感觉呢?有一种不太利索、不太舒服,甚至是很吃力的感觉。比如,拿上楼这件小事来说,过去她那两条运动员的长腿上楼就像弹钢琴,“噔噔噔”一路弹过去,十分轻快。如今呢,变成了一步一个脚印地、扎扎实实地爬楼梯,并且每爬上两层,就忍不住想扶住扶手喘息休息片刻。她以为这是近年来缺乏锻炼的结果,并没有在意。可是,更奇怪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某天晚上,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左腿就想搭到右腿上去,翘一个通常所说的二郎腿。谁都知道,翘着二郎腿看电视本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可是此刻,孙红蕾却怎么着都觉得有点儿不舒服,有一丝别扭,似乎总要分神努力着才能维持住这个姿势。最后她不得不伸出右手扳住左膝,才将这个本来放松而又舒服的姿势固定住。她对这件怪事想了想,似有所悟,于是伸出两手做成环状,卡住大腿丈量了一番。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以前两只手可以轻松箍住的大腿,现在是无论如何也箍不拢了。两个大拇指如果接上头儿,中指那边就接不上,形成一个很大的缺口;如果中指那边接上头儿,那么大拇指这边就接不上,又形成一个很大的缺口。她终于明白了,怪不得二郎腿翘得这么费劲,原来大腿变粗了!或者说得文雅一点,变丰满了。她抚摸着自己多肉的、柔软的大腿,忽然想起某天夜里赵乏干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曾经对那股子舒服劲儿赞不绝口的事来,她不由得笑了。能笑得出来,说明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某个星期日,赵乏干出门游荡,她一个人在家里打扫卫生,找了一条两三年前的旧牛仔裤想要换上。这时她发现,她的两条腿怎么也塞不进裤筒里面去,一时间,她真有点儿恼羞成怒,并且潜意识里还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她于是耐下性子,坐在床上,气哼哼地从小腿到大腿一截一截地往裤筒里塞,好不容易把两条腿塞进裤筒里,腰部和小肚子又成了大麻烦,裤腰上的扣子和扣眼儿凭你怎么努力也接不上头儿。憋得她脸色通红,出了一头汗,最后只得将皮带勉强扣上,而小肚子前面的那一截拉链,只好任凭它像一张大嘴似地,难看地咧在那里。她就这样艰难地开始打扫卫生,在客厅抹茶几的时候,一个小玩意一不小心扫落在地上,滚到了沙发下面。她不得不蹲下身子去找,这下不得了,才不到5秒钟,她就给憋得喘不上气来,脸色通红,喉咙里发出费力的喘息声。她觉得前胸和腹部,正被人恶意地、用力地挤压着,不让其进行呼吸运动,她快要窒息了,赶紧站起身子,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就把自己顺势放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她才清醒过来,她两眼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地想了那么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其实并没有人在挤她,只是身体的各个部位在互相挤而已。当她平展展地仰躺在沙发上的时候,似乎有点儿想不通,这些部位之间怎么会产生那么大的挤压力?于是她侧过身子,试着把身体蜷起来,这时她立刻发现,她身体上有很多圆滚滚的部位:两条大腿是圆滚滚的,小肚子是圆滚滚的,上腹部虽说不上圆滚滚,但至少也是一条明显的弧线,至于胸部……那就更别提了!试问,把这么多圆滚滚的部位硬蜷在一起,它能不挤吗?!她抚摸着柔软而富于弹性的腹部,伤感地回想起了她还是一名运动员的那个年代:那时,她的两条大腿瘦长,刚劲有力,没有丁点儿余肉。腹部平坦,胸部是女性运动员所特有的那种,没有什么明显性别特征的类型,只是一点轻微的隆起。这一点轻微的隆起自从她进厂当库管员以后,尤其是与赵乏干亲密接触之后,开始像爆米花一样迅速地膨胀。从一点轻微的隆起一直演变到如今这番模样,仿佛两颗沉甸甸、圆滚滚的果实。这两颗沉甸甸的果实经常让赵乏干爱不释手,因为他认为这两颗果实的培育也有他赵乏干不可磨灭的功绩。在床上的时候,他就曾引用电视广告词对孙红蕾进行科普教育:中科院十七位院士共同研究证实,女人的乳房若要发育得丰满,根本途径在于男人的抚摸。打从孙红蕾与赵乏干恋爱开始算,她使用过的胸罩就由最小号换到如今的特大号。有一次因为衣服没有及时洗,孙红蕾临时带上了数年前的小号胸罩,顿时有种兜不住的感觉,被赵乏干嘲笑,说是“活像肥头大耳的地主头上扣着一顶瓜皮小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