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伤》作者:洪顺利

来源:  日期:2015-11-03 13:35:35

1


    现场分析会是在出完女模特阿朵朵被人谋杀现场的第二天上午,在重案队的小会议室里召开的。
    会议召集人自然是重案队大队长丁一川。
    参加会议的有女法医王瑾和另外两名男技术员。
    在场的刑警则都是昨天一同与丁一川到过现场进行勘查的刑警。
    汪洋是重案一队的队长。
    重案队的男刑警唐继烈和郑家桥,女刑警李鸥和于美珠,这四个人都是丁一川手下真破谋杀案的精英、干将。
    其实,对刑警的工作程序局外人是不甚了解的。
    从专业的角度讲,刑警在上一起重大谋杀案时,每个人在工作中都有各自较为明确的分工和工作重点,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这并不像一些影视作品中呈现的那样,大批刑警呼噜一下涌进现场,鸡一嘴鸭一嘴的各抒己见。似乎唯有这样才显得热闹。
    其实,每一个进了现场的刑警,头脑都是相当的冷静和客观的。
    他们在现场从始至终都是严格按照勘查现场的操作规程,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的。
    丁一川是古城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队的大队长,他办过的谋杀案不计其数。在办案的过程中,他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论案子大小,办案伊始一定要把现场吃透。唯有此,才能有把握规划下一步的侦查走向。
    在坐的都是办案老手了,会议一开始,丁一川让大家先议一下死者的情况。
    郑家桥拿着工作笔记本,一边看上面的访问记录,一边介绍道:“死者阿朵朵,女,现年25岁。是凤求凰时装模特表演队的模特。她面容姣好,身材修长,身高在1.80米,在三年前曾获得过全国名模大赛季军……”
    在会议室的墙上挂着一个大屏幕,一个技术员用投影仪将死者阿朵朵的照片显示在屏幕上。
    郑家桥接着介绍道:“这个阿朵朵不是咱们古城市人,她是五年前由辽宁省来到古城发展事业的……”
    ……。
    死者的基本情况介绍完了,仅此而已,资料是少之又少。
    这并不奇怪,上案伊始,有许多许多的未知数,这有待于日后的详细调查。
    丁一川又向唐继烈询问了一下报案人的情况。
    唐继烈介绍道:“报案人有两个,她们都是死者阿朵朵的闺密,一个叫阿芳,另一个叫小慧,今年都是24岁。据阿芳说,三天前,阿朵朵正式通知她和小慧,说她有了一套别墅,让她们姐俩赶快从出租房搬出来,到她的别墅去住。这小姐俩从昨天中午开始收拾东西,大概在昨天下午五点左右,阿芳和小慧提着旅行箱,打了辆出租车赶到了阿朵朵住的别墅,在客厅里发现阿朵朵已经被人勒死在了沙发上……”
    丁一川听后点点头,然后对技术员说:“你把现场的画面放一遍……”
    屏幕上出现了现场的画面。
    首先呈现在屏幕上的画面是一个高档别墅小区。
    技术员介绍说:“现场位于古城市河西区市郊一个叫‘北欧童话’的高档别墅小区,这里建有80幢别墅,每幢别墅的价格是每平米4万元左右。”
    一幢房号为A-008字样的别墅出现在了画面上。
    技术员说:“这就是案发现场。”
    画面延伸:在别墅一层宽大的客厅内,一个古铜色真皮双人沙发上,死者阿朵朵侧卧在上面,地板上有玻璃酒杯破碎后留下的碎片。
    女法医王瑾站起身,走到屏幕前,向在坐的刑警介绍了一下现场勘验尸体的情况。
    她说:“大家注意一下死者脖子上系着的这条湖蓝色的真丝围巾,围巾系得很紧,很明显,死者是让凶手用丝巾勒死的!另外,请大家注意,死者面部还有三处挫伤,显然,这是凶手对她实施的暴力攻击所致!”
    丁一川问:“死亡时间可以推断出来吗?”
    王瑾肯定地说:“当然!从尸体皮肤新鲜程度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昨天下午三点至四点之间!”
    李鸥问了一个问题:“地上的碎玻璃片该如何解释呢?”
    丁一川:“这应该是死者与凶手搏斗时打碎的。从碎片的数量看,应该是两只高脚酒杯!也就是说,两人曾经发生了互殴!”
    说到此处,他对众刑警说:“凶手非常狡猾,在作完案后,他用拖布将客厅的地面擦拭过。我在别墅大门一侧的台阶下发现了拖布。技术员没能从拖布杆上提取到半枚指纹!”
    ……。
    李鸥向大家介绍了她和于美珠走访小区门卫的情况。
    她说:“我和美珠对昨天下午案发时在小区大门值班的两个保安员进行了访问。两个保安,一老一少。老一点的叫胡兴,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小的那个叫童兴国,才16岁。据胡兴说:这个小区雇主刚入住,装修的多,送家俱的多,来探亲访友的多,每天都是进进出出的人。我问胡兴:昨天下午在大门口,你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了吗?他是一问三不知……我又问他:小区A-008号别墅是不是住着一个高个子的美女?他回答说:那个漂亮妞呀,当然知道啦!据他说昨天一天都没见到阿朵朵出过小区。照此推断——阿朵朵一定是在昨晚就住在A-008别墅了……”
    丁一川问于美珠:“你们问过还有什么人与阿朵朵一同到过小区吗?”
    于美珠:“童兴国说了一句,在头一个多月,总有一个年纪在50岁上下,穿一身黑西装的男人与阿朵朵一块来别墅……”
    丁一川问李鸥:“物业登记你们查了吗?这幢A-008房主登记的是谁?”
    李鸥:“查了。房主的名字就是阿朵朵……”
    丁一川:“童兴国说的那个穿黑西装的男子,将是我们下一步重点调查的对象……”
    这时,丁一川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总队值班室打来的。
    这是一个报案电话。
    值班员向丁一川汇报道:“丁队,刚刚接到报案——在河北区龙出水乡一个废弃的沙石场芦苇丛中,有人发现了一具女尸……”
    ……。

 

2


    现场位于古城市河北区龙出水乡一个郊野公园迤北两公里处一个废弃沙石场附近的芦苇丛中。
    报案人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说:他住在古城市的河南区,是个无业人员,经常到这儿来捞鱼虫。
    这名男子多少有些惊恐地对丁一川说:“今天上午9点多钟,他骑着摩托车到沙石场西侧的芦苇丛捞鱼虫,当我拨开芦苇时,发现有一具女尸脸朝下趴在岸边的水面上……”
    丁一川抬头往四下里环视了一遍。
    岸边是一条比较窄的小柏油马路,呈东西走向,东、西两头的尽头各是一条大路。
    他蹲在路边,俯下身子,仔细观看了一下柏油路上的车轮痕迹之后,他站起身,失望地摇了摇头。
    柏油路上没有清晰可见的车轮印!
    至于岸边,土壤都很干燥,也根本没有清晰可见的足印!
    干这种勘验尸体的活,其实非常简单,丁一川让唐继烈、郑家桥二人先将尸体拖到了柏油路面上。
    死者的年龄看上去应在30岁至40岁之间。
    王瑾俯下身躯开始验尸。
    死者衣着完好。
    死者身上没有一丝血迹。
    没有刀伤、也没有抵抗伤。
    ……。
    终于,王瑾在死者的脖颈处发现了一道深深的掐痕。
    “应该是这里了!丁队,这个位置就是致命伤了……”王瑾站起身,摘下橡胶手套,指着死者的脖子说。
    丁一川:“死亡时间可以推断出来吗?”
    王瑾:“从尸体出现尸僵的情况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昨天晚上八点左右……”
    丁一川让郑家桥将死者身上仔细搜了一遍,结果令人失望,死者身上居然什么东西都没有!
    显而易见,这是一具无名尸了。
    ……。
    众刑警都有些失望。
    此地四野空旷,即没有人家,也没有单位。
    凭借着命案侦查的经验,刑警们心里都能感觉到:赶上这样的无名尸,调查起来难度是相当大的。
    此时,有一只叫不出名字的白色水鸟,从芦苇丛上空飞过。
    乳白色的双翅在秋日阳光的映衬下,泛闪着一层白光。
    于美珠手搭凉棚:“呦——这水鸟要往哪儿飞呀……”
    没人接她的话茬。
    郑家桥有一句没一句地说:“没准——查明女尸身份就得好几天……”
    唐继烈也来了一句:“这叫昨天发了一案今天又发一案……”
    丁一川心绪有些不宁,他多少有些烦躁地一挥手:“收——队……”
    ……。

 

3


    一天两起谋杀案。
    这在丁一川的办案经历中并不多见。
    两起案子同时上手,该如何开始工作呢?
    为了区分这两起案件,丁一川将阿朵朵案定为A案,无名女尸案定为B案。
    因为案发为同一日11月8日,故两案代号分别为118A案、118B案。
    首先,他让汪洋带人去查明无名女尸的身份。
    这在专业术语上叫——查清尸源。
    他对汪洋只交待了一句话:尽快找到尸源,越快越好。
    汪洋明白丁一川此时的心情,为缓解他的压力,便调侃道:“丁队,您的这句话就跟没说差不多啊!谁不想一捋胳膊一挽袖子马到成功呀。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要在全古城市‘海查’走失妇女,这可真是跟大海里捞针一般呐!得嘞!我先带人下去进行全市‘海摸’去吧……”
    ……。
    丁一川让手下的人把死者阿朵朵供职单位的领导及与她要好的两个小姐妹阿芳、小慧,一同请到了重案队。
    重案队小会议室。
    柳素梅是个年纪在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她是凤求凰时装模特表演队的领队。
    柳素梅对丁一川说:“我们凤求凰时装模特队,隶属于古城市纺织集团,成立至今有二十年的时间了,在全国已小有名气。阿朵朵是五年前进队的,由于她训练刻苦,天份又高,进步得很快。在去年全国模特大赛上拿了季军,成绩相当不错……”
    丁一川问她:“你对阿朵朵人员交往情况了解多少?”
    柳素梅叹了口气说:“咳,现在的女孩子,心里都跟长草似的,总喜欢四下里野去。说实话,我对她的人员交往情况还真是所知甚少。对了,阿芳和小慧与朵朵交往密切,她们是铁杆‘闺密’,具体情况这两丫头兴许知道不少……”
    ……。
    丁一川让李鸥把阿芳领进了小会议室。
    当阿芳听明白了丁一川的问题后,她沉默了片刻,然后,她用不太肯定的口吻对丁一川说:“您的意思是让我说说阿朵朵的人员交往情况,我想,也许这三个人是你们要找的人吧……”
    丁一川:“你能分别具体地说一下吗?”
    “我和朵朵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她从来不向我隐瞒什么。我知道,她的初恋是在三年前开始的,那年她才22岁,她认识了一个叫周朝的男孩子。这个周朝是个富二代,家里很有钱。朵朵与他交往了有七八个月的时间,不知什么原因,朵朵提出分手,但周朝不愿意,有些割舍不下,直到今年他还到我们时装队里找过朵朵……”
    这时,于美珠把一个黑色塑料皮的私人电话通讯录递到了丁一川手上。
    于美珠悄声说道:“丁队,这是阿朵朵的私人通讯录,上面记录了上百人的电话……瞧,这上面确实有周朝这个人的名字,并且还记有手机号码……”
    丁一川没有说话,他示意阿芳继续讲述阿朵朵人员交往情况。
    阿芳接着说道:“据我所知,朵朵认识的第二个男友叫韦晓晓,是个官二代,他的父亲据说是咱们古城市政府的一个大领导。朵朵与韦晓晓大概交往了三个月就分手了。听朵朵说,她从心里腻烦官二代的作派。可是据我观察,事情还真不像朵朵说得那样简单,就在半个月前,这个韦晓晓来队里找过朵朵,二人当着众人的面还发生了较为激烈的争吵。听那话茬,似乎是朵朵借了人家的钱……”
    丁一川翻看了一下阿朵朵的电话通讯录,那里面确实有一个叫韦晓晓的。
    当阿芳说起阿朵朵的第三任男友的状况时,这个人引起了丁一川、李鸥及于美珠的极大关注。
    阿芳说:“我认为,朵朵的死十有八九与她认识的这个男人有关!”
    丁一川:“你再具体说一下?”
    阿芳:“朵朵在半年前与韦晓晓分手后,她居然与一个50多岁的房地产大佬打得火热。这个人叫陈世达,很有钱。自打他俩相识后,关系进展得很快,我和小慧都能感觉到:朵朵住的那幢别墅极有可能就是陈世达送给她的!在十多天前,我和小慧第一次到她住的别墅去,一进门,我们俩人的头都有点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富丽堂皇的房子,我敢说这套别墅少说也得二千万吧……”
    丁一川:“你认为阿朵朵与陈世达交往,她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阿芳说:“不满您说,这年头,像我们这样有姿色、身材又好的女孩儿,谁不想嫁个阔佬呀!现在不是流行这么一句话么——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我想,朵朵与陈世达交往,大家是各有所需,不能说是朵朵有什么不对!就算是陈世达把朵朵包养了,他是抱得美人归,而朵朵也不吃亏呀,就眼下来说,她至少得到了一套高档别墅……”
    ……。
    丁一川听后沉默不语了。
    对于像阿朵朵这样的女孩儿,他实在是理解不了。
    可是,在他办案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个别的人、个别的现象,却让他不得不承认:当下中国确有这么极端的一小部分人,这些人不是富豪就是贪官,确实有包养二奶的现象!
    难道说这个房地产大佬陈世达要把阿朵朵当二奶包养吗?
    小慧与阿芳讲述的阿朵朵与人交往的情况,大致与阿芳叙述的情况差不多。
    不过,小慧最后向丁一川说了一句话:“警察叔叔,我认为朵朵的死,可能与陈世达的老婆有点关系?”
    丁一川闻听一怔,颇感意外!
    他追问了一句:“你根据什么说这句话?”
    小惠说:“就在四五天前的一个下午,我们模特队刚刚训练完,从训练馆里出来,在大门口,一个年约40岁左右的女人,突然截住了朵朵,上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朵朵被打蒙了,当时还想还手,可是那个女人不等朵朵上手就又是一个耳光,她边打边骂:‘臭不要脸的!敢勾引我的老公!看我怎么让黑道上的人把你碎尸了……’。说完这句话,她扬长而去……我猜想,那个打朵朵耳光的女人,一定就是陈世达的老婆了……”
    这个意外的线索,引起了丁一川及手下众刑警的高度警觉!
    ……。
    在柳素梅、阿芳、小慧三人走了之后,丁一川马上给唐继烈、郑家桥二人布置了一项工作。
    他说:“你们二人立即前往陈世达的公司,调查一下他的基本情况。然后再对他老婆做重点调查……”
    唐继烈、郑家桥二人领命而去。
    于美珠对丁一川说道:“丁队,我有一个疑问。从现场的情况看,特别是阿朵朵居住的卧室,有明显被人翻动过的痕迹。衣服、物品扔了一地,似乎凶手也有盗窃财物的意图?!我认为凶手的作案目的似乎是图财害命?!”
    丁一川则摇了摇头:“假设凶手是故意转移我们的侦查视线?!故意制造了这种假象呢?”
    李鸥听后不由得赞同道:“丁队的分析有道理……”

 

4

 
    或许世界上各国侦办谋杀案的警探,在上案伊始,都喜欢采取寻找被谋杀者生前所接触的关系人做文章!
    细细想来,个中确有道理。
    换句话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按侦探的行话,这叫“以人找人”。
    丁一川凭他多年的办案经验,他不会一上案子就先入为主的想象谁是谋杀阿朵朵的凶手。
    他会很沉稳地按照手头掌握的线索,一步一个脚印地去查证与死者有过关系的关系人。
    对于丁一川的这种办案风格,李鸥是深有体会的。
    这天上午,李鸥开着车,拉着丁一川和于美珠二人来到了嫌疑人周朝居住的豪宅大门外。
    周朝住的豪宅在古城市南郊一个僻静、隐秘之处。
    丁一川走下车,透过那扇欧式的大铁门,看见两条硕大的藏獒蹲在院子里。
    他上前按了一下门柱上的门铃,大声喊了一句:“周朝!我们是刑警!你赶紧把狗拴好喽……”
    由于李鸥事先与周朝通过电话,听到声音,他马上跑出来,将藏獒拉进犬舍,开了门。
    进了大门,丁一川、李鸥、于美珠三人都被周朝家豪宅的气势给震住了!
    在一大片修剪整齐的绿地上,矗立着三座呈品字形的小洋楼东西两侧是花园,后面像是一片菜园。占地面积少说也有上百亩!
    周朝人长得很精神,又高又壮,身高在一米九上下,体重少说也有300斤。他穿一身肥大的品牌运动装,头发很长,像女孩子的马尾辫一样束在脑后。
    他把丁一川等人领进了一幢小洋楼。
    在一层的客厅内,几个人刚坐下,小保姆便给他们每人端上来一杯茶。
    丁一川试探着问周朝:“你认识一个叫阿朵朵的女孩儿吗?”
    周朝眨着大眼睛:“认识。她是我三年前交过的女朋友,是个模特,现在已经分手了……有什么问题吗?”
    丁一川:“你最近没有听到她的一些什么消息吗?”
    周朝摇摇头。
    丁一川:“她在前天被人谋杀了!”
    周朝听后吃惊地瞪大双眼,表情呆滞。看得出他很震惊,也很伤感:“怎么会这样呢?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是哪个孙子手这么黑,要夺人性命……那是上天赐给她的美貌,难道美丽也有罪过……”
    丁一川:“那你可以向我们说一下你与阿朵朵三年前的交往情况吗?”
    周朝:“好。你们已经看到我家的现状了,或许你们对我家的背景更感兴趣。说起我与朵朵的交往,还真得从这背景说起。我父母都居住在国外,还有姑姑和小姨一家。我父母在国内有三家水泥厂、两家铁厂,全权由我小叔经营。他们目前在国外主要作国际贸易。我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叫‘美丽庄园’,我的工作就是看管好这个庄园。三年前,我与阿朵朵交往,一来我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二来她被我的财富所折服。至于我们家有多少财产,这是个人隐私,我不好说……”
    李鸥:“你真是名符其实的富二代啦!”
    周朝:“可以这么说。在国内,像我这样的人有一大批吧?!在你们眼里,我们是吃住不愁,不用为前途和命运奋斗和担忧的富家子,应该庆幸自己的好命!确实,人的命是天生注定的,现在电视上有很多励志的节目,似乎人人通过奋斗都能迈入大款阶层,进入富豪行列!但事实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于美珠:“你为什么不出国?”
    周朝:“我不想出国,外国有什么好的?我爸、我妈只交给了我一个任务:尽快找个中国姑娘结婚,他们想早日抱上孙子……”
    丁一川:“那你还是具体说一下你与阿朵朵交往的情况吧?”
    周朝:“三年前,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全国模特大赛的节目,阿朵朵获得大赛季军称号。我完全被朵朵的容貌和气质给迷住了。于是,我就找关系、托人与阿朵朵见了面。那年她才22岁,我们共交往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最后她提出分手。她给我的理由是:我们两人性格不合,不投缘……对了,在此期间,她办过一个模特训练学校,由于招不上学员,最后关张了。为此我搭进去200多万吧……”
    丁一川:“赔了这么多钱,你不怨恨阿朵朵吗?”
    周朝:“咳,200万算什么?!只当打了个水漂,玩呗,这点钱对于我们家而言,还算钱吗?”
    丁一川:“问你一个具体的问题:11月8日那天你在哪里?有证明人吗?”
    周朝一脸的茫然:“8日?就是前天吧?那天我哪也没去呀……遛狗、喂信鸽……对了,庄园里的花匠、小保姆、厨子都能证明我在庄园里呀……”
    从周朝家出来,于美珠有些失望地叹息道:“线索不太明朗呀……”
    此时,身后传来周朝的喊声:“警官同志,我一定积极配合你们的工作,等哪天抓到了杀害朵朵的凶手,可要告诉我一声呀……”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