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园》作者:黎明辉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08-14 14:53:57


    那时井园的业主们陆续入住都快小半年了,小区的园名都还没打出来。路人有多嘴的诧异地问,这个小区叫什么名儿?也有说话爱诙谐的路人开玩笑道,咋啦,保密单位!
    实际上几年前代管小区的负责人说,名字取过一大堆,七嘴八舌的,始终敲不定。有吉祥意的,叫吉祥家园、祥园,祥和天空。有富贵意的,叫龙凤呈祥、牡丹苑。有文化意的,叫高山流水、桃花源等等不一而足。
    机关办事有一整套铁定成规,在众议纷纭下不了断章之时,就习惯上呈领导定夺。那日局里一把手在日理万机之隙,打开在案头上躺了多天的报告一读,思忖片刻有了新灵机,于是乎批示:已阅。就叫"井园"。接着一个电话给后勤处长说,我看叫"井园"好了,我们要低调,别取那些商品房花里忽哨的名字,集资房嘛简单一点,井,与警同音,现今的人都不傻,知道住的什么人家,再说又有井市黎民之意,警察啊,首先是人民的,我们也是人,人民的一分子。我看这名好,我喜欢。
    后勤处长诺诺地应和,好!好!就这样,我赶快找施工人员将局长亲批的"井园"做上门头外墙,不然,宝宝落地快半年了,名字都还没有,也太不成体统了!
    这即是"井园"最初一段领导重视的佳话,曾经被掐头去尾溢美地写成简报,公诸于机关上下。



    井园应该算个园林单位,一年四季绿荫如盖,黄葛树就是园里名目纷繁的树木之一。说是其中有棵黄葛树购成十七万,但不知是十来棵黄葛树中的哪一棵。好奇心重的业主还在闲庭信步时挨着一棵棵的辨认比较,像一个幼儿被拐卖后长大成人站在家门口,任父母摸手摸脸那样辨认,只是没那种潸然泪下的激动情景,但终不得确认。
    春天像是起跑线上瞬间飞出的一阵风,别的什么树木便一溜水儿地开始绽放了新叶,唯黄葛树却有一番别样的景致。它脚下一片片枯黄的叶子载着对光阴的不舍飘落地上,此同时,树间的枝桠有许多淡黄的薄如蝉翼的新叶,已经在煦润春风里向着刚刚泪别的败叶迎风招手了。
    章新生一双很负责的眼睛不时放在小广场上骑行的三岁小孙身上,他偶然又无聊地将目光转过来时,为黄葛树的这番景象所吸引。看着一个穿员工制服的女工正在将枯黄的落叶扫进撮箕口,他想,春天也会有落叶?稀罕的东西也有并不古怪时候。他退休前几乎忙了一辈子侦查破案,平时居然忽略了这个自然现象。
    “章支!你的孙带得好起劲啊!”路过身旁韦副局长带有几分调侃在招呼他,手拉购物小轮车且走且说,向大门外安步而行。
    “啊,韦局!你倒是早就水过山丘了,彼此彼此,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昨天。”章新生笑答道。两个退休老头的口德都还在机关思维的惯性之中,相互带职务的称呼仍不改口。
    退了就该有个退了的样儿。退休后的章新生一向爱身着一套运动装,“NIKE”牌的上下一件套,时红时绿换得跟模特走台似的,胸前那个醒目的钩钩,像是对他一辈子警察人生的褒奖。
    上午阳光正好,从天空俯瞰,再密匝的树荫都有稀疏的间隙,太阳在地上画下或明或暗的斑驳影子。
    年轻的中年的警察们都上班去了,井园里只留下些胸不再挺腰不再直的老头老太。这时,牛科长的老婆朱梅芬哼着歌儿向章新生走来了,以前在科长楼的老房时他们曾住在一栋楼里,她和他老婆又是三天两头聚在麻将桌前酣战的牌友,因此很熟络。
    “新生!你签个字吧!”她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来,“这是小区推荐的业委会候选人。”朱梅芬习惯省姓叫人,以示亲切。
    章新生接过那张纸,见上面没有画几个钩,就说:“猪猪,等上面的钩多打几个了,我再打也不迟,反正我天天都在小区的,随时都可画押。你急什么?人不着急不得死。”
    猪猪说:“咦——我是送上门哟,你还傲起了。你们这些人怎么都是甩手掌柜?”于是从章新生手上一把将纸扯了过去,昂头悻悻地离开了。
    望着朱梅芬走远的背影,章新生悠闲地点上一支烟,浅浅地笑了。
    忽地听见轰的一声响,待章新生循声看去,小孙伟伟已经在地上车翻人仰了。“伟伟!叫你骑慢点!快——勇敢,自己站起来!”伟伟嘴一瘪,脸上的眼泪快掉下来了,但听了爷爷的鼓励,慢慢手掌撑地站了起来。章新生将童车给他扶起来,拍拍他的头说:“再骑,骑车别东张西望,注意带好刹车!”伟伟还要等几个月再上幼儿园,让他在家里好好跟爷爷婆婆玩吧,二三岁是小儿最好玩的时候。伟伟妈是这样安排的。章新生抿着嘴望着小孙骑远,老婆亲切的教导也在耳边回响了:老公再坚持几个月吧,你快要解放了,到时你干什么我都不拦你!
    晌午时分,章新生的老婆赵嘉在守着伟伟吃午饭,听他讲起了猪猪找他画钩签名的事。赵嘉说:“选业委会的事你少管,你当官还没当够吗?”
    “笑话!我有数的,响鼓还用你重槌敲?”
    老婆说的啥,章新生知道。小区公告栏上候选人公示纸上的天头地角都有人写了强烈要求,有的字尽管是急就章,但还草得还不赖,说其中有人插烂污,要求公布前次筹备组的开支账目。疾书的用词之激愤,几乎像当年振臂高呼声讨美帝的口号。
    “这是何必呢?不就是成立个业委会吗,又不是组织联合国!”章新生看后说道。
    “难为你一天都围在伟伟旁边,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上午去超市买菜,蓝大姐愤怒的给我说,年前我们每户得的那张一百元新世界购物卡,里面有猫腻,他们几个筹委会的得了多少?你猜?”赵嘉说着,拿过伟伟的瓢羹舀满了饭喂进他的小嘴里。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