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里黑色的轨迹》作者:吴顺天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6-01 16:12:15

     在我的生活中,经常会有一种“唯时空式的恐慌”,这种恐慌,时常潜伏在我的灵魂里,不知不觉地提审着我的良知。我苦恼、懊丧地面对一片土地,始终找不到一个属于我文字的语言和韵角,然而,我又不得不强忍着内心的悲痛,为从事 “警察”职业的足迹去探索、重构和调整,我不敢说我能深层次地触及到她的细胞和血肉,但我肯定会用仅有的体温呼吸、融化和新陈代谢。

    在这个土地上,警察有太多不为人知不为人觉却能够惊天地泣鬼神的创伤,无论是单元的,还是多元的,这片沼泽泥泞的湿地上,一双双脚印深陷其中却无法自拨。我们并非没有能力和勇气,只是我们生活得太朦胧太空灵,那种渴望存在的感觉被时间一点点地腐蚀、剥落,却又得不到些许的慰藉与安宁。因此,我们迫却需要一种审视和颠覆,需要一种激越和衍生。我大学毕业后,同年级180个同学中,已经有3个人永远失去了联系,在我工作20年期间,又有3个战友活生生地从我的眼前消失,他们都是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青春,然而,他们只能永远地注解存在于一张相片的崇尚和执着之中,用一种黑色的花环阐释和延伸着他们的光辉岁月。
    《标哥出巡》其实就是他们的缩影,这是真实的三个单元融合的一个故事,有些细节甚至比故事更为残酷,但我下不了笔,只能隐忍地用一只喜鹊去圆满所有的宿愿,正如有些读者对故事可信性提出的质疑,我只能用一个笑容符号去承受应有的空虚。作为文学爱好者,我只有爬格子的力度,不深不浅,刚好可以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行又一行黑色的轨迹。我想,只要一个人还不太自欺欺人,只要一个人用心去感悟爱和悲悯的内涵,我就会对自己的羞愧和疼痛说不,就会用刀子划破我的血脉,让它成为一股流水,从你的寂寞到我的孤独,到时空里那无法逃离无法追问无法审知的目光。
    撰写《标哥出巡》并非为了出版或获奖,这些对我只有面子问题没有灵魂的拷质,撰写它的理由在于这一张相片给予我情愫的触动。我想,大千世界里,在这个漫天雪花的电话亭下,她的痴守一定是一个警察的故事,在这座电话亭所涵养的土地,它一定是警察家属万山千水的组合部分。于是,我默默地翻阅着每一片雪花,翻阅着每一片雪花背后隐藏着的秘密和苍白,翻阅着存在于我云山雪海当中“唯时空式的恐慌”。至于获奖感言,我想这是更残酷的折磨,我不喜欢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不喜欢将自己的灵魂桎梏于一张白纸上的几个字,因为那些文字正是我想为一场梦而平反的颜色,它是属于中国的警察,而不是我自己。
    最后,我用一首《梦》的诗歌来总结,就是希望所有的警察抬起头来,用你梦幻的脚步,留下一行行梦幻的文字。
                《梦》
我不敢做梦,却经常做梦
身为警察
我不结识梦字
只辩得,梦是一片森林
脚下再踩一轮夕阳
我还知道,梦
要用酒怀斟满黑暗
然后再饮鸩止渴
 
我为什么要做梦
难道我可以闭上双眼
或睁一眼闭一眼。做梦
我不敢做梦
因为一旦闭上那一只眼睛
那一只眼睛所涵盖
的黑夜,就没有尽头
 
宁愿站着死,不愿躺着生 
警察沉淀与衍生的角落
长不了一座森林,也不敢面对夕阳
如果要做梦
也只能睁着双眼
手持利刃
追寻着一滴鲜血沸腾
 
我有时只是想翻翻五千年的历史
那委婉曲折的行书
可有
梦遗留的笔画
 
    吴顺天,71年生,中共党员,任职于福建省石狮市公安局,荣立二次个人三等功,2010年度荣获全国公安监管系统信息化应用先进个人,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公安文联理事,石狮市《石狮文艺》丛书编委。近年来,曾在全国各级媒体、网络发表小说、诗歌、散文和文学评论近200篇。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