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诗人穆蕾蕾:引发我写诗的机缘是对大自然的爱》作者:穆蕾蕾

来源:  日期:2015-09-29 10:52:18

640.webp (1).jpg

 

作者简介
    穆蕾蕾,女,陕西周至人,1976年1月出生。中国散文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着火的词》,诗集《雪响》《光盏里的蜜蜂》。在《上海诗人》《广州日报》《北京青年报》《飞天》《草原》《散文诗》《人民公安报》《中国诗歌在线》等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几十万字。
《天籁之音》
    大河网:众所周知,诗为塔尖,直抵心灵。就你个人创作而言,最初引起你写诗的机缘是什么?也就是说,引发你写诗的那个“扳机”在何处?
    穆蕾蕾:引发我写诗的机缘是对大自然的爱。引发我写诗的那个扳机是生命能量与大自然的对流。
但与大自然的无处不通,又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尽管我一直想要打通两者,最终发现一个人奉行内心的指引,最终会发现宇宙的法则与尘世的生存规则是两种。这甚至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回顾人类历史,会发现先知被伤害乃至杀害。尽管一旦逝去人类总能反思忏悔,可陷在同一时代,人类又会做同样的事。但我始终尾随着他们回荡在我心中那种永恒的声音,始终坚持宇宙法则而非生存规则,尽管因此存活往往变得不易,但我知道有一种召唤值得被召唤者付出全部乃至生命。
    大河网:精神内核指向内心深处,你的诗也明显有向内顷向,这种向内的生命通道你是如何形成打通的?
    穆蕾蕾:人一出生,大概耳朵能听到的波段与信息就不同。好像我天生有点不合群,大量的人被召唤着向东,我则听到内在声音提示音是向西。母亲为将我引向人群煞费苦心,但最终,树木在自己的角度上,知道什么方向于自己向阳。多年来,除了书中人与我想法一致,这种逆行让我没有同伴,陷入一种绝对孤独。于是就越发惯于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久而久之,我觉得无声之声更加丰富,体会到沉默里有着更为纯粹的语言。于是,内心的轰鸣就让我听不到别的,渐渐只向自己走去,而读书写作也自然而然成为我工作之余的心灵宿处。
我远远谈不上打通内心通道,生命太复杂,越读书越觉得人不了解自身,无知是整个人类的处境,即使最优秀的大师也不过更加认知到这点。所以,这一生能走多远,其实都维系在向内的探索上。不过为了活好活光明,我肯定求索不息。
    你最初写散文,后来写诗,但无论是诗句还是散文,其内核都有倾听一种声音的指向,声音是你精神世界的一个重要指征,你能讲一下在你眼中呈现的那个有声世界吗?
    关于声音,俄国著名诗人布宁说过:“对我而言,最主要的是寻找声音。一旦找到了,其余的也就水到渠成了。”而诺奖得主布罗茨基则更深断言:“个人经验无所作为,除了去追随声音,它总是落在声音的后面,因为声音总是赶在事件之前......经验总是落后于预感。声音高于现实,实质高于存在。”所以,寻到内心那指引自己的声音,对于一个人而言太重要。那是你与存在,与自己,与宇宙那不可见的巨大能量的联接节点。
当然,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方式,但我更多的是向内听话。听着听着,空气都轰鸣起来。我时常在安静下来后,发现听觉敏锐的,能觉出空气像融雪,像电流一般穿过中空的我,在耳畔沙沙或滋滋作响。夜晚的犬吠虫鸣,人的走动,脑海中的声音,都带着奇异的画面与色彩,我就有效理解了啥叫通感。听觉真可以兼具视觉嗅觉等其它功能,桃红闻得见香气,鸟叫听得见风声,这不是夸张,是知觉间的相互转换。这种转化,我们人老把它当错觉,但身体比我们严密。就像失明者的听觉非常灵敏,而失聪者能看懂唇形分辨声音,让视觉兼具听觉的功能。感官或许只是人的分类,知觉都是窗户,兼有其它功能。
    大河网: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无数个斯芬克斯,每一个斯芬克斯其实都体现着一种生命状态。略谈一下你是如何通过不同交织的声音来呈出你生命的侧影?试举一个你的斯芬克斯之面?
    穆蕾蕾:葛吉夫早就说过,人有三个中心,运动,情感,本能中心,人身上不是一个我而是一群我。所以,所谓斯芬克斯的面,也就是这个不同时间不同群我的展现。我时刻变幻。外在的声色光影会引起我的变幻,自身的心境思想都也都在不断起伏。所以,试图描述我那个不确定的面,就像以点代面,以面盖全那样,挺没意义的。我曾想,就是一个圆,你切割它它也有无数个点,直线,曲线,是个球这种切割就复杂。甚至,你把一个木头切开了,认识它的木质就算了解吗?木头还可以分成分子原子质子中子甚至到朋克,中微子。在那愈小的分割中,一切似乎又重新虚幻起来,变得无限大,变得看不清。所以,我常常想,人可能认识另外一个人吗?那种所谓的知道与了解都是管中窥豹盲人摸象。人的内在大如宇宙。所以心走向心都是会迷路的。就算我想竭力打开自己,破除孤独得到理解,我也常常觉得这很徒劳。人心如同高山的海子四面环山彻底隔绝,唯有写出来的文字是些沿湖而下的泉水,向外界倾诉被囚禁的内心真相。我是无限在有限里,我也说不清自己,但我的诗在有效诉说着那流经我躯体的生命。
    大河网:古语“蝉燥林逾静”是一种高达的禅境,你的句子和你个人,都给人留下了这种印象,你略微谈一谈大自然那些悦悦妙音是如何抵达并滋润着你的心灵的。
    穆蕾蕾:走进公园,你有没有某一刻凝视着一只鸟,觉得那是你的翅膀?望着一朵花,恍惚间觉得那是你的面孔?你有没有觉得风吹过湖面,把你脑海中的思绪吹走了,把你的经络吹通了?你没有感觉在美中你全然地放松与消融,在消融中,你是否能感到那些生命就是你,你分解在它们之中?如果有,你就越发能理解到自我消融后那种无我,只有个大我,只有存在体这一个我的感觉。我这种感觉多了,时常觉得雨不仅落在田地里,雨滋润着万物,同时让我那么满足,仿佛我置身屋内,雨也落到我的心田和细胞里。所以,我感觉我就是大地,就是花草树木,存在的一切不仅在我外面,也在我里面。这种不分彼此,消融界限的感觉,让我关心万物就像关心我自己。于是,那些被关注的东西也向我打开了更为细微的一面。我最新的一本诗集里,频繁地形容过鸟鸣。就是当我发现它在我脑海的森林中鸣叫,我体会越仔细,鸟鸣传递给我的信息与觉知就越多。
    大河网:在阅读你的诗文过程中,感觉你目前的写作正从远处侧影向近影聚焦,你大概讲讲你是如何度过了这种转变,也就是如何做到了通过从侧影向近影的靠近,使你的身体和心灵一点点打开。
    穆蕾蕾:你的远处侧影和近影聚焦,其实也就是外在到内在。其实外面就是里面。抬头仰望星辰,你觉得夜空浩瀚无穷,星球与星球的距离大了难以抵达无法想象。那里面有那么多的空无。但是假如你从物质切割下去,穿过分子原子到中微子,之间距离又大的让你觉得物质不是实体,内部空的几乎就是星球到星球的距离。这是不是有效印证的内在就是外在的倒影?
这个世界都是凭借人类头脑的东西建立起来的。整个人类社会就是头脑与思想的产物。它一面让人类生存,一面也让人类精神痛苦。解决的问题还是回到源头。把头脑看清,把思想变成工具,不让人类成为自己思想与认知的奴隶。我读了很多年书,写这么多东西,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就是人精神的解脱之道。我的心灵是全然打开的,但还有大量的暗物质我看不到,正在探索。对于身体我一直很忽视它。因为老觉得精神高贵,皮囊是个累赘。但最终才一直到,一切都要回到身体这个起点,身体是神圣不可思议。了解我们身体,就像了解精神的源头一样。所以我现在到对身体的科学感兴趣起来。希望知道各种植物的药用医用价值,希望了解身体的经络穴位构造以及原理,希望探索了这么多年大宇宙,可以开始探索小宇宙,让身心都达到一种和谐。
    大河网:你在现实中是什么一种状态?在写作方面,你觉得自己还有哪些方面需要突破?
    穆蕾蕾:我的现实状态是慢。好像我就是一条地下河一样,很缓慢幽深地流动。我有点跟不上现代生活的节奏与脚步。甚至身体状态也呈现出这种慢。人家多是三高,我是低血糖低血脂低血压。我的脉跳也慢,我猜想连我的血都流动的缓慢且有点冰冷。但这仿佛让我成了一架能精确感知细微存在的仪器。生命的溪流每天穿过我,我都把它当做提醒自己觉察自身的工具。我的收获看不见,但化为文字时,才知道自己没算白活。
    写作于我而言,纯属是自身能量的一种调剂方式。我也曾有一时浮躁去追逐热闹,但最终发现活在表层就根本写不出自己满意的东西,于是又统统放弃。现在我只想观察体验生活,用写作继续平衡梳理内心,继续观察认识提升自己。我对于写作没有要求,能量需要出来时,自然就需要写。过去了就做点体力活。突破和生命本身的状态相连,我的意识提升了,外显的文字自然会有新的呈现。

附:作品
《看树》
眼里的小鹿跑出来
在树冠的绿溪里吃水
风里绿纹摇动得好恣意啊
小鹿也欢快地
在一个人的嘴角
踩出了波浪般微笑的足印

《相忆》
雨水的清凉
仿佛又回到我指尖上
时间是怎样一种东西
可被瞬间压缩为零
又可被无限抻长
视觉触觉与听觉
在其中随意转换
仿佛它们是一,而人把它分裂
我就在这分中合合中分
像一朵星辰的花,
在觉醒与无明中,朝开暮落……

《感冒》
这是何种语言
弯曲的酸涩,躲藏的冰冷
拧动每个打蔫的细胞
进行教化
这是来自哪里的雨水
从内往外掉落,旷野的潮湿
无人触碰
没有念头在此地存活
赤裸的脚,无法行走冰地
谁能从里面点一盏灯
烧了那寒鸦,暖亮
昏沉的眼。

《睡眠》
含在我意识中的小雪球
坐车时,等快递员时
走路时,在热水中泡得迷糊时
它都在我手心越滚越大
大到直至脱缰直奔
奔跑出一片乌云密布的天空
我就被卷入其中
并在它黑色的雪地里
领受,成为一瓣雪花的洗礼与新生

《冷》
哪里冷
什么藏在躯体里,瑟瑟发抖?
或有伤疤的印记
犹如风口,这些年无法修复?
什么故事在体内结晶成冰,
用多少温暖都无法融化?
所以,
我如此嗜热
把滚烫的开水喝下,胃里
还没有温暖升起,要吃刚出锅的食物
在有暖气的屋内,
盖着厚厚的被,还要用着电热毯
什么于内在
如此之冷,坚硬成冰?
一再打开自己,寻找寒冷的缘故
却只收回满怀的风……

《入睡》
这也是一次起航
始发地是夜晚,抵达地是黎明
黑暗旅程没有星星月亮
没有大地阳光与云层
甚至
这航程更像一次坠落
将自我全失
入口处是冰冷海水
那一点点浸没躯体的死亡
听啊
呼吸在解除控制
让你信赖放松,直至忘我
然后
就像昏厥发生
在虚无中,你一个人的航班
突然启程

《回忆》
残雪被干枯的蒿草喝光了。
场地上只留下黄昏低沉的卷舌音。
消融的还有时间。
把时间纸页再从窗前回拉一点,
拉到早晨,那时满满的雪还在草地上坐着,
有的甚至坐到路上。
以至于推孩子学单车的母亲,
格外费劲。
她穿着黄色羽绒服,孩子是蓝色的。
她们的奔跑骑行把我的视觉不断扭动变幻。
她们绕圈跑了多久,我的眼就盯了多久。
寒冷,都被这热情温暖化了,
甚至她们每次跑过后,就不断弯曲旋转的道路。
这沉默,但却绝不无动于衷的道路……

《劳累》
疲倦这种附骨而生的蕨类植物,
又在身体里泛青。
劳累像几只灰色斑鸠,在绿绒上跳跃。
肉体大地,又在经受着倒春寒。
惟耳朵里咕咚着井水。
窗外几只麻雀的叫声跌入耳膜,
它们来井边喝水。
它们的啁啾连同脚步声,
就像子弹上膛,就像谁在扣动扳机,
要打死……体内的劳累之鸟。

《看见》
我看不清我,更看不清你。
你看不见我,也看不见你自己。
你我所谓的看见,
只是想象在头脑中画着记忆的虚线,
惟有真相最终会在大地上画出我们命运的实线。

《钢琴协奏曲》
黑琴键落下,
白琴键升起。
谁的手反着尘世的音律,
弹奏着白日与黑夜组成的这架钢琴?
随起伏的白键复活的,
还有雨水鸟鸣,
有储藏着蓝色海洋的一双双眼睛。
但一切只是伴音,
森林云朵天空水流,
这恢宏的存在也只是更浩瀚存在的伴音。
你看黑琴键一旦升起,
它们将坠入缄默,
只有当弹奏者允许它们发音时,
万物才五彩斑斓地,以视觉进入听觉
以静态进去动态。
这架立体的,多维度兼容的钢琴,
这最高智慧的拥有与操纵者,
我无数次望见,万物卑如尘埃,
随着他的心绪幻化,伴着他的指尖协奏……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