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文化警察马卫东和他的长篇纪实文学

来源:  日期:2015-01-16 14:37:27

                                 
   
我和警官马卫东先生相识已经30多年,从开始我们认识,到以后风风雨雨几十年我们成为好朋友好同事,他在我的印象中始终是个文化警察的形象,一点不像文艺作品中的那些威武雄壮、打打杀杀的警察的样子。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我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工作时认识马卫东先生以后,那时他是北京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以后他担任了多年的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宣传处处长,再后来他又担任北京警察学院副院长、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副总编辑、公安部群众出版社副社长,直到他2007年退休,他在我的印象中始终是个文化警察的形象。
    

    其实,他是个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警察。能文,他是公安系统的一大秀才,像公安系统的各类文书、简报、计划、报告、总结等,他是写作的高手,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我给他打电话或是去北京市公安局找他,他不是在写简报就是在拟报告,整天沉浸在公安文书里。搞公安文书类写作是他的强项,但并不是说搞文学创作就是他的弱项,后来我在他写的《警察生涯》一书中我才了解到他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到公安文书类写作上,并不是他从心里热爱文书类写作,而是他去干这些工作好让张卫华、张策等年轻人拿出时间和精力去从事文学创作,他是在牺牲自己的爱好而在精心培养年轻人呐。在那段时间里二张创作出那么多文学佳作来,是和马卫东先生做出了很大的自我牺牲成正比的!从书中可以看出在马卫东先生在担任宣传科长和处长的十几年中,经过他的手培养了多少作家、摄影家、摄像家、画家、名编辑、名记者和著名音乐人、著名演员啊!我和张卫华、张策先生也很熟悉,我都为他们能有马卫东这样的老大哥这样忘我地培养帮助他们而羡慕而自豪。早在1984年马卫东先生就和别人合作写出了非常精彩好看的报告文学《啊,红灯》,1989六四之后,他又采写了报告文学《马嫂》,这两篇报告文学的写作都非常精彩,都获得写作方面的大奖,一个是在派出所平凡的工作中写出了派出所的不平凡,获得北京金盾文学奖一等奖;一个是在当时那种紧张敏感的形势下写出那么敏感题材的那么感人的作品来,获得解放军总政治部戒严一日征文比赛一等奖,足见马卫东先生文学创作的水平是不低的,只不过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文学创作上,而是放在公安工作上。
  

    说他智勇双全能文能武也是有根据的,《警察生涯》一书中就记述了他在从事公安文化工作之前,在治安管理、户籍管理和侦查破案上所表现的非凡能力,像他在宣武公安分局治安科分管特行工作时,竟靠着他个人丰富的社会知识和高超的侦查破案手段,平地抠饼,在千百个平凡的住店旅客中查出犯罪嫌疑人来,要知道那个时侯他只是一个仅有20岁的年轻人!后来他在大栅栏派出所当户籍民警时,又干出很多具有超前意识才能干出来的工作,像组织被打倒人员搞街史调查,写出街史;组织被打倒人员在街面上的墙上画大型宣传画,进行革命宣传,这可是在近40年后北京奥运会期间才出现的宣传手段,那时的马卫东也就刚刚20岁出头,可见他在公安工作上是个很有创新精神的全面手!假使他后来没有干公安宣传工作和警察文化工作而是干的预审、治安、侦破等工作,他也一定会干得轰轰烈烈干出成绩来。

          

                                  

 马卫东先生为人和蔼可亲,做人低调,从不在别人面前高谈阔论指手画脚,在他身上也从来看不到他待人接物的那种怀疑一切,周围没好人的警察职业病表现。他是公安部副局长级高级警官,但是在他身上从来没有流露出居高临下、骄傲自大、自己比别人高一等的作风,你跟他接触就跟跟普通人接触一样,面带笑容,平易近人。
    

 有一次我开玩笑地问他:你干公安工作40多年,就没有动手打过人骂过人吗?他不慌不忙一脸正经地说:打人骂人那是最无能的表现。你要战胜犯罪嫌疑人,就要靠你的知识和智慧,靠你的逻辑思维能力,把对方追问的哑口无言,最后不得不交待自己的问题。打人骂人恰恰说明你没有办法了,没有其它折了,这不是一个好的公安人员好的警察所应具有的工作作风。他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骂人的现象有过,打人的问题却从来没有在我的身上发生过。有时候犯罪嫌疑人非常可气,问题明摆着,可他就是不承认,还激你的火,给你气得真想揍他一顿,这时候最容易发生打人骂人等违法违纪的问题,这也是对你工作水平的最好的考验,你坚持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有理有利有节去斗争,你就胜利了,否则,你就失败了。
    

 在我和马卫东先生相识相知的30多年中,特别是在近十几年来他担任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进入研究会领导核心以后,我跟他一起工作一起接触的机会多了,我发现他仍然为人谦虚,态度和蔼可亲,没有因为自己的职务越来越高而脾气秉性有丝毫改变。我唯一一次见他发脾气是在2008年我们研究会在北京市丰台区三路居村搞支农活动,组织人员帮助写村史期间,那个具体搞调查写村史的人没有把全部精力放在写作村史上,而是不请假就擅自脱离岗位跑回山西老家办事,我们找他开会研究写村史的事,他又多次迟到,每次都迟到两三个小时,让我们这两位60多岁的老人等侯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于是马卫东先生真是发火了,他严肃地毫不客气地批评了这位年轻人,从无组织无纪律批评起,讲到年轻人要尊老携幼,懂得尊重人的做人道理,到调查研究写村史应遵循的原则,一口气批评了这个年轻人近半个多钟头,批评得这位年轻人满头是汗一再告饶,马卫东先生才收住这次批评。事后,这位年轻人说真没想到马副会长这么厉害!

 

 马卫东先生就是这样爱憎分明。他对自己要求很严,事事处处都是严格要求自己,20076月他从公安部群众出版社副社长的岗位上退休后,没有休息就来到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上班,60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是太好,我多次劝他不用按时上下班,特别是赶上下雨下雪天不好的时候就不用来上班了,可是他照样按时上下班,而且从不迟到早退。对于他所负责的工作或是我临时交给他去办的工作,他都认真地一丝不苟的给办好。2007年底,我让他牵头负责在几千名会员中征集诗歌作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从征集作品的文件起草,到作品的登记、选用、修改,以及作者的情况简介,从作品的分类到分类标题的拟定,从整部书的版式设计到印刷厂多次校对,各个工序都是他亲自上手,亲自完成。表现了他这个公安部群众出版社老领导在编辑出版图书上的高超技艺和一名老警察办事认真负责的精神。2009年国庆前夕,由我任主编,马卫东任执行主编的《中国纪实诗词荟萃》正式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这部书成功的出版,马卫东先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警察生涯》是马卫东先生从事公安警察工作近半个世纪的生动写照。从他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