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祖贻:湖北的柯南道尔(易飞)

来源:湖北日报  日期:2014-11-28 11:40:10

  彭祖贻,省作协会员,省公安文学创作协会副主席,鄂州市作协名誉主席。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总计逾800万字。

  以侦探小说方面的成就和地位论,在湖北,彭祖贻是当之无愧第一人;在全国,他也是第一方阵中的佼佼者。

  1956年出生。发表第一首诗歌,1976年;发表第一篇纪实作品,197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1981年。

  写作35个年头,其中业余写作25年,职业写作10年,写作年龄已过而立,可谓执着;80个中篇,十来个长篇,近千万字,著作等身,可谓勤勉。诗歌、小说、纪实、电影、电视,八仙过海,获奖无数,可谓全面开花。

  近3年来,我和地市州公安作家接触颇多,尤其与鄂州和仙桃的公安作家过往较密。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两地有彭祖贻和李培刚这样的领军人物。彭祖贻被称为“带头大哥”,不止是因为他稍长他们几岁,也不止是因为他起步早,发表作品多,影响大,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还是一个热心的带路人,他乐于把自己的创作经验、教训和体会和后来者一起分享。有时他还是一个热心的组织者和鼓动者。在他们的带动下,两地公安文学的发展如火如荼,形势喜人。我在认识和了解了彭祖贻的创作状况后,一是感叹:湖北文坛民间蛰伏着很多高人,彭祖贻扎扎实实算一个,他的创作量和在业内的成就足以令一些专业作家汗颜;二是纳闷:彭祖贻这样的作家,发表了近千万字,在全国公安系统文联和国内侦探小说界可谓鼎鼎大名,可他还没有引起湖北文学界的足够重视。作为文学大省,如果以一棵大榕树作比,彭祖贻无疑是这树上悄悄伸展得越来越远的遒劲的树枝,为湖北文学增添了一道特别的风景。他以警察写警察特有的视角,为读者娓娓动人地讲了一个一个扣人心弦的警匪故事。所以我在几次相关的文学笔会上,都为彭祖贻“抱不平”。对此,祖贻倒是无所谓,只是烟斗从嘴上摘下,手轻轻一抖说:“自己玩自己的,玩得开心就行。”一会儿还补上一句:“他们玩他们的,跟我没关系。”

  彭祖贻最早对侦探小说产生兴趣是在少年时代,听大人讲福尔摩斯的故事,从小他记住了一个叫福尔摩斯的英国大侦探。20岁那年,他稀里糊涂地进入警察学校,后来成了一名真正的刑警,体验到了侦探小说中当侦探的乐趣,更体会到现实生活中从警的苦涩与艰辛,心里就想,为什么不能把这些体验也写成文字呢?于是就写,信手写去。

  彭祖贻最早发表侦探小说是在1982年,中篇小说《黑色的回旋》在《湖北青年》上连载。1989年12月,他因种种原因离开供职的第一家公安单位,个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发生了很大变化,创作的激情一下子迸发出来,连续在《啄木鸟》杂志上发表了《灵堂外的圣诞诗》、《冰层下的火焰》、《月上泉山人难静》等作品。

  彭祖贻认为,好的侦探文学作品似乎有两条铁律:一是读者不读到最后很难猜想到结局,要“在于情理之中,出乎意料之外”。二是作家的笔下要有一个固定的强势的侦探形象,如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中国的一些侦探小说家们,也确实都在向写出“中国的福尔摩斯”的方向努力着。而彭祖贻认为,“既然有这么多人在做这件事,我就没必要跟着那么干了。”所以,他的侦探小说中,虽然有阶段性的相对固定的人物,如早期的陈格林,后来的黄宜轩、田田、沈长儒,但都不是那种超人智商的大侦探,他更注重在他的小说中展露情感,揭示人性的善恶和各种社会矛盾的冲突。“我对刑警的描写,尽量靠近生活的原生态,我笔下的侦探形象基本上是从事刑事侦查工作的平常人,而对所谓的恶人,我更愿意从他们的生态环境和内心去找成因,而不是概念上的好与坏。”从喜爱他的读者来看,他的这种写法,得到了充分认可。

  彭祖贻是一个勤奋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少见的快手,在我采访过的作家中,他的快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长篇小说《黑白尘》,35万字,一个月完成正稿,后只稍作修改,平均一天一万多字;50多万字的《情感卧底》,3个月也完成通篇。这种速度让我等自叹弗如。祖贻说:“当时自己也不想这么干,是被人逼的。”“有人拿着刀子吗?你不要命了。”我问。他笑笑说:“反正干上了,还亢奋得上了瘾。”前几天我采访他问他还想那么干么?他说:“那时年轻,疯着干,现在想那样干也干不成了,因为我眼睛不太行了。”

  他和我说了这句后,我半天无语,最后我说我很难受,采访到此结束。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