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多面》作者:青蓝格格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6-14 17:21:08

     叔本华有这样一句话:“我就是别人,任何人就是所有人。”这句话里包含着无限的可能。我在这里引用过来,我的意思是想说,我以下所有的话,并不代表全部的我自己,它只为代表我自己提供了一种无限的可能。我想,这也正是诗歌的本质意义所在。诗歌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体,它有着五彩缤纷的面目,它为我们认识万物提供了一种无限的可能。

    我时常觉得自己就是被诗歌的阳光一层一层打破的碎片,并且这种感觉日趋强烈。我是那么热爱它,但我又不曾或者不敢让自己以全部的身心投入它,我总是将自己置身于它的外围。我在它的外围,享受着被它轻轻击碎的感觉,这形同于一场矛盾和纠结。但当我每次转身想要离开时,我却又轻易折回到初识它的模样。我还像初识它时一样,对于它,我没有任何企图。我爱它,仅仅是爱它。在它面前,我是那么单纯而透明。
    我甚至得意于自己对诗歌的这种始终如一的单纯透明的心境。正是在这种单纯透明的心境的牵引下,我在悄无声息间,抒写着自己的灵魂,抒写着一颗从属于尘世的、文字的,抑或一粒埃尘的真实心性。我承认,我对于平常事物辗转至心性上的表达是特异的。当我站在事物前面的时候,我习惯于走到事物的后面去探寻它;当我在事物左面的时候,我习惯于绕到它的右面去抵达它。可以说,在万物的无序组合的世界里,我是一个迥然之徒。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是多棱的,而诗歌,便是它的一个棱角。我要做的不是将诗歌的棱角磨平,而是通过不断的超越自己,为它创造出更多的更立体的棱角。
    这就像阳光,它凌驾每一天,但它在人类渴望光明的眼睛里,每一天又都是新鲜的。对于我来说,每一次诗歌的抒写也都是新鲜的。我一直认为,创作上的固守就是一种创作上的变相泯灭,无异于自杀。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众多诗歌相似面孔中的一个,我只想在诗歌的世界中做独立的自我。哪怕这个自我不成熟、不完美、不丰饶,哪怕这个自我,永远只徘徊在抒写的未竟的途中。
    我足以自慰的是,单纯而透明的诗歌中的我,在抒写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广阔而理性的创作胸怀。这也是我对自己在诗歌创作方向上唯一的要求。理性不是荒原,理性是从荒原中走过。诗歌对于我而言,就是一片使心灵得以休憩和释放的旷野,我在旷野中无限地展开自己,又无限地卷起自己。但无论我是展开还是卷起,我都是这片理性的旷野中一级一级寻根的过路人。同时,这片诗歌的旷野也在以展开或者卷起的方式寻找着诗歌中单纯透明的那个独立的我。
    人总是很容易在他物身上看到世界的自由,却难以看到自身的局限。对于我们来讲,诗歌便是他物。反之,对于诗歌个体来讲,我们便是他物。这两个互为关照的有机个体所形成的良性链式,是我们与诗歌都要彼此一而再,再而三冲破的樊篱。不断的冲破,就是不断的创造与感悟,更是不断的升华。世界的多面,感悟的多面,成就了诗歌理性的多面。反之,诗歌理性的多面,释放的多面,也作用到我们创作的多面上,从而成就我们人生的多面。
    《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对于我来说,诗歌就是我的道。诗歌的世界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它给了我另一个世界,给了我另一颗心。甚至,它给了我另一条生命。是的,因为诗歌的存在,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两条命。我用一条命生活,用另一条命写诗。我用一颗心思考,用另一颗心沉默。但无论我在做什么,我都会一直是我自己,我会一直保持我的本真,一如我会一直保持我对诗歌永远的爱。
 

    青蓝格格,本名王晓艳。内蒙古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作品散见各类刊物及年度选本。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七届青春诗会,曾就读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著有新诗集《如果是琥珀》(2014年,长江文艺出版社)、散文诗集《石头里的教堂》(2015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现供职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公安分局。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