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警生情谈创作》作者:刘金鑫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5-26 17:30:24

     与纸笔结缘的人,是痛并快乐的。警队里的创作尤为艰辛。大家在上班、加班之外挤时间写写画画,甚至要长时间放弃有限的睡眠时间,你说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潇洒,我说是“少年弟子江湖老”的执拗罢了。

    我在治安大队从事的是综合科事务性工作,清晨光鲜激奋地走出家门,下午迎着落日余晖疲惫而归,在办公室的时间往往占据了我这一天当中的大部分。公安机关的“办公室”不是 “Office”,听上去像“指挥部”,其实是“集中营”——除了用桌上两部电话、两台电脑在部门之间进行公文流转、上传下达,还要受理业务、撰写信息、宣传推广、事务保障、勤务上岗以及夜间巡防。常常是回到家之后,陪孩子睡了,再爬起来继续写材料,写到夜里两三点钟的情况也是有的,腰酸背痛也挡不住第二天一早又是一条好汉。
    儿子打从懂事起,就知道妈妈的工作很不容易。有一次,他搂住我的脖子说:“我同学的妈妈都不用写作文和画画的,所以她们的眼睛亮晶晶的,可是我妈妈的眼睛总是红红的。”还有一次,我教他认识花卉,我指着葫芦花告诉他,这花还有另外两个名字,分别叫做“夕颜”和“月光花”,因为它的容颜只在夕阳之下,甚至于只在月光之下开放,在晨风中就会凋谢,即便是开的很美丽,也不会引起别人留意的,或许,在寂静的夜晚,可以给赶路的人增添那么一点点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吧。儿子思索片刻后搂住我说:“是不是就像晚上开警车巡逻的妈妈——让还没回家的孩子不害怕?”这令我这个做母亲的如鲠在喉,白天,我属于单位,夜晚,我竟然也是属于“还没回家的孩子”的。那么我的孩子,你呢?
    在泰安公安的队伍里,如我这样的苦行僧很多——大家分散在各个警种的各个岗位,在打击犯罪中流汗流血,在管理服务中甘当“老黄牛”,在抢险救援中舍身奋勇。除却事业的圆满,在文学的世界里,大家怀着对公安事业的深情,心存敬畏,笔耕不辍,让一个个楷模甚至更多没有勋章与掌声的无名英雄形象,透过文字、绘画,跃然纸上。
    我们的民族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民族,中国人大多是伴随着英雄故事长大的,很多民警都是怀揣着成就英雄的梦想走进了警营。在中国人的记忆中,英雄形象始终像灯塔一样照耀着人生的方向,英雄文化也渗透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血液里。和平年代没有那么多流血牺牲,离人民最近,离危险也最近的人民警察,便成了一个盛产英雄的队伍。在一个个平静如水的日子里,全国各地不知在上演多少惊心动魄的生死瞬间:面对随时可能爆响的炸药,排爆民警挺身而出,永远失去了右手;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特警队员飞身扑向歹徒,用血肉之躯挡住子弹保护了人质……
    于我一个基层女民警而言,少有更不期盼那样轰轰烈烈的场景,更愿意拿起笔,或写,或画我身边那一群时时受召唤、日日在守候的人;那一群白天日晒雨淋、走家串户,夜里枕戈待旦、闻警而动的人;那一群“穿上警服是百姓,脱下警服也还是百姓”的人;那一群随时撇得下妻儿老小的“负心人”。那群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舍生取义的英雄壮举,但他们长年累月地做了“当警察”这一件事。他们有柔软的内心,坚硬的外型,不屈的意志,慈悲的情怀;他们珍惜生命,享受生活,心疼别人,也怜爱自己。
    我和他们都顽固地依恋着这个职业,以及其中真实的辛酸和善良、冷静和公正,以至于在被舆论绝弃时,犹不忍割断与造谣中伤者的联系;在阅尽人世善恶、悲欢之后,依旧对正义、美好的一切心怀感恩;在经历过太多的冷酷现实之后,尚自做一个温暖如初的正能量青年。
 
 刘金鑫,女,汉族,30岁,中共党员,现任泰安市公安局岱岳区分局治安管理大队二级警员。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