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长霞永璨

来源:微信公众号(平氏物语) 作者:平萍

落日,长霞。天际的乌丝纠结着纵横着成就了百态千姿的重峦叠嶂,幕后透射出的却是金色耀眼光芒,肆意映红了整个西天。去铝城度假的我,此时蓦然想起了她,泪若雨瞳。

她的时间,早已被定格在了2004年4月14日20时40分。那夜之后的我,经常痛彻心扉地追悔那日的下午5时许,她来电说想来看看住院卧床不能翻身的我,但我拒绝了。不为别的,仅为知道她夜以继日的忙中忽视了我这个“闺蜜”一样的小女子。真的常常想,如果当年,如果那天,如果相见,必定又是一夜的通宵恳谈,她又如何会弃我而去呢?那天来电的恍惚与残忍,却让我在4个小时后,便在我大脑屏幕上看到了她倏然飘去却依恋不舍彷徨徘徊的灵魂,抢救的大夫无奈地摇头摇头再摇头,最后对着他喃喃说,惟有残忍了!惟有这一丝可能性啦!他沉吟良久,斩钉截铁地说:开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而她,除了魂魄飘忽在抢救室上空俯瞰这一切外,眸子早已无法转动,甚至眼皮也不能眨一下。震撼与恐惧,使得在场人儿没一个不有撕心裂肺之感,尽管可感受到她的心脏正被一双异性的戴着套的手一松一紧地“起搏”着——直到他不得不伸出手来抚平她那双黑幽幽的大又深的眸!瞪大了的黑眼仍旧水汪汪,水汪汪地在祈求在诉说在期冀,就是不肯闭目,直至第三次他抚着她的眼,说:“你放心,我们会处理好一切的,你未竞的事业我们也会做到极致,你放心吧。”她那长长的眼睫毛,才搭在了她的下眼睑上。

完全不枉来世40年的她,真的是浓缩了人生的精华啊。瞧见追悼会的那天十里长街赶来为她送行哀悼的老百姓了么?万人空巷。

年终,荣获一级英模称号的她又被选为了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她曾说,我是党员,当然要带好这个头。闺蜜的夜晚,她亦如这般表白的,并没让我觉得她有任何的虚假成分。因我知晓,这是她的心里话。她也诚挚对我说过这样的体己话:像我这样出身一般工人家庭的人,要不是共产党的存在,哪有我的今天呀!

霞光落在我的脸上,心疼痛至极,泪水闪出了金光吧。算算我和她的相识,应在1986年的初夏。那天上午在预审科,来毕业实习的我刚刚落座在指定的一破藤椅上,她便带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年青人走进了办公室,黑眼睛略过我脸却并未停留,一指角落,底气十足说,去——蹲那儿!戴手铐的年轻人很听话,旁边的科长却挖苦说,呦喂——很有威慑力么!她迅速扫了一眼屋内人,我发现她的黑眼珠充满了一种少见的凌厉。以后,我们一起办这个盗窃团伙案,她变成了我的师傅。深入追查对案之后,我们迅速成为了挚友。有一天,从白天鹅大酒店走出,她感慨万千说,瞧人家女老板与我俩一样是属龙的,却敢自己一个人创业,二十二岁呀,真不同寻常呢。可我们呢,还是懵懂无知的小女人哪。我说,她偷出父亲的三万元存折来创业,精神可嘉却不可取呀。她却正言道,三年内她肯定就可还上父亲这笔钱,而我们呢?唯有进取进取再进取!我看到了她眼睛里的一份坚定、勇敢和胆识。那时,她赞我,字靓人美有韵味儿;我美她,脑睿人俊有干劲儿。她发明的那张大字报一样的盗窃团伙图表减免了我俩多少记忆上的繁杂琐事啊!有一回她问,我老公单位头儿相中了你,可否乐意去相亲?我羞涩,说女孩该等待,等待邂逅爱情。难不成您是相亲来的婚姻?她笑,说不是,是他一见钟情于她的,但后来听说了她因初恋被延迟了半年工作转正之后,就退缩了。我说,那您是如何又追回了他的?她满眼娇羞与倔强,说那我就去他的宿舍,洗衣做饭犒劳他的胃呗。我们笑,然后她就一脸的落寞,说,心死了,知道么,心死了便只求有人爱我啦!是的,我也记恨起了她那绝情人,尤其此时,想起她当年的泣不成声,我的泪水又一次成串。自那天后,我一直坚守着一种情愫,那就是绝不与她的初恋情人相识,尽管他是同行,所在地——铝城后来也成了我所嫁地,且一待就是十年时间,但我依旧坚守着这份固执,无数次的机会可相遇呀。

有一回她到我办公室,说是将要代表市局去省厅参加青年岗位能手的竞赛,问我有什么建议。我说,到了现在,您只需借个抢答器,练习如何抢夺那0.01秒优先回答问题的机会。果真,后来她一路高歌走得越来越远的时候,她伸出过她的右手让我看她结了厚厚老茧的食指。她也曾对我诚恳谢过:谢谢你的0.01秒!我可是时时处处都在抢占这0.01秒!

无话不谈。也无数次将她作为笔下人物来报道。但直到她离我而去后,才发现,闺蜜一般的我们,居然没有一张合影照。

她临去D城就任公安局长时,我俩再次通宵恳谈。我为她策划去了基层如何快速进入角色做出成就,她为我点评生活的文字的情感的点点滴滴。我们有一份共识,那就是我们绝不虚度年华,绝不让自己的人生毫无价值和意义。

付出代价,也就在所不惜吧,甚至我俩的友谊。一天我值夜班,打电话给她,她说有什么说什么,无事不聊天!我笑,数落她,您该记日记,为了将来的记忆。她却冷笑道,怎么?让他人有了报复的证据?气得我一把扣了内线。但是,几天后我们在市局九楼会议室相遇,她远远向我招手招手,见我看到了她,就来了一个OK的手势!我心有灵犀,知道她真的开始除了工作日志之外的日记记载。我朝她微笑,我知道这个现在如此拼命的女人,将来亦会是个回忆录上的不凡女性。

可我万万没料到,此时此刻,唯有隔窗凝望晚霞,霞光万道。

抹掉泪水,我唯有道一句:长霞,走好,我们想念您!

 

平萍.jpg

 

作家简介:平萍,女,生于重庆炮院,长在太行山脉,河北安国人,现居郑州。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小小说选刊》《羊城晚报》《百花园》《微型小说月报》等。出版有散文小说集《北方的探戈》,小小说典藏品《青玉案》,小小说集《太阳味道》《薰衣草下的罪恶》,长篇小说《盲点》等。曾获第三届全国小小说学会优秀作品奖,第十二届全国小小说佳作奖,全国公安文学大赛长篇小说优秀作品奖。作品曾次入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建国60年小小说精品选》以及《年度最佳微型小说年选》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