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那扇门

来源:法制日报文苑 作者:李涛

程子快步跑向前,眼睛紧紧盯着民警即将触及到红色按钮的手指。只要一按下去,戒毒所的那扇门就会打开。
  此时,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昨天,程子给戒毒民警说,如果家人不能接受他,他就回来做义工。
  程子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第一次,是3年前。
  直到今天,他仍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当时,他不知下了多大的决心,发誓离开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舞台回家戒毒。因为在他的心目中,父母才能真正给予他戒毒的信心和力量。
  但那一晚,父亲听说他是回来戒毒的,直接将他赶出了门,还厉声说,我没有你这个儿子。随后,父亲拨通了报警电话。当时,程子暗暗发誓,再也不会认这个父亲了。即使是后来走出戒毒所,见到等在大门口的父亲,他也没有喊一声爸爸。
  第二次是栽在派出所的一次扫毒行动中,程子和几个毒友一起被抓了进来。
  民警给程子说,还是让你家人送些衣物过来吧。程子头一歪,翘着二郎腿说,没家,没爸没妈。
  警察拨通了他家里的电话,却传来电话那头父亲暴跳如雷的怒吼,他不是我的儿子,告诉他永远也不要踏进这扇门,永远。
  那次,母亲一个人将被子、衣服送了过来,父亲说什么也不肯赶来。
  民警给程子说,大伏天的,你娘赶了十几公里山路,你有什么要给她说的吗?
  没有。程子轻描淡写地说。
  那次走出戒毒所,父亲没有来接他。从此,父子二人形同陌路。
  大门打开一条缝,一束阳光斜照进来。程子本能地用一只手臂护住双眼,斜着脑袋向门外望去。
  算上这一次,就是第三次了。程子心想。
  半年前的一个深夜,程子刚进家门就听见有人砸门。母亲问,大半夜的,谁敲门啊?
  要账的,快让程子爬出来!
  程子知道是毒贩过来讨债了,他吓得躲里屋不敢出来。随即,听到“哐当”一声响,家门被人踢开。
  母亲一下子被眼前场景吓住了,她本想用身体挡在儿子房间门口保护儿子,却迎来了对方的一顿拳脚相加。
  父亲急忙拨打110报警电话,一把抓起一杆钢叉出来防卫,慌乱中连衣服都没顾得穿上。
  那伙人不由分说,朝着家里的牲畜和家具乱砸一通。外面是暴力,里面是苟且,中间只隔着一扇房门。
  那一次,幸亏民警及时赶到,才控制了事态。
  当晚,程子安顿好住院的母亲,就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他要投案——他又开始复吸了。这次投案,他还协助公安机关打掉了一个贩毒团伙。
  在戒毒所,民警将执法录像展示给他看,眼前呈现出母亲用柔弱身体保护自己的画面,以及父亲面对狂徒不顾安危冲在前面的场景,这一刻他泪流满面。
  深深的负罪感和无限的懊悔,使他决定痛改前非。于是他给父亲写信,请求他原谅自己。但父亲始终没有回过他一封,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让人带进来。
  父亲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估计再也不会接受这个儿子了。程子跟帮教民警说。
  民警安慰他,世上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父亲不回信是因为忙于照顾住院的母亲,今天正好母亲出院,父亲一定会来接你的。
  民警没有告诉他,为了让这位倔强的父亲接受已经改过自新的儿子,自己快把程子家的门槛踩平了。
  “吱呀呀——”那扇大门左右打开,程子迟疑着不敢迈步,他不知道父亲会不会来接他。
  大门完全打开,终于,程子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父亲手里提着一个菜篮子,一动不动地站在戒毒所的门外。看到他出来了,父亲并未言语,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程子揉了揉眼睛,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此时,帮教民警握起拳头半曲手臂,冲着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然后又指了指父亲的背影,示意他赶紧追过去。
  程子如梦方醒地向前大跨一步,冲出那道大铁门。
  “咣当”一声,戒毒所的大门关上了。
  程子没有再回头,他紧跑几步追上父亲,伸手接过父亲手中的菜篮子。阳光照耀下,两个身影越靠越近,肩并着肩向前走着。

 

李涛.jpg

作者简介:李涛,笔名莫小谈,供职于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河南省优秀人民警察、“中原卫士”称号获得者,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大河报》《文化报》《百花园》《小小说月刊》《牡丹》等数报刊杂志,部分作品被转载或获奖,出版有个人作品集《一个人的梦游》。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