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紧 急 猎 杀

来源:本网 作者:高中

 (一)

   被誉有“京津门户”的渤海市,历来粮棉似锦、商贾云集。2008年7月下旬,鲁北平原,蝉嘶的声音连绵起伏,预示着热气灼人的伏天又来了。

   市民广场上,大型电子屏幕显示:此刻距离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8天。眼看令中国人无比骄傲和自豪的百年奥运梦想就要实现了,尽管天气炎热,全市人民仍然欢欣鼓舞,愉快投入到迎接盛会的各项工作中,衷心期盼中国的体育健儿取得好成绩,全市上下呈现一片喜悦、祥和的景像……。

   安保工作一天比一天紧张,任务接连不断,件件事关重大。晚上九点多钟,市公安局刘伟光局长还在跟大家伙一起加着夜班。他一边审视办公桌上像雪片一样承接的文件,一边吞服几颗药粒胶囊。这阵子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高血压老毛病又犯了,他十分疲惫。

   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扭头一看,是刑警支队长方荣端着一摞材料极其严肃走进来。刘局长不觉一怔,看到方荣着急的样子,意识到又有大事件发生。

   方荣急促地说:“刘局,丽云县境内刚刚发生一起爆炸案件,受害人一家四口惨死家中,初步判断是报复杀人。据群众反映,嫌疑人是一瘦高个男子,负案逃跑,随身可能携带爆炸物和其它凶器,刑警正在进一步追踪调查中。”

   时间就是生命,案情就是命令。刘局长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左臂弯拥起方荣的后背指示道:“赶紧指挥救助伤员,马上启动一级缉捕方案!”他俩飞快走进了隔壁的110指挥调度大厅。一会儿功夫,监控视频显示:全市的汽车站、火车站、重点交通要道口、公共场所……全都布满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一张无形大网瞬间撒开。

(二)

   这次追捕行动代号为“猎杀”。指挥部就设在110指挥调度大厅。

   上午10点,刘局、方支一行八人驱车去了爆炸现场,被惨不忍睹的场面震惊:受害人五间瓦房已成一片废墟,空气中还弥漫着血腥的火药味道;邻居的房屋也多处残垣断壁;受害人小儿子上半身被炸得血肉模糊,落在前邻房顶;女主人的上颚连着筋肉挂在摇曳的电线上;滩滩碎肉像泥巴一样糊在砖墙上;就连一百五十米开外的一个农户家中喂养的一头驴都被飞来的砖块砸断了脊梁骨……

   现场归来,刘局长一个接一个地召开调度会,向全市民警发话:“恪尽职守,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歹徒,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线索一条条涌来,案情逐渐有了进展。内查外调显示,本起特大爆炸案件与异地多起命案有多项相同因素,串并起来,初步认定系同一嫌疑人所为。

   2007年11月11日,东邻瀛川市一小区内,老两口在家中遇害,被抢走现金4500元。

   2008年3月25日,北邻洪州市辖区,一年轻女服务员惨死酒店,被抢走现金2800元,金项链一条。

   2008年5月16日,洪州市一汽修厂老板在银行取款回来的路上遭难,被抢走现金10000元。

   嫌疑人如同撞开笼子的恶兽,肆意东奔西窜,无情的吞噬着条条无辜的生命……

   刘局长感觉:必须赶在奥运会开幕以前破案,否则对群众没法交代!他咬咬牙根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该死的恶魔碎尸万段!”

(三)

   勘查组据现场刻画出嫌疑人应该在四十多岁,身高在一米七五至一米八零之间,体态偏瘦,走起路来有些“内八字”。

   经过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综合多方信息,恶魔的真实身份很快被确定:丽云县城关镇城关村的杨二楞。他四、五岁时,正值文革期间,其父张大炮因现行反革命罪被就地正法,后随母改嫁到城关村,小学没毕业就辍学流落社会变成了野孩子,三天两头偷鸡摸狗,长大成人后也没讨到媳妇,心灵深处埋下了仇富、仇政、仇视一切人的种子。遇事心胸狭窄,人格偏激。

   之前,相邻市县警方曾经发来命案协查通报,但当时没有串并案件且没有确定嫌疑人身份,使各地侦查工作一度受到局限。万没料到杨二楞在外地流窜抢劫作案多起、杀死多人之后又潜回丽云县老家,把与他有矛盾的同母异父弟弟杨宝庆一家四口给炸死了,还使六名无辜群众不同程度受伤。

(四)

   公安部发布了2008年第555号A级通缉令,在全国范围通缉杨二楞。省公安厅专门派遣了一架警用直升机前来支援。全市警方夜以继日排查搜索,单位、村庄、街道、小区……在每个角角落落、旮旮旯旯儿搜寻了一遍又一遍。

   转眼一周时间又过去了,杨二楞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难道说是哪个环节出现漏洞被他钻了空子?根据杨二楞逃跑的时间,以及布控的速度等种种迹象推算,嫌疑人应该没有逃出本市辖区,他到底躲藏在哪呢?。

(五)

   流淌在丽云县最北端的思童河,东西走向,是一条与河北省洪州市搭连的界河。河流上游123公里处就是渤海市区,河堤两旁生长着各种郁郁葱葱的庄稼,景色迷人。

   一个烈日炎炎的晌午,南侧河堤的庄稼地里,县公安局警犬大队队员携带三条警犬,跟往常一样,时而“一”形,时而“之”形,沿着河堤向上游方向搜索……。

   突然,听到有人喊:“截住他,截住他!”队员们不约而同循声望去,见一老翁手提钓竿,从河边一溜小跑越上河堤,说一形体污秽的男子抢了自己停放在河边的自行车,向上游狂奔而逃。

   有情况!队员们快速拉上老翁上了警车,一边询问,一边驾车急追,片片庄稼嗖嗖地被甩过。

   约莫追出四五公里,老翁指着前方一骑自行车的男子说:“就是他!”瞬时,警车快速上前别倒自行车,那男子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从地上迅速爬起钻进了旁边的庄稼地。队员们一眼认出这个逃跑的男子就是日夜追踪的杨二楞。于是,一边指挥警犬追进庄稼地,一边打手机向上级报告。

   面对警察的追捕,杨二楞像无头的苍蝇窜撞到一个集市,赶集的人们见这阵势,纷纷潮水般两边退去。

   接到报告后,刘局长带了两名训练有素的狙击手匆匆蹬上直升机向发现目标的集市飞去,用无线对讲机调兵遣将:“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11号地区发现目标,就近地区立即派遣警力,关死“城门”,不让恶魔窜进市区,随时准备猎杀!”

(六)

   接到指令,民警们个个摩拳擦掌,很短时间就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包围圈。杨二楞像一条疯狗,在集镇抢了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连续冲开几道路障,向思童河上游逃窜。途中,他猛踩油门撞向阻拦的防爆车,致使桑塔纳轿车侧翻熄火。杨二楞慌不择路地从轿车钻出跳进河里,拼力向对岸游去。见有十几个警察游水追来,感觉跑不掉了,便掏出一把铮亮的匕首举在面前,穷凶极恶威胁说:“谁近前我捅死谁!”

   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僵持。瞬间,直升机盘旋在头顶上空,两名狙击手从机舱门探出头来,紧握狙击步枪,瞄准镜锁定了杨二楞,随着刘局短促有力的“杀”令出口,“啪!啪!”两颗正义的子弹瞬间穿透罪恶的头颅,杨二楞扑腾几下便沉入水面,立时泛起一个硕大的血水花。少顷,河水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恶魔毙命,危险解除。

   若干时日后,市区主干道上红旗招展,万民欢呼,披红挂彩的人群列队站立道路两旁,像一条长长的巨龙望不到尽头。朝阳下,作为火炬手的刘局长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甩开矫健的步伐,右手高举火炬跑来,传递给下一个火炬手,仿佛把全市民警激动的心情传递给了奥运……

 

   作者简介:高中,男,山东庆云县人,1988年入警,二级警督,酷爱公安文学,作品多次发表于当地报刊及公安网络平台。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