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过警察的农民工》作者: 湖广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9-29 01:59:42

为了不让保安看见,

他躲在厕所最后一个便厢里!

为了救老妈妈,

他与持刀歹徒对面博弈!

                                    1

   他想当警察,但考试没有过关,就跑到南方一家建筑工地打工去了。

   他原本是个忠实憨厚之人,干活卖力,说话和气,可就一桩不好,贪玩。玩麻将、打扑克、押宝……一有空就趴在牌桌上不走。虽说玩的金额不算大,二元、三元的,封顶也就十来元,但长年累月积攒下来,输赢的数字还是有点斤两的,他也因此欠下一些牌债,落了个“赌博佬”的笑话。不过这笑话也只是逗乐而已。玩这种小牌算不上赌。现在城里哪个社区没几处麻将室呢?乡村更不示弱,它的生命力十分的茁壮、坚韧和强大。当然,如果因为输赢真的大了,或引起了什么不良后果,那就得另当别论,派出所也会找上门来关心你。

   他承受不了老婆刘彩霞的埋怨、父母的唠叨、赢家的讨要、还有派出所的批评教育,于是借打工名义一跑了之。

   他当的是搬运工。老板姓张,给他定的月工资是3000元,超时超额另有计酬,合起来一个月有三千六七百元的样子。他觉得一个盘泥巴的农夫,每月能挣这么多现钱,很了不起。可是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未拿过一回工钱,他找过老板几次,要求多少领一点,但老板没有答应。老板从表面上看,温文尔雅,说话和风细雨,从不动粗,也不发脾气,非常温暖,但就是没钱。老板长时间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资金短缺,周转困难,叫先存着,待有了钱,保证一个月一个月的给他结清,一元一角一分都不会少的,放心好啦!

   他没有想到外出打工会有这么多麻烦,竟然这么长时间领不到工钱,连吃饭的钱都是找爷娘寄的。刘彩霞不愿给他寄,刘彩霞怀疑他说假话,把打工的钱又拿到牌桌上输掉了。

   来时,他-------一个农民工豪情满怀,信心十足,一心想到外面世界多挣些钱回家,弥补一下“玩牌”输掉的以及商品店被盗的损失。他家开有一个小商品店,因为他的疏忽被盗一空,为这事他老婆急得大哭一场,差点喝农药寻了短。因此,他还想给老婆一个满意的交待,也想博得爷娘高兴。但他未出过远门打过工,不知道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异这么大。本来可以去找有关部门反映,但又怕得罪老板。

 

                              2

   张老板吃过午饭,靠在工地办公室皮椅上喝茶、抽烟,随手翻着报纸,读着新闻,就在这时,农民工找来了。农民工是来找老板请假的。他母亲病了,想请一个礼拜假回家看看。当时工地上不是很忙,临时走个把人并不碍事。另外,按规定,不管是谁请假,本月工钱就ok了。因此,老板一边翻着报纸,读着新闻,一边爽快地把手胡乱一挥说:行,你回去吧,这里的规定你也知道,到时候别找我扯皮啊!

   农民工说,谢谢老板!这个我懂。但谢过之后他并没走,望着张老板犹豫了一下,讨好地说:张老板,我家乡有蛮多蛮多土特产,比如桂花酒、桂花蜜、桂花糕、桂花糖,还有雷竹笋、小香油等等。我回工地的时候,想给你带些来,不知老板喜不喜欢吃哩。

   张老板夸张地一笑说,有钱还怕买不到好吃的东西嘛,不要不要,你快走吧!又说,这些东西有什么稀奇的,还值得拿这么远来给我吃?

   那……农民工吞吞吐吐了一下,一时不知说甚好。他出来久了,本来就想家,加之领不到工钱,心灰意冷。更让他一想起来就窝心的是:他二十几岁时,在公安派出所当过几年协警,父亲见他没机会转正,令他回去结婚,然后在家种田。他不同意,还想再干两年,等等机会,但父亲不让。就在他走后不到一年半功夫,机会终于来了。他悔恨死了,说父亲害他,不然的话,他早已梦想成真当了警察,不会在家种田,更不会跑到南方来打工。那时他就赌气说,将来一定要送儿子读公安大学,把自己没实现的警察梦让儿子去实现。现在他很想回去种田算了。国家把田税全免了,还实行倒贴,种田的前景已经很不错了。可是,农民工知道自己把脚陷进去了,想走也走不成。如果不干,就这样一走了之,老板更不会给他工钱,那这半年时间就白撘了。无奈之下,他只好铁着头皮忍耐着,但心已经冷了,始终安定不下来,总想把工钱弄到手再走人。

   张老板把眼睛从报纸上移开,抬起头来说:你还想说么事,就快点说嘛,我要休息呢。

   农民工一鼓劲,运足勇气说,老板,我们山里的女孩,个个水灵秀气,像花一样,非常漂亮,我回工地的时候,想以招聘的名义带两个来,不知老板喜欢不喜欢呢?

   张老板一听,先是眯缝着眼睛,看怪物一样看着农民工,想从农民工的眼里看出他的内心世界,结果看了一阵之后,什么阴谋诡计也没发现,觉得那眼睛是真诚的,善良的,便哧哧一笑,精神倍增,瞪大眼睛说:这还差不多。我正想托朋友物色几个还未出过山的小姐,既然你有这份爱心,那你再来时就挑好的带两个来吧!接着又说,想不到你一个打工仔还有这种心眼,好好!行行!

   他受了表扬,乐得合不拢嘴说,老板,我办事,你放心哩,包你百分之百满意。农民工见张老板心情大悦,又很放松,乘机而入:张老板,我老娘快80岁了,估计活不了几天了,能不能让我把几个月的一点工钱领了,一旦需要用钱时,也好应急呢。

   张老板一想,这也在理,因为高兴,未加度量,就满口答应了,并立即安排财务人员把工钱如数算给了农民工。还多给了农民工500元的“选美”费。但农民工没有要,只要了他的工钱。

   农民工说:张老板,这500元钱暂时在你这存着,待我把人带来了,你满意了,再把钱给我不迟,你说好不好呢张老板?

   张老板觉得面前这个打工仔真不简单,说话蛮在理的。一高兴也同意了,还说到时候只要我满意,多给你1000元我也舍得。

   他拿了工钱喜滋滋地走了。刚走出门口,听张老板叫他:农民工,你转过来一下!农民工吓了一跳。说老实话,他当时的心真挺虚的,毕竟说的是些胡编乱造、无中生有的话在哄老板,连美人计都用上了。张老板的这一喊,吓得他的心都差点蹦出口来。心想是不是老板识破了他的阴谋?一瞬间他几乎乱了方寸。不过他立马镇住了自己。然后堆着笑脸转过身去,甜甜地叫一声:老板,您还有么事情要吩咐?

   路上小心一点,挣点钱不容易,不要被盗了!

   我的妈哟,农民工这才一颗石头落下地。至此,农民工似乎如愿以偿。

然而,事情随后又节外生枝了。

3

   约摸过了2个多小时的样子,待张老板睡完中午觉醒来之后,有人跟张老板献言说,那个叫农民工的打工仔,为了把工钱要到手,肯定说的谎话,他这一走,估计不会再来了。张老板听了,一摸脑壳,恍然大悟,大叫上当。立马安排几名保安,迅速赶赴火车站,要重新把农民工找回来。

   此时,农民工已经购好了回家的火车票,正坐在候车厅内候车,根本没有想到张老板会派保安来抓他,他认为这钱是他应得的工钱,不管用了什么手法,张老板可以计较,也可以不计较。农民工是无意中抬头看见保安的。当时几个保安已经出现在候车厅大门口。他吓了一跳,立即意识到情况有变。危急之中,他缩着身子疾步溜进厕所,躲在最后一个大便厢内。几名保安在人山人海中窜来窜去,像警方搜捕犯人一样仔仔细细,也没搜到农民工的影子。而且,一个个累得额头冒气,浑身流汗。

   现在,大都市的火车站,不像往日的小火车站一览无余,掉枚针地下都能寻找得到。现在的火车站,高大广袤,一望无边,南来北往的旅客,就像海潮一样涌动,要想找个人并非易事。他们正准备撤走的时候,突然有个保安站在候车厅的厕所旁边叫了一声说,去厕所检查一下吧!恰好这句话被农民工听到了。

   农民工蹲在厕所的大便厢里,一直尖着耳朵在听外面的动静,吓得魂都快出窍了,把蹲着的身腰压得更低了。幸运的是,其它2名保安不愿进去,说拉倒吧,厕所那么脏,说不定还有传染病哩。再说人家也不一定是骗老板。若是骗老板,那老板多给他的500元钱,他为什么不要呢?即使真的欺骗了老板的话,那也是他应该拿的工钱,抓到了放他一马都不为过。几个保安这么一想觉得对,就说走,转回去算了。农民工这才躲过一劫!

   人一旦受到惊吓,一时三刻心难以平静。现在的农民工就是这样。

   几个保安虽然走了,但农民工的心绪再也平静不下来了。离上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担心保安杀回马枪。为了预防万一,他找了一个既隐蔽、视角又比较好的位置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进来的人。但是,他盯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见到那几个保安的影子。他想,是不是自己太胆小、太谨慎了,反而弄得自己太累。他焦急的等待着火车能提前一点到站,生怕火车晚点。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意外发生了:猛然之间,农民工赫然看见3个手持长刀的歹徒闯进了候车厅,不由分说,见人就砍。候车厅的旅客们,一下子吓得像小鸟一样四散逃跑,农民工也逃离了座位。可是,紧挨着农民工坐的一位老妈妈,因为年龄大了,行动不便,被人挤倒在地。农民工心疼不过,赶紧跑去拉她。一没留神,被扑过来的歹徒砍了一刀。幸亏那刀砍偏了,砍在他装钱的口袋上,哗啦一下,那几千元的汗水钱飘落一地。农民工气红了眼,使出了当协警时的本领与招式,飞起一脚,将歹徒手中的刀踢得像雪片一样飞出老远。趁歹徒弓腰拾刀的机会,他又朝着歹徒的腰背处飞起一脚,将歹徒踢翻在地。他还想再飞起一脚将歹徒狠狠踩在地下,但这时闪电般冲进来一群警察,将歹徒一个个制伏了。

   妈呀,好险呀!农民工长长舒了口气,赶紧跑去找自己的工钱。那钱就是他的命,甚至比他的命还金贵呢。此时的钱在老妈妈手上。老妈妈晓得是这位年轻人救了她,也晓得这地上的钱是年轻人口袋里掉下来的,她伏在地下,一张张的拈起来捏在手心送到农民工面前。她老人家还心疼的说,孩子,其实你不用管我,我已经老了,没多少日子活了,死不足惜。你年轻,人生的路还长着呢!以后遇上这种事情,可要跑快一点,千万不能同这种恶人面对面的斗啊!刚才我吓得都快背过气去了,浑身打颤,生怕你被他们砍着了!农民工说,老妈妈,我是学过警察的,有武功呢!再说,我不能见死不救呀!我们中国人历来就爱打抱不平!你老人家年岁大了,腿脚不便,需要保护,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他把前胸一拍:我是打工仔,壮实得很,有的是力气。老妈妈,你再看看我的拳头、腿脚吧,像铜锤铁棒一般,这些就是我的盾牌。老虎我都敢打,还怕他们几个歹徒不成!农民工的话,把老妈妈说得哭笑不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4

   这件事很快被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张老板听说有个歹徒是被一个在火车站等火车回家的农民工给制服的,这农民工长得很壮实,一脸络腮胡子,着一身迷彩服,估摸着就是他工地上的农民工。他工地上的那个农民工,就是个天天穿迷彩服的人,而且他今天正好也是在火车站等车回家。用这四个特征对照一下,毫不走样。是他,一定是他!张老板没有想到他工地的农民工,还能做出这样见义勇为的壮举,感到十分荣幸和自豪,有意想奖励一下这位农民工。他想这也是自己的荣耀,或许一生中也难得遇上几次。他不愿意轻易放弃与他人生事业息息相关的这份荣耀。于是,他立马吩咐几个保安,带上5000元现金,前往火车站找农民工核实情况。一旦查证无误,就把钱给他,就说是张老板奖给他的奖金,说他太了不起啦,太勇敢啦!

   此时,农民工正在排队准备检票进站,火车就要来了。关键时刻,没想到他工地的几名保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吃了一惊,第一个念头就是想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哀求说,保安,保安大人,请你们行行好吧,放我一马行吗,别再把我抓回去了?火车马上就进站啦!

   保安说农民工,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们只是想找你核对一件事,新闻里播的那个制伏一名歹徒的农民工是否是你?农民工不明白保安问话的用意,更不明白保安为什么一再来找他,说不准就是为工资的事情来的。同时又不想张扬自己,就赶忙说,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哦!

   保安见农民工心事重重的,就把来意说明了。旁边排队检票的人听说是给农民工送奖金,都为农民工高兴,就说是他,是他,真的是他!你们把奖金给他吧,我们作证呢!

   但农民工还是说不是他,不是他,真的不是他!死活不要。当所有的人夸他,说他了不起的时候,他才承认,但他还是不要奖金。他说我是学过警察的,制服个把歹徒,小菜一碟!主要是想去扶那位老妈妈,那老妈妈年龄大,需要帮助。他还说,遇到这种危急的险情,估计人人都会出手帮助的!

   一阵之后,他终于欣喜地等来了回家的列车,怕又发生意外,赶忙上了车!

   可是,麻烦事还是没有放过他,想躲都躲不脱!

                         5   

   就在农民工登上列车,转过身来向这个城市行注目礼的时候,保安又找来了。农民工赶紧往车厢深处溜,可是他哪里还走得脱呢?几个保安怕列车启动,为了抢时间,不由分说就把他拽下了站台。火车很快就启动了。

   这下农民工可火啦,他气愤的指着保安说:你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缠着我,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给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你们第一次找我,是不是怀疑我说了谎话,提前领了工钱要我退回去呢?你们说是不是呢?难道我不该领工钱吗?第二次你们说是来给我送奖金,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张老板既然那么好,为什么半年都不给我发一回工资?你们晓不晓得我这半年过的是什么样日子啊?我原来一天吃一包烟,喝一瓶白酒;后来呢?就因为领不到工钱,只能两天吃一包烟,喝一瓶白酒。还有一件事,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我原来上厕所用的纸都是买的手纸,就因为手头紧,后来用的手纸都是捡的废报纸,是别人丢的。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接着他把自己磨破了的两边肩膀拍了拍说,保安,请你看看我的迷彩服破成什么样子了?为什么还穿在身上?就是没钱买,只好就这样穿着,要是有钱的话,我早丢啦。他越说越生气:就算我见义勇为,也是我一个学过警察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关乎不着老板什么事,要老板给我发什么奖金呢?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现在你们又来找我,而且我已经上了火车,还把我从车上拽下来,你们太不像话啦!农民工的脸气得黢黑,几乎要打人了,不过他还能管住自己,一切行为按学警察时的要求去办。

   就在农民工把话说到这份儿上的时候,被旁边一位着装的年轻警察给拦住了。警察递过来一张警官证说,我是警察,是我找你,不是他们找你,他们是给我带路的,我们警方要给你发奖金。天哪,又是奖金!农民工说:警官同志,我要的是回家,不是奖金!你们一个个不要搞错了,不要以为我做点好事就是为了钱。警察说农民工大哥,耽搁一下吧,你的事,上下领导都知道了,很重视。这下农民工没话说了,人家警察是在办公事,不能为难警察。

   谁知农民工这一耽搁,就是好几天。

                        6

   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公安局对农民工见义勇为一事,真的很重视!领导们一个个跟农民工握手,还给他拍照,合影,录音,而且在拍照前,还给农民工换了一身崭新的迷彩服和陆军鞋,要他讲述与持刀歹徒搏斗时的想法与感受。一路鲜花,一路掌声,让农民工在那一瞬间实现了华丽转身!

   在奖金、鲜花和掌声面前,在领导、记者和公众面前,他像喝醉酒似的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一双手不停地搓着,连说话都打嗝。这太出乎农民工意料啦。  他始终觉得自己当时去扶老妈妈,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只是一种本能:老妈妈年纪大了,需要保护;见她倒在地下,心中不忍;更因为他是学过警察的,会擒拿格斗,对付个把歹徒不成问题。他一再说这是我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微不足道。可是,农民工越是这样说,那些采访的记者,就越发觉得农民工的思想境界像山一样高,越要他多说几句。

   张老板也开车赶来了,带来了鲜花与奖金。他微笑着跟农民工握手,合影,说农民工这下光荣啦,他也跟着光荣啦!张老板当着公安局领导的面,兴高采烈地表示,要不远千里,亲自开车把他工地上的这位农民工送回家乡休息几天。这让农民工做梦也想不到,他太感动啦!但农民工终究没领这份情,他说老板,谢谢你啦,我是种田人,当不起,当不起,坚决谢辞了!

                      尾声

   富荣大叔喜欢喝点小酒,一顿二两的样子。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富荣大叔一边喝酒,一边问老伴金妈,海保这些时打电话回来了没有?海保是农民工的小名。金妈说没有。7岁的孙子端端,天天跟爷爷奶奶在一起吃饭。他说爸爸打电话了,妈妈不接。富荣大叔立即警惕起来,问为什么不接电话?端端说,妈妈说爸爸的电话都是要钱的电话,不想接,讨厌。大叔听了有些生气。他说海保要是在外面病了,或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一家人都不知道?这怎么行呢?大叔叫金妈赶紧跟刘彩霞交待一下,不能不接电话。海保出去这么长时间,一点思念都没得,连电话都不接,这怎么行? 端端说,妈妈打麻将去了还没回家。金妈没有吱声。金妈对刘彩霞有看法:一个女人家,经常打麻将打得深更半夜不归,像个什么样子。沉默一会金妈说,海保出门打工是赌气走的:他没当上警察!加之彩霞又一天到晚不停留地唠叨他。我要知道不会让他走。他也没手艺,打工能打出个什么名堂来?无非是在外面跟人家卖苦力呗!富荣大叔说,叫海保回来算了!打这么长时间的工,也没见他寄钱回来,相反还找家里要钱吃伙食,难怪彩霞有意见。

   结果第二天,刘彩霞的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农民工却捧着鲜花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让一家人吃惊不小!是人家公安局用警车把他送回的。一路上浩浩荡荡,好几辆警车呢......

 

   此后,农民工再没有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种田,有空就帮我们抓治安。他一直坚守在土地上,成了村里的主劳力,接手了村里好多年轻人转让给他的水田,全部种了袁隆平的“水稻王”。没几年时间,他就把田种出名了,还被村里人推上了村长的位置,成了我们辖区的种粮大户!

 

 

   作者简介:实名胡广,湖北作协会员。当过6年兵、8年乡镇派出所长,就职于湖北省咸宁市温泉公安分局。出版短篇小说集《桂花庄》《警察与少年》散文集《警察笔记》。作品散见《啄木鸟》《公安文艺》《芳草》《岁月》《青海湖》《人民公安报》等 报刊媒体。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