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老郭》作者:魏巍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9-19 19:30:26

    今晚,东胜的大街上张灯结彩,人影稀疏。人们都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家——来庆祝这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又是一年除夕夜,回家、包饺子、吃团圆饭……一切与亲人团聚的方式都成为了一种圣神的仪式。五十多台巡逻车依旧如常地闪耀着警灯,一丝不苟地行驶在大街上。

    我就驾驶着这样的一台巡逻车,副驾驶坐着的是我的搭档老郭。老郭全名叫郭长城,当警察已经十几年了,同事们都叫他郭大爷。叫他郭大爷不是因为他岁数大,就算过了今晚,老郭才四十出头,正是一朵花的年龄。之所以叫他郭大爷,是因为经常熬夜的老郭,虽是一朵花的年纪,但花瓣什么的都掉了,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花葫芦。有一回,老郭给女儿买衣服,抱着女儿刚进门。服务员笑吟吟地窜上来,气儿也没喘,劈头盖脸地问:“大爷!想给您孙女选件甚衣服?”老郭瞪着服务员不吱声,怀里的女儿拍着老郭的光头,叽叽喳喳地直嚷嚷:“爸爸!爸爸!买那件,买那件带熊熊的衣服!”五六分钟过去了,服务员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汗珠子,老郭才瞪着服务员说:“要那件带熊猫的。”
   老郭不说话干瞪服务员倒不是因为服务员说错了话,而是因为老郭说话慢。每句话在说出去之前,老郭总要在嘴里把这话嚼碎了,磨细了,没味了,才肯说出口。至于干瞪眼,那是老郭小时候落下的毛病。老郭家里穷,祖祖辈辈的农民。老郭一心想当警察,当警察就得上学读书。家里东拼西凑才刚够学费钱,伙食费没有着落。没办法,老郭等秋收过后,夜里悄悄地溜到收割过的庄稼地上,就着月光捡落在田里的粮食。幽冥的夜色笼罩着村子,月朗星稀,远处的大树层层叠叠,清风经过的时候,它们总会絮絮低语。我问老郭为什么不白天去捡。老郭说怕人说闲话。老郭还说,在夜里粮食粒儿会发光。老郭天生眼睛大,夜里为了找粮食,眼睛睁得更大了。空旷的田野上,老郭突着两个大眼睛,用手一寸一寸、一垄一垄、一亩一亩地将村里的地翻了个遍。秋夜水汽大,露水悄悄地爬上庄家茬,爬上老郭的裤腿,爬上老郭的衣服,再爬上高高的夜空。晨色迷蒙的时候,露水又落在大雁的翅膀上,落在树顶的黄叶上,落在老郭的头发上,最后落在大地上,成了雾,成了霜,白茫茫的一片。
   打那以后老郭不管是看人还是看物,总习惯一寸一寸、一垄一垄、一亩一亩地看。 
   我问老郭为什么选择警察这个职业。老郭说他还是小郭的时候,一个杀人逃犯流窜到了村子附近,村里人都不敢单独到远处放羊。小郭看到村子附近的草都吃光了,家里的羊正在长膘,一横心,就将羊群赶到了离村子很远的树林边。晌午,烈日炎炎,小郭躲在树阴下乘凉。突然,树林里有喊叫声,只见一个男子从树林里冲出,冲着老郭跑来,身后有三个人在追。眨眼的功夫,逃命男子离小郭只十几步之遥,这男子面目狰狞、凶神恶煞,要生吞了小郭一般。就在这时,一声大喊,好似平地惊雷,逃命男子身后一人奋身前跃,一个猛虎扑食,双手死死地钳住了逃命男子的双腿。咚!咚!两声沉闷的撞击声,两人先后倒地。逃命男子拼力挣扎,使劲用脚踹着将他扑倒的人的脑袋,同时挥舞着双手扑向小郭,要在垂死前抓棵救命稻草。后来的两人压了上来将逃命男子摁住,边上手铐边说:“我们是警察!你被捕了!”前前后后,小郭看得惊呆了,佩服!从那时起,小郭立志要当一名人民警察。
   老郭干了十几年的警察,一直都在巡逻,没换过岗位。每四天一个夜班,从晚上的八点巡逻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也就是说老郭每年至少有三个月的晚上是不在家里睡的。老郭的媳妇到没说什么,只是女儿闹腾,没有爸爸就不睡觉。老郭疼女儿,遇到值夜班时,总会在电话里给女儿唱歌、聊天,哄她睡觉。
   老郭年轻时相过多次亲,但因为不爱说话,都没成。遇到腼腆的女士,女方害羞不开口,老郭也不吱声。菜都吃完了,还没说上一句话。最后女方坐不住了,小声问老郭:“你有啥想问的吗?”老郭瞪着对方,五六分钟才开口说:“吃饱了没?”遇到外向的女士,女方就先开口问:“你咋不说话?”老郭瞪着对方,五六分钟后开口说:“话不能这么问。”女方嗔着眼反问:“那你说,咋问?”老郭又瞪着对方五六分钟后,才开口说:“跟你说不清楚。”直到三十好几岁后,才遇到了郭嫂。两人相亲时,老郭瞪着郭嫂一直看,不说话。郭嫂笑呵呵地问老郭:“你老瞪着我干啥?”老郭瞪着对方五六分钟后,才开口说:“你好看!”郭嫂听了脸憋得通红,捂住肚子前仰后合地笑起来,之后就嫁给了老郭。郭嫂说老郭是个老实人,靠得住,肚子里没有花花肠子,嘴上不抹油。
   领导说,老郭的外号原叫郭大眼,是因为老郭眼睛大。警营是个铁打的营盘,民警就是那流水的兵。和老郭一起参加工作的民警都成了所、队里的领导,见了老郭还是习惯喊外号“郭大眼”,新民警一听领导都叫老郭“大爷”,再看老郭的面相,自然是不敢充大个,也跟着喊“郭大爷”。关于老郭的传说还有很多。有人说,夜里老郭的眼睛会放光,就跟猫头鹰似的,警灯都不如他的眼睛亮堂。有人说,老郭的眼睛里有刀子,看人能豁皮剔骨,他的眼睛比嘴会说话。还有人说,老郭审问嫌疑人的招数谁也学不来。老郭审问嫌疑人时,先不说话,只瞪着对方看,嫌疑人开始也瞪着老郭看,半个小时过后,嫌疑人的脑袋上就呼呼地往外淌冷汗,这时老郭才开口询问。这些说法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传说我也不清楚。反正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哪个巡区的发案率高了,第二年肯定要派老郭接手这个巡区。
   今晚虽然是年三十,老郭依然没有几句话,瞪着两个大眼,在东胜的大街上找“粮食粒”。忽然,手机响了,老郭一直用一部很老旧的手机,话筒声音特别大,不用开免提,周围人都能听到说话声。听声音是老郭的女儿。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妈妈给你包了好多饺子,我也给你包了一个。”
   “是吗!宝宝真乖!爸爸明天一早就回去,你一睁眼就能看到爸爸了。”老郭和女儿说话从来不用等五六分钟,张口就说。
   “爸爸,晚上回来陪我放焰火吧。”
   “爸爸要值班,晚上不能回去了。让妈妈陪你放好吗?”
老郭的女儿带着哭腔说:“爸爸老骗人!去年就没陪我放焰火,昨天睡觉前还说要陪我放焰火的。”
   “爸爸单位的叔叔有点事,爸爸临时顶一个班,晚上不能陪宝宝了。让妈妈给你放焰火,听话。”
   “爸爸单位的叔叔都是坏蛋!别人家都是爸爸、妈妈陪宝宝,咱们家就只有妈妈陪宝宝,没有爸爸。”
   “宝宝乖,爸爸明天下班回去给你当大马骑。”
   “不要!游乐园的大马,转两圈就唱歌。你当大马,转两圈就趴在地上打呼噜。”
   “那爸爸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不要!你就会唱世上只有妈妈好。”
   “又在打扰爸爸工作!”电话里传来郭嫂的声音,接着郭嫂在电话里说:“你安心工作,明天早点回来!”隐约还能听到老郭的女儿哭着喊:“爸爸!爸爸……”
   老郭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我在一旁听着不是滋味,就说:
   “老郭,要不到了凌晨你回去陪家人放完焰火再出来,也就几分钟的事。再说这大过年的,能有什么大事。”
   老郭依然是沉默了五六分钟后才开口。
   “不行!家家放焰火,容易引发火灾就是大事!”
   “你一会儿不就回来了吗?”
   “不行!女儿见了我又粘着不放,没有一个小时回不来。”
   “那也不碍事!你陪家人,有情况我给你打电话。你家不就在咱们巡区里嘛,返片分分钟的事。”
   老郭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突然又蹦出一句:“不行。你刚参加工作,要记住工作不能偷奸耍滑!”
   我在车里拧开了收音机。老郭下车依着车门点燃了一根烟,边抽边出神地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警灯依然闪耀,蓝色的灯光里老郭的脸庞好像刀雕斧刻一般。已经临近凌晨,炮竹声越来越浓。一根烟刚抽到一半,老郭将烟扔到了地上,用脚尖狠狠地将烟头搓灭。
炮竹声更响了。
   老郭上车后让我开车去他家小区南墙。
   我想:老郭你可真能装,这不是偷奸耍滑是啥?
小区的南墙外,焰火好似百鸟归林,密密麻麻地扎向自由的天空,交相映放,缤纷璀璨。到达墙角下的老郭猛然抬起右手,面对着冰冷的南墙敬了一个礼。
   一颗烟花从地面腾空而起,它看到南墙里将它点燃的女人,看到女人身后仰头哭泣的小女孩,看到南墙外敬礼的老郭,看到警车旁双眼潮湿的我。短暂的回望后,它迎头冲向夜空中最黑暗的地方,在那里绽放,绚烂,凋零。
   作者简介:魏巍,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文职。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萌萌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