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守》作者:路传岗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9-06 10:18:01

    老陈换上了一件破旧的衣服,带着那杆从来没钓上鱼的鱼竿,又来到他夜钓的池塘边。

   “我敢打赌,他一定会回家。”两个月前,也是这句话,让我和老陈在此地白白蹲守了三个晚上。

   老陈要等待的是一个叫李成的人,一个很让老陈上火的男人。李成家住在池塘边不远处的民房内。多年前,因为债务纠纷李成把别人打了个轻伤。双方私下调解后,李成却没有归案,导致无法结案。李成的家门都被老陈登破了,但灰头土脸的跑了好多趟,就是没有收获。

   蹲守是个耐心的活,用老陈的话说,要熬得了夜、定得了神、耐得住心,只是这池塘边的蚊子有些“猖狂”。

   老陈翻了翻口袋,想抽根烟却翻出来一张蛋糕店的取货小票。

   “抽烟会惊动他吗?”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暴露了也没事,他那事本来就快了结了。”

   我递给老陈一根烟,他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就扔了,一动不动地盯着鱼竿,似有沉思。

   乡村的月光很皎洁,池塘的水草中传来低低浅浅的几声蛙鸣,孤独而悠远,让人感觉到夜的宁静。

   “有蛙声相伴,蹲守也有情调。”老陈一边说着,一边朝不远处的民房看去,还是昏暗的灯光,没有动静。

   不远的路上,一个清瘦的男人在看着孩子追萤火虫,孩子欢快的笑声直穿宁静的夜空。

   “爸爸,萤火虫飞走了,还会回来吗?”

   “会的,你要是听话,萤火虫儿会飞到你梦里的,走了,回家睡觉去。”

   孩子肆意地笑着:“我听话,听话。”……

   远处“吱呀”的关门声让我警觉起来,我刚要站起来,老陈一把把我拦了下来。

   “再等等吧!”

   许久,不远处房间里的灯熄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就是那个清瘦的男人。

   老陈起身迎了过去:“孩子睡着了吗?”

   男人点点头,对老陈说了一句:“我收拾好了,谢谢你上午送来的蛋糕,让我陪儿子过了个体面的生日。”

   夜已深,身后的乡村是那么的安详与静谧,皎洁的月光下一只只萤火虫飞入树影深处……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瑶瑶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