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夜》作者:王海荣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8-08 18:08:28

   天气真热,晚上7点半离开办公室时,徐珊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天气APP,外面温度还是39度。“幸亏高考结束了,不然要出人命。”她在心里一边嘟哝一边骑上电动车回家。电动车座位很烫,刚出局大门徐珊就受不了了,赶紧下来把防晒衣从包里拿出来垫在座位上,紧了紧手把,电动车的速度一下子就起来了。

   空气炙热,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热风,很像上半年“猎狐行动”在非洲赤道追捕外逃嫌疑人时的感觉。街上行人寥寥,路灯下热气茵茵升腾,往常拥挤的非机动车道非常好走,过新街口的时候两边几米高的广告高清大屏显得特别亮,徐珊抬头看了看,一个是化妆品,一个是河西的新楼盘,一个是新开的整容医院,还有一个瑞士名表广告,徐珊心里突然一动,不知道李海峰抓到了韩明伟没有?若抓到了,那奢侈品的案子就可以突破了。她心里盘算着主犯到案后的下一个步骤,拐了两个弯进了小区。
   刚上楼用钥匙开了门,女儿孟伊晨就像小鸟般飞了过来,又如小鸟般地叽喳开了:“妈妈,刚才在新闻联播里面看到你了,你们抓的象牙从哪儿走私过来的?这得杀死多少大象啊?”女儿今年六年级,成绩很不错,在她爸爸的影响下特别关注空气质量、水资源、环境保护这些话题。徐珊一边换鞋,一边和女儿解释新闻报道的走私象牙案件。“你爸还没回来?”她问女儿。“爷爷身体不太好,爸爸说过去看看。”徐珊心里一沉,赶紧打电话给丈夫孟强:“爷爷怎么啦?”“天太热,心脏不舒服,我送他去鼓楼医院看看。”“那我也过来。”“你别过来了,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在家休息吧,女儿的奥数你再给看看。”“爷爷情况比以往严重吗?”“还好。我有数,你早点休息别等我。新闻里的象牙案件,就是你最近一直在忙的案子吧,战果辉煌啊!”隔着电话,徐珊能感到孟强言语中的自豪。她不由地笑了:“你好好照顾爷爷,有事再打电话。”
  放下电话,徐珊愣了一会。孟强在省直机关工作,平时也很忙,但为了支持她工作,基本上把家里的事全包了,很多事都用不着她操心。但是这个夏天看来他一个人是应付不了了,家里四个老人三个身体不好,爷爷因心脏问题已经几次夜里送急诊了。女儿马上升初中,以女儿的成绩,冲南外这样的名校没有太大把握,其他名校需要学区房。那就得赶紧买学区房,但今年的学区房价格像火箭一样飚升,一平方都要十万多了。徐珊不由摇了摇头,等孟强回来好好商量吧,该买的还得买。
   “晨晨,作业做完了吗?”“还有一会儿,有几题比较难,我再想想。”在徐珊打电话的时候,孟伊晨自觉地回书房做作业了。女儿在上暑期奥数班,每天从早到晚排得满满的。现在的这些题目,她不看上半天根本搞不懂。徐珊不由叹了口气,突然一阵疲惫从全身涌上来,眼前一黑,一个踉
跄赶紧坐到沙发上。她打了个哆嗦,摸了摸衣服都是湿的,身上的汗还没干,回家没来得及换衣服,一下子到家里空调房间,难怪全身发冷。她想站起来去洗澡,却全身乏力怎么也站不起来,头上又开始冒汗。看来真有点撑不住了,从上个月成品油案件开打以来,连续是固体废物、枪支、象牙案件,到上周启动的奢侈品案件,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好好睡个整觉了。尤其是刚启动的奢侈品案件,经营了5年,主犯韩明伟终于从上海入境了,今晚坐高铁到南京。为了盯住韩明伟,徐珊、李海峰和处里的同志们已经三天没有合眼,昨天早上李海峰困倦难支在办公室摔了一跤,额头都磕破了。今晚终于可以收网了,李海峰带着几个骨干傍晚5点半从局里赶去火车南站,她趁这一会儿空闲回家看看。
   李海峰出发到现在已经四个多小时了,不知道抓到没有?抓到应该来电话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空吃饭?想到吃饭,徐珊突然感到一阵头昏眼花,今天早上到现在,她和大家都没顾得上吃饭,每个人只吃了几块饼干。徐珊摸了摸肚皮,哦,已经饿得肚皮贴脊梁了。
   徐珊到厨房,看锅里还有些自己教女儿做的蛋炒饭,热了热,就着一杯水把饭吃了,才感觉全身有了力气。徐珊在想:女儿懂事了,知道妈妈经常忙得吃不上饭,多炒一些给自己留着。
   “嘀”,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徐珊拿起一看,满屏都是未读微信和信息,不少是同学、海关同事、其他直属局的同事看到新闻联播给她发的,还有一个是叶展峰局长发来的。叶局知道她办案辛苦,休息时间没有紧急情况一般不打电话给她,都是发微信。这几天叶局正在南宁参加全国重点地区打私工作会议,会不会有新的工作部署?她赶紧打开:“徐处,这次会议中央对海关打击走私工作充分肯定,将出台国务院反走私条例,完善打击走私综合治理格局。总署在通报全国打击走私工作时,对我局上半年办的几个案件评价很高。近期在手的几个案件抓紧办结移诉。奢侈品案件典型意义很强,证据链必须充实。亚太情报中心最近有几个线索会过来,做好衔接。天气热,你和同志们很辛苦,一定要注意休息!”“好的,奢侈品案件今天主犯到案问题不大了,请叶局放心。”徐珊回了一个微信。她又想:“叶局对我们的肯定,要及时告诉大家,给大家鼓鼓劲。”但这个念头刚过,另一个念头又冒了起来,“亚太情报中心这个世界海关组织建立的亚太各国情报共享机构,近几年在打击跨国走私方面发挥作用很大,它会交过来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呢?”
   “滴滴滴”,手机突然急促地响起来,是李海峰打来的。  “珊姐,韩明伟从火车站出来了,我们得到情报。他要到酒店和几个国内的代理见面,我想我们再调些人,正好把他们一锅端了。”“好!正愁找不到他们呢,你把分局待命的同志们都叫上。”“好嘞,保证完成任务!”李海峰回答得信心十足。放下电话,徐珊一阵欣喜,“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个奢侈品案件,主犯韩明伟一直在境外遥控,通过水客带货给国内北京、上海、重庆等地的代理,虽然名单都掌握了但毕竟还要上门去找,现在一下子都自己跑到南京来了。“幸亏想到会有这个情况,事先安排了十来个分局的同志待命,现在是派上用场了。”徐珊的思路立即转到了下一步:“安排连夜突审,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我赶紧到局里提前做准备”。
   徐珊看了一下表,9:30,她蹑手蹑脚推开门走进书房,女儿正戴着耳机在做英语听力练习呢。
   滴滴滴,徐珊从书房出来刚把门带上,桌上的手机又急促地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情报处陶斌打过来的,声音有点沉重:“珊处,亚太情报中心紧急情报,明天凌晨1点有两名非洲裔人员人体藏毒从禄口机场入境。情报显示这两名人员都是女性,且都是艾滋病患者并处于活跃期。”徐珊明白陶斌的意思,局里办案女民警本来就少,成品油、奢侈品案件启动后,现在局里女民警只有她和内勤周丽以及办公室、政治处综合部门的几个女同志。但这种涉外的敏感性案件,又是直接面对艾滋病患者,综合部门的女同志难以胜任,只有她和周丽上了。打定主意,徐珊立即说:“我马上过来,晚上我和周丽去,你们也去几个同志。你先和医院打个招呼,要先排出毒胶囊然后再体检,如果确实是艾滋病患者,要和看守所说清楚,全力协助办好手续。”
   徐珊放下电话,知道肯定要干一个通宵了。她把要做的几件事很快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尤其把几个关键的环节认真推敲了几遍:如何保证涉毒嫌疑人在医院期间不出意外?如何应付嫌疑人以艾滋病人身份胡搅蛮缠?奢侈品案件关键人物到案之后如何第一时间查扣涉案物品?涉案物品数量多价值高如何防范执法风险?“安全第一,确保万无一失。”徐珊把这句话对自己说了好几遍。
   她抬起头,已经 11点了。她刚把钥匙和手机放到包里,被女儿从背后一把抱住。这个小机灵,估计前面几个电话她都听到了。她转过身把孟伊晨抱在怀里,这才感觉到女儿长高了,头顶已经到了她的额头。徐珊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看着女儿清澈的眼睛,柔声说:“妈妈有事还得去趟机场,你先睡觉,待会爸爸就回来了。”孟伊晨在妈妈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她早已经习惯了。
   徐珊一边下楼一边发了个短信给孟强让他早点回来,在楼门口和阳台上露出小脑袋的孟伊晨挥手告别,发动电动车驶离了小区。
   街上已经基本没人了,新街口的几个高清大屏还在播着广告,空气还是那么炙热,真的比在非洲抓捕时的晚上还热。虽然骑着车,徐珊的汗还是不停地往下流,“难怪新闻里报道非洲人到北京旅游中暑了”,想着即将到来的一夜不会轻松,徐珊定了定神,更加沉着稳妥地在热风中骑行而去。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