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作者:路传岗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7-31 13:00:58

   周日的凌晨,天幕上尚有星星在闪烁,老陈开着警车穿越熟睡的小城。连夜的审讯忙碌,让他疲惫不堪。途中他又经过了那个公交站台。老陈刚送进拘留所的小偷就是昨天在这个公交站台上抓获的。

   老陈其实并不老,今年才41岁,只不过在基层派出所干得时间长了,头上已生出了华发。
   回到宿舍连打几个瞌睡,一夜没合眼的老陈便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一睁眼,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坏了,老陈突然想起今天是周日,约好的下午三点和妻子一同陪女儿去剧场看芭蕾舞剧《天鹅湖》的,自己这懒觉睡得……
   街上车水马龙般热闹,老陈来到一个水果摊前。热情的老板娘见顾客来了,挑出来几个大个的红苹果,红通通地散发着香甜味,这正是女儿喜欢的大苹果,老陈二话没说买下了。
   看着红红的苹果,老陈想起女儿上小学那会儿,自己像个满载而归的猎人,只要一回家总会给女儿带苹果的温馨时刻。
   所长的一个电话把老陈的思绪拽了回来:“一会儿有个抓捕任务,你先去火车站等着。”尽管如此的加班早已经习惯了,但老陈还是叹了一口气,拎着苹果打了辆出租车赶向了火车站。
   火车站人山人海,来往的人群川流不息,旅客们提着大包小包不顾疲惫的在排队。
   所长又一次打来电话提醒老陈:“到地点后从容一点,那是一个狡猾的主儿,那边咱们局里有人正跟踪着呢。”
   “没事,我穿着便衣呢,你们赶紧来!哎!赶快告诉我,要抓的是什么人呀?”
   “嫌疑人的具体情况还没传过来,只要一传过来,我立刻告诉你。”所长挂了电话。
   候车室里气味复杂,拥挤不堪。老陈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圈,在候车室的一角发现了一双眼睛,那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眼睛深邃,满脸严肃,与老陈的目光对峙一下又移开了。根据多年的经验,老陈觉得他是自己的战友。
   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老陈的肩膀。老陈转身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张明?是你啊!”老陈一把抓住来者的双手,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老陈和张明曾是大学时最要好的同窗,那时二人豪气满怀,立志走向社会后大干一场。毕业后老陈考进公安局被分配到一偏远的乡镇派出所,值班、备勤、巡逻、宣传法律条文,调解邻里纠纷,抓小偷小摸……而张明则乘着下海经商的热潮开公司去了。
   这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这么多年来,老陈只知道张明一路春风得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电视里还偶尔还播出张明陪同市领导外出考察的新闻画面。
   “嗨,老伙计,这么多年了,生意做得不错嘛!”
   “生意不好做了,我和同事正准备出去考察呢。”
   “ 怎么,你也有白发了?”
   “没办法,时光不饶人啊!”
   故友重逢的喜悦感染着老陈。他不挪眼地看着张明,觉得他的脸上充满着憔悴,额头上很深的皱纹似乎在说着什么。
   “吃个苹果。”老陈拿了一个最大个的苹果递给张明。
   “真好吃,太香甜了,我们上学下乡劳动那会儿,一个老乡给的水果就是这个味道!”
   “是啊,那会儿的空气都充满着乡土的鲜味儿。”老陈点点头,
   似乎看到了乡下田间翩翩起舞的庄稼、一排排的村舍,还有一棵棵缀满了大红枣的枣树,像一串串糖葫芦倒挂在树枝上……
角落里的风衣男子一直沉默着,凝望着车站的时刻表,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宛如雕塑一般,只有眼睛不时左右扫视一圈。
   “你同事该到了吧?”老陈疑惑地看着张明。
   “你是来抓人的吗?怎么没看你带武器呀?”张明突然问道。
   老陈心里“咯噔”一下子,望着张明额头上细细的汗珠,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由地,双手紧紧地攥住张明的胳膊,使他动弹不得。
   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老陈一看,是坐在角落的风衣男子不知何时已走近张明,“咔哧”,一把锃亮的手铐铐住了张明的双手。
   老陈脱下衣服,给张明遮盖住手铐。不经意的一碰,一把匕首从张明的袖口里掉了下来,和他没来得及吃完的苹果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喧嚣的车站广场突然那么地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把张明送上警车后,老陈长出了一口气。一看时间,芭蕾舞剧应该还没演完。他急忙打了一辆出租车,风风火火地赶向剧场,以完成自己对孩子的承诺。
   路途中,望着车窗外渐渐落山的夕阳,想起刚才那一场抓捕,老陈的心里五味杂陈。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