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作者:王传成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22 13:18:17

   2015年的夏天,我在家等待面试的通知,心情有些焦虑,为了缓解压力,我每天都早起跑步。那天我晨练回家,一进屋就看见我妈在接一个电话,语气有些沉重。放下电话妈告诉我,张伯去世了。

   张伯,是我们村委会的一位守夜人,也就是打更的,虽然已经有些年没见过他,但他的死还是让我为之一震。
   记忆中的张伯身体很好,虽有些消瘦却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上小学的时候,我姥爷在村委会当会计,每天放学我都去姥爷那做作业,这时张伯就会笑眯眯的过来看我,边看边夸:“看,写得多好!”每次做完作业,他都会带我去村委会的园子里摘黄瓜给我吃。我用井水洗的时候,他用手擦擦就吃了,然后笑着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后来回家我也这么做,结果被妈妈骂了。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张伯蒸的馒头。张伯是山东人,喜欢吃面食,每天晚饭他都蒸馒头。那馒头又大又圆,被张伯蒸得开了花,吃起来十分香甜。时至今日,我还能清楚地想起那个味道。
   张伯最让我无法忘怀的,是他的那一身正气。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天,久到我早已忘了是哪一年,只记得那年夏天很热,我们一群孩子每天都去河里洗澡,抓青蛙。那段日子我们村委会来了一批水泥,听姥爷说是用来打水泥板给大坝加固防洪用的,看管这水泥的任务,就交给了张伯。张伯每天都要清点一遍数目,防止水泥丢失;每天都要守到很晚,那时候没有监控,靠的就是人工点灯熬油;每次去那写作业,我都看见张伯的眼睛布满血丝,身上也都是蚊虫叮咬的包。我从家里给张伯拿去花露水,张伯笑呵呵地说:“大伯不用这个,太香了,像个大姑娘。大伯皮厚,这点包不碍事,回头抹点大酱就好了!”可是张伯不知道,他的皮再厚,也抵挡不住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手中的刀……
   那天张伯和往常一样,不时清点一次水泥的数量。半夜2点左右的时候,张伯听见有动静,便拿起手电,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突然,一道强光照过来,张伯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眼,紧接着一道寒光冲着张伯的头砍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张伯一闪,躲了过去。他把手中的木棍顺势一挥,打飞了对方的强光手电筒,大喝一声:“别动,干什么的?!”对方可能被这个40多岁的汉子吓到了,先是一怔,然后一个人推着推车就要跑,另外两个恶狠狠地奔张伯过来了。此时的张伯看清对面是三个人,一个费力地推着手推车,车里装满了水泥;另两个手中都拿着刀,冲他刺了过来。张伯挥起木棍打在了一个人的胳膊上,只听一声惨叫,刀应声而落,另一个见状转身就跑,张伯赶紧去追那辆推车。那人被张伯这么一追,吓得放下推车就跑了。张伯正要去推那车,突然觉得后腰一凉,转身一看,是那个受伤的歹徒偷袭了张伯。那人狠狠地说:“让你多管闲事,你给我等着!”就转身跑掉了。张伯的后腰钻心的疼痛,使他挪不动半步……
   张伯醒来时,是在县里的医院,村书记和乡亲们都来看望他,告诉他水泥一袋也没丢,过几天大坝工程就要开工了,派出所把那三个盗贼抓住了,让他安心养病,不要担心。那天我也去看张伯了,抓着他的手,我突然很害怕。我害怕歹徒再一次伤害张伯,夺走他的生命。那是一个年幼的孩子对自己心目中尊敬的长辈的崇拜,那种很微妙的情愫,没人能懂。
   后来,我远离家乡去求学,很少有机会再回村里,对张伯的消息,也是偶尔听到。听说那次受伤,让张伯的肾留下了病根,天一凉,他腰就疼。上大学放假时,我买了护腰回去看他。他确实老了,没有了当年的硬朗,但仍然有正气和坚韧。我问他身体怎么样,打更累不累。他笑着说,现在都有监控,打更不累了,但村上照顾他,一直还把他留在村委会。我知道,其实是大家觉得有张伯在,心里就踏实。
   再后来,学习越来越忙,各种活动越来越多,慢慢的,我失去了张伯的一切消息……
   如今,张伯就这么去了。这个我曾经的偶像,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正义的男人,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一辈子都在做着一份再简单不过的工作,可他守护的不仅是一方安稳,更是一份责任。我始终无法忘记他的一身正气和那暖人心脾的笑容,那是一个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工作的忠贞,那是一个梦,一个平凡人心中最朴素的梦。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