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警察儿子》作者:徐正彬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4 11:11:58

   “来,快进来!我的好孩子。”看着李冰手提水果和蔬菜来看我,听着他喊我妈妈。我的心里真是高兴极了。

   年逾六旬的我,老伴早年患病去世,李冰是我第二个儿子。我的第一个儿子,叫赵岩,可他十年前已离我而去……
   赵岩小时候,总爱戴着大檐帽,手持玩具冲锋枪央求我带着他去照相馆照相或者去公园玩耍。后来,他如愿考入了警官学院。回想当年赵岩上大学那会儿,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儿子把在警院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的证书拿回来给我看。手捧着红色证书,看着他开心的笑容,我这个当母亲的甚是欣慰。毕业后,儿子分配到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从那一天起,作为治安警的儿子夜以继日地工作,每天都是忙忙碌碌。我每天下班后,都会做好一桌子的饭菜,等着儿子回来。可是,时常新闻联播都结束了,饭菜也都凉了,儿子还是没回来。渐渐地,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十年前的一个下午,秋风瑟瑟,我还在单位上班,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接起电话,那边语气急促地跟我说:“是阿姨吗?赵岩的母亲!?”我说:“是我。”那边又说:“阿姨,我是赵岩的同事,赵岩出事了,你赶紧到人民医院来!”“出事了!他怎么了?!”我顾不上其他,急忙忙下楼打车到医院。一路上,我的思绪无比混乱:赵岩出什么事了?!受伤了,还是生病了?到了人民医院,我直奔急诊室,还未到门口,便看到了一群民警围着一个急诊台哭泣。看到我的到来,赵岩的同事含着泪水过来,断断续续告诉我发生的一切。
   当天早上,治安大队接到临时通知,开展一次反扒行动。赵岩和同事换上便装,深入到市中心繁华地带开展工作。随着人流越发密集,不法分子渐渐浮出水面,寻机下手。在一名不法分子即将得逞之际,赵岩和同事准备上前将不法分子制服。然而,该人发觉后立即向人群密集处逃窜。为了能够将其绳之以法,赵岩二人不懈追赶。眼看着距离嫌疑人已不到5米。不料从赵岩二人后方出现一名隐藏在群众中的嫌疑人同伙,掏出一把匕首,朝赵岩的同事狠狠刺去。赵岩发现情况不妙,果断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同事前面,冰冷的匕首瞬间插入赵岩的身体。同事转身发现赵岩受伤,上前与嫌疑人搏斗,赵岩忍着剧痛,帮助同事一同抓捕。在场群众上前帮忙,终将持刀行凶者按倒在地。赵岩随即被热心群众送往医院,可是由于失血过多,他……
   在急诊台前,无论我怎么呼喊,赵岩都没有一丝回应。他穿着那身警服,还是那样英俊的面庞,可是一点血色都没有。岩啊!你快醒醒啊,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炸酱面,妈妈陪你一起吃。可是……当一席白布渐渐盖上,我的心彻底地碎了。
儿子走了。公安局的领导和赵岩生前的同事都来慰问,与我一同送他最后一程。料理完赵岩的后事,我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平时不愿意出门,不愿意去亲戚朋友家做客,只想坐在家里,翻看以前的老照片,或对着窗外默默地看着。
慢慢的,我的另一个警察儿子---李冰,走进了我的生活。寂寥的生活渐渐被打破。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午后,太阳懒洋洋地在空中挂着,天气闷热得很。我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待着。门铃响了,我问是谁!?对方回答,你好!我是辖区派出所的民警,我叫李冰,正在进行入户走访,请您配合一下。听到是派出所的民警,我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一刹那,看到面前这位穿着警服的小伙子,感觉和我的赵岩长得好像啊! “阿姨,你好!我是辖区派出所新来的民警,名叫李冰。”我耳朵虽然听着他说话,可是心却不在焉。他说:“我新参加工作,咱们这个小区是我第一次进行走访,阿姨以后有什么事尽可以找我。”话语间,他看到客厅里摆放的赵岩的相片。便问:“阿姨,你家儿子也是警察啊!?” “嗯!”小伙子又问候几声,便去下一户走访了。
没隔几日,咚咚咚!又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李冰。他手里提着一篮水果和一条鱼,对我说:“阿姨,我是专程来看您的。”不容分说,他进到客厅内,我觉得他有些冒昧,但毕竟是派出所的民警,我也就赶紧请他坐下。我们一老一小慢慢聊了起来。原来,小伙子刚刚工作不久,派出所的领导还未来的及告诉他赵岩的事情。上次走访回去后,他询问所长才得知赵岩的事。这次他是专程来看我的。
  原本我的生活,因为李冰的到来,渐渐起了变化。
自打相识之后,李冰每次到我们小区走访时,都必然到我家里来坐坐。他见我不常出门,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便劝我多到公园里走走,有时还陪我一起下楼。有时,我会跟他讲一些赵岩小时候的故事,有时,我也会跟他发发牢骚。看着同样穿着警服的李冰,感觉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的身体大不如前,特别是赵岩走后的这几年,很少下楼,锻炼少,腰腿疼的毛病时常困扰着我。这几天阴雨连绵,腿疼的毛病又犯了。半夜时分,下肢突然感觉剧痛,脑袋也胀痛难忍,我顺手摸起电话,无意识地拨了李冰的手机:“李冰吗?你赶紧过来一趟吧!”挂断了电话。剧痛一直在我身体里蔓延。不久,门铃响了,我强忍剧痛下床打开门。李冰将我扶到沙发上,帮我找止痛药服下,这时,听到楼下传来120急救车的声音。原来是李冰知道我有腰腿痛的毛病,在来的路上拨打了120。
   到了医院,看李冰忙前跑后为我办理各项手续,我的心被深深感动了。住院期间,李冰天天来看我,又是送饭,又是买水果。不知真相的邻床不时跟我说:“看看!你的警察儿子又来看你了!”是啊!我的警察儿子又来看我了,虽然腿疼的毛病令我苦恼,但李冰的到来令我的内心倍感温暖。我叮嘱李冰单位工作忙,不必每日都来看我,可是他的身影仍日日出现在我的病房中。
   出院后,李冰说: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儿子,有什么事随时叫我。我心里温暖得流下了热泪。按照这个儿子的嘱咐,我时常出去走走,和邻居们聊天、唱歌。社区举办迎国庆文化汇演,我参加了小合唱的演出。演出前一天,我特意给李冰打电话,告诉他明天我们有演出,若单位不忙,可以来看看。第二天,音乐响起,我们小合唱队员走上台,将歌声奉献给大家。眼望台下,我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来了!我的儿子李冰来看我的演出了!内心的喜悦无法形容。
   2014年的除夕夜,我做了四个菜,准备高高兴兴过节,看春晚。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原来是李冰:“妈妈!过节好!给您拜年了!你要多吃点、多喝点,别累到自己。儿子值完勤就回去看您。”
   我是个多么幸福的人!我有两个当警察的儿子!望着窗外绚丽的烟花,不由的泪流满面。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