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根子》作者:邢根民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5-16 18:06:28

宏伟下班后回到家,发现老爸不见了。他到每个房间喊了几句,仍不见老爸的身影,心里一慌:老爸又跑丢了!

这是老爸第几次跑丢,宏伟已经记不确切了。这些天让他头疼的事就是老爸一个劲跑丢。第一次跑丢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老爸早早起床,坐在床沿上发呆。因为刚从乡下来到城里,在他家装修一新的单元楼里还不习惯,可能是怕宏伟和媳妇瞪白眼,他不敢吸烟。要是往常在家,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吧嗒吧嗒美美地吸上一锅子旱烟,几十年的习惯突然一改,让他很不适应,感觉自己就像关进笼子里的鸟,不准乱飞,也不准乱叫,能不憋屈么?所以,那天早上老爸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悄悄走出自己房间,蹑手蹑脚走过客厅,乘着电梯,从十七层高楼落到了地面上,心里才踏实了,好像儿子家就是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随时都有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的可能。

那天,宏伟上班前就发现老爸的房间没人了,以为老爸下楼去公园锻炼了,就没在意。中午吃饭时还没见老爸,问媳妇,也不知道。这下他急了,顾不得吃午饭,和媳妇分头去公园、广场、商店来回找,几经周折,在火车站广场找到了。宏伟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跑到老爸跟前说,爸,你走了也不说声,让我们都快急死了。老爸脸色阴沉,情绪很平静:我要回家,城里不适应。你帮我买张回家的车票吧!

第二次,老爸是跑丢在长途公共汽车站,眼看着拿着车票上长途汽车了,让宏伟看见了。这次宏伟生气了:爸,人家都往城里跑,你却偏要回乡下,乡下有啥好的,你干嘛非要回去?老爸没有吭声,坐在车上不下来,也不理儿子,任宏伟和媳妇一番好劝,就是不听。

那次,老爸在乡下还没呆几天,就被宏伟再次请到城里。他实在不放心把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孤零零丢在家里。这一次,宏伟满足了老爸一个条件:不干涉老爸任何行为,包括早上起来坐在床上吸烟。

老爸能够再次进城,还有一大诱惑,那就是宏伟把送儿子贝贝上幼儿园的差事交给了老爸,这下可把老爸高兴死了。每天接送小孙子时,一路上都能听小孙子用稚嫩的童音给他说幼儿园里的新鲜事,今天老师表扬他听话,昨天老师让那个叫狼毫的小捣蛋鬼罚站了,每天都有听不完的新鲜事,让老爷子听得两眼一眯,胡子直往上翘。按说,有了小孙子的诱惑,老爸应该不会再想着回乡下了。这次跑丢,是因为什么呢?

第二天是个星期天,宏伟一大早开着私家车,带着儿子回一百多公里外的老家。

老家在黄土沟壑里,以前村边那条细细的河流如今早已干涸,吃水都要去几里外的小河里拉水。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或者进城做生意了,留下的都是些老人小孩和不识字的妇女。车子开到村头,宏伟看到往日绿油油的坡地如今只剩下裸露的黄土,就连挣扎在半坡上的几棵树木也孤零零干枯了。正是春夏之交的春播时节,却难发现往日家乡男女老少忙着播种的情景。

管他呢,反正自己开着小厂子,他和媳妇一年收入也不少,比种庄稼不知要好多少倍。宏伟暗自庆幸自己当年走南闯北做生意,如今快三十的人了,要房有房,要车有车,什么都不愁。两个姐姐也都迁到了城里,老妈去年走了之后,他就直接把老爸接到了城里享清福,也算尽一点孝道。谁知,老爸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放着舒坦的城里日子不过,三番五次非要往乡下跑,他想不通,这荒山野岭的土塬有啥好迷恋的。

到家了。宏伟抱着儿子走下车,推开沉重的木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惊住了:老爸穿着十多年前下地干活的那件土里土气的粗布衣裳,头戴一顶已经褪色的破旧草帽,裤腿挽得老高,在院子里的一片平整好的土地上正播种花生,身后还堆着半袋子土豆种子。

听到脚步声,老爸抬起头,汗水珠子从长长的眉毛上滚落下来。他脸上绽放着孩子般笑容,对小孙子说,贝贝,爷爷给你种花生和土豆,再种点黄瓜、茄子、西红柿,保管比城里买的好吃,以后想吃啥就给爷爷说,爷爷给你送去。

爸,你这是干啥呀?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种地?宏伟不解老爸咋就这么会折腾。

儿子,你给我听着,咱是庄稼人,庄稼就是咱的命根子,啥时候都不能丢。老爸低下头,在脚下的土壤里撒下一粒粒种子。


邢根民,男,就职于陕西省大荔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全国公安文联首批签约作家。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