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丁》作者:王传成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4-18 10:03:02

     G县是位于中俄交界的一座边陲小城,安逸、宁静、四季分明。老丁,是一名普通的老头,吃饭、睡觉、锻炼身体。偶尔,他也会去看看他的老伴,给她扫扫墓,陪她唠唠嗑。

    是的,老丁的老伴,在很多年前去世了。
    二十几年前,老丁是一名人民警察,刚刚参加公安队伍,意气风发,嫉恶如仇,在别人眼里是多管闲事,但在老丁眼里,这是自己的工作,那会儿他经手处理过的违法犯罪人员数不胜数。几年后,老丁因为业务强,素质好被H市刑警支队选调。也正是那一年,老丁认识了妻子----一名外科医生,二人幸福牵手,组建了家庭。一年后,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白白胖胖很可爱,老丁很爱女儿,取名叫丁一,小名安安,他希望女儿一生都能平平安安。
    女儿出生不到100天,老丁因为一起涉黑团伙的案件出差了。妻子又要工作又得照看孩子,整整两个多月,老丁实在太忙了,连电话都很少打。妻子不怪他,一直都很支持老丁,这让老丁多年后仍然觉得愧疚。
    出事的那天是情人节。老丁请了一天假,把孩子送到了孩子姥姥家,想好好陪陪妻子过一次二人世界。餐厅是老丁提前预约的,挺高档,但是老丁却吃不惯西餐,可是只要能陪妻子,老丁打心眼里高兴。红酒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老丁的脸越来越红了。从餐厅出来时他在心里还叨咕,没想到这外国酒还挺有后劲。不知不觉天空下起了雪,路灯下,二人的身体紧紧依偎,漫天的雪花落在妻子的头发上,美极了。老丁看着妻子,一时感慨万千,他的眼前模糊了,紧紧拥抱妻子说了句:亲爱的,你辛苦了。妻子被老丁突如其来的浪漫弄得有点拘谨,害羞地推开老丁,挎过老丁的胳膊,继续朝前走,可心里弥漫着幸福。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一辆货车像凶猛的野兽般朝他们二人奔来,老丁本来就有点微醺,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妻子一把推开老丁,自己却被撞飞了出去。肇事司机见状掉头跑了。老丁抱起妻子就往医院方向赶,一边跑一边哭喊着。终于跑不动了,看着满脸是血的妻子,老丁真的害怕了。那么多次危险的任务老丁都从没怕过,总是冲在最前面,但看着此时此刻的妻子,老丁很害怕,他怕失去心爱的妻子。妻子看着老丁,勉强笑了笑,用微弱的声音和他说,把女儿养大,别再多管闲事了,我不想女儿有危险……老丁还没来得及回应妻子,妻子便闭上了双眼,永远地离开了老丁。
    一星期后,肇事车主找到了,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报复杀人案件,目标是老丁,丧命的是老丁的妻子。幕后主使在一个月后落网,跟那宗涉黑团伙案件相关。这是老丁人生中最后一起案件,既是破案人,也是受害者。之后老丁便辞掉了工作,组织给了他一笔钱,他带着女儿来到了G县,在G 县的后山,买了一块地,安葬了妻子,把女儿养大。如今的女儿已在国外成了家,她知道老丁爱打抱不平,爱管闲事,担心老丁有危险,总想把老丁接到国外,安度晚年。但是老丁不同意,他想跟妻子走完这人生中最后的几十年,然后去跟妻子团圆。
    这一天,老丁在广场遛弯,无意间看见一个姑娘的包被人打开了,随即伸进去了一支镊子。老丁太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了,刚想上前阻止,却想到了妻子和女儿的话,老丁犹豫了一下,他想逼自己一次,不再多管闲事。
    可如果真的坐视不管,那他就不是老丁了。
    老丁大喝一声——小偷,别跑!便追了上去,这时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包括那个小偷。小偷撒腿就跑,可他却没想到自己跑不过一个老头,终于,小偷跑到了自己的老巢——一个废弃的小工厂,老丁看到小偷不跑了,心想不好,可能中了埋伏。小偷不给老丁多想的时间,一声令下,三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子就奔老丁过来了,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老丁左手一搪,一个腿绊儿,那人直接倒地,又一个人从后面偷袭老丁,老丁回身一脚,正中腹部,那人捂住肚子,痛苦地翻滚。
    老丁的功夫还没“老”!
    小偷一看大事不好,便想开溜,老丁一个箭步上去抓住小偷胳膊,一个反关节制服,直接将其按到在地,下意识的向腰间摸去,老丁想给小偷上铐子。可发现腰间是空的,老丁一怔,这时便感觉眼前一黑,老丁被偷袭了,一块板砖拍到了老丁的头上,小偷起身跟同伴跑了。
    在老丁清醒的最后几秒,他隐约听见了警笛声。
    老丁住院了,伤很重。医生说老丁以后记忆力可能会越来越不好,类似老年痴呆,这是外力作用引起的后遗症。
    老丁人却火了。网上铺天盖地的报道老丁的见义勇为,小偷在交代罪行的时候都说这老头是孙悟空变的,看着不起眼,居然这么能打。老丁的病房里摆满了鲜花,很多不认识的人都来看望他,人们从网上的爆料知道老丁年轻时是个警察,所以身手才这么好。
    出院后的一天,老丁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写自己的报道,介绍了自己的过去,还有去世的妻子。看着报纸,老丁流泪了。
    清明快到了。老丁来到妻子的坟前,手上不停地除着杂草,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话,把自己抓小偷,住院的事情都跟妻子说了。
    下午回到家,快递员送来了一封快件。打开一看,是一张国际航班的机票,是女儿委托航空公司寄来的,其用意不言自明。老丁想了想,突然觉得有点儿不知所措: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就要坐上飞机,远离国土?远离长眠在这里的妻子?
    辗转反侧,他突然想起已经决定的一件事:要去买一把新的扫帚,在清明当天给妻子扫墓。他站起身,揉揉了发麻的双腿,整理下衣服,撕了机票,朝门口走去。
 
     作者:王传成,任职于黑龙江省甘南县公安局兴十四派出所。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