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作者:闫涛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3-16 09:16:01

                 一

    炎热的夏日,李大民、王小华带着儿子李明明来到玉门市昌马乡水库大坝下游的河道内,饱饱的呼吸着空气中密密麻麻的水分子,你追我跑的打水花,捡石头,惬意无比。让他们绝对没想到的是:危险已悄悄地袭来……
    王小华捡到一块特别漂亮的石头,放进停在岸边的轿车里。当她转身想再回河道时,一下子惊呆了:水流瞬间涨高,河道里已看不见一块裸露的石头,丈夫和儿子在河中一块突起的河滩上大喊大叫地求救。但汹涌喧嚣的水声早已盖过了呼救的声音,空旷的河岸上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一根救人的木头杆子。
    “快打110,找警察……”
    李大民的喊声让王小华清醒,她颤抖的掏出电话,拨打了110。
    这会儿是下午17时。
 
            二
    玉门市公安局指挥大厅。
    “你好,这里是玉门市公安局,请问……”
    “警察,快来救救我老公和儿子,他们被困在水里了……”王小华哭喊着。
    “你不要着急,请问被困的地方具体在哪里?”
    “就在河西村过来的河道里,河水特别大,你们快来啊……”电话挂断了。
    接警员感到了事态的紧急,立即向建国路派出所下达了出警救援的指令,向指挥中心汇报了警情。
 
            三
    在玉门镇老城区,有一栋被住建部门确定为“危房” 的蓝白相间的四层小楼,这就是玉门市公安局建国路派出所。
    当日忙活了一天的值班所长李建胜,民警李文俊正在翻看接处警记录,电话又响了。
    李所长迅速抓起了电话。
    “建国路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求救,河西村河道内有群众被大水困在河中央,请立即出警救援。”
    “是!立即出警!”
    “小李,有群众被困水中,拿好装备,出警!”
    话音干脆利落,民警李文俊一个箭步冲出了值班室,将救生衣、救援绳、救生圈抱进警车。
    警车闪着警灯,向河西村飞奔而去。
 
            四
    扔下报警电话的王小华,望着河中随时都可能被水流冲走的丈夫和儿子,束手无策,哭喊、求救声撕裂了西天的红云,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让她几近崩溃。河中央,被困的李大民不断用脚试着水,想淌到河岸上,但水流的湍急让他一次次收回了脚,情绪也越发紧张和急躁。他紧紧地抱着儿子,等待着警察的出现,李明明毕竟是个孩子,欢快过后,危险来临,他深深地感到了恐惧,大声地哭闹着。
 
            五
    出警途中,李所长拨通了报警人的电话,询问具体的出事地点。
    “哪里?在昌马水库大坝下游河道?这么紧急的情况你报警怎么不说清楚啊?”李所长把电话拍在了大腿上。
    “所长,昌马大坝不是我们的管界了,而且离这里太远,要不要给昌马的刘所长打电话?”
    “救人要紧,我们先赶过去再说。”
    警车扬起黄土,向昌马水库大坝奔去。途中,李所长向局里报告了情况并请求增援。
 
            六
    “快看啊,警灯,警察来了,我们有救了……”
    李大民呼喊着,哭哑了嗓子的王小华从地上爬起来向警车扑去,无声的流着眼泪,一只手指着河中央被困的丈夫和孩子,另一只手死劲的拽着李文俊的胳膊。
    河道宽阔,河岸湿滑,河水还在持续上涨。
    看着河中央被困的父子,望着河道内湍急的水流和凶猛的涨势以及逐渐落黑的天色,李建胜意识到:如不马上施救,被困人随时都有被大水冲走的危险。
    “无论如何咱俩都要把人救上来。”这是李建胜心中唯一的念头和向民警李文俊下达的命令。
    “我小时候学过几天蛙泳,没想到今天有了用武之地。”话音未落,李文俊穿上救生衣,绑上救援绳,套上救生圈扑通一声跳进了齐腰深的水中,但很快被湍急的水流冲倒。他试图站起来,却被河水冲得在乱石间翻滚连呛了几口水,鞋子被冲走,尖石划破了他的脚。他转过头时发现所长李建胜站在齐腰深的水中,双手攥着救援绳,也被水冲得左右摇晃。李文俊知道,仅有的救援装备都在自己身上,不能退缩。他强忍着身体的伤痛,一头扎进水里继续向前游去。
    由于被困者所在位置距离河岸较远,救援绳长度有限,李文俊无法直接到达,只能向另一块尚未被河水淹没的小河滩靠近。风声、孩子的哭声、河水的流淌声在慢慢降临的夜色中交织在一起,加速了两位民警救人的决心。爬上河滩后,李文俊拉紧绳子,李所长拽着救援绳在齐腰深的河水中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向前挪动着。
    “所长,抓紧绳子,不要松手!”
    李文俊用尽全身力气把李所长拉上了河滩。俩人顾不上自身的伤痛,立即将仅有的救生衣和救生圈绑到救援绳上扔向被困父子,但尝试了多次都没有成功。眼看着李大民脚下的河滩即将被肆虐的河水淹没,李所长决定自己淌水前往实施救援。
    水流湍急。李所长让李文俊原地拉紧救援绳,自己带着简单的救援装备坚定地向被困父子走去。水流没过了他的膝盖,又到了腰间,最后没过了身体的三分之二。突然,他一个趔趄栽进水里,瞬间被翻腾的河水冲出五、六米,如同一抹浮萍,被河水任意翻涌着、冲刷着、折磨着。李文俊玩命的拉紧救援绳,呼喊着让所长抱紧救生圈。这时被困人员李大民伸过来一根铁丝,李所长拽住铁丝,在李大民的帮助下爬到了河中央,将救援装备全部套在了这对父子身上。
 
                      七       
    值班局领导调集的增援警力相继赶到现场。
    天已黑,风越刮越大,水越涨越高。救援行动容不得丝毫迟缓。增援民警与被困河滩的李建胜、李文俊紧密配合,将李大民父子救到距离河岸较近、地势相对较高的一块河滩上安抚着。
    几经联系,昌马派出所民警找来一辆装载机,拉土装沙填河,终于把“路”修到了李大民父子和李建胜、李文俊被困的河滩,用铲斗将四人安全救出。
    奋力拼搏了好几个小时的李建胜、李文俊,身上都不同程度受了伤,有的伤口深达三、四厘米,被救离危险之地后他俩一下子躺在地上: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转危为安的李大民一家三口,面对舍自己身救他人命的人民警察,泪流满面,频频鞠躬致意,不知怎样才能报答这救命之恩!民警们平静地对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职责,危难之处显身手!
    此时,已是深夜。钟表的时针走过了22点。
  
    作者:闫涛,男,汉族,1988年1月26日生,中共党员,大学专科学历。甘肃省金塔县人, 2011年6月毕业于甘肃警察学院,同年11月参加公安工作,现工作于甘肃省玉门市公安局从事公安宣传工作。有多篇公安工作题材小说、散文、诗歌被《中国散文网》、《西北文学网》等网站刊登。同时多篇文章被厅、市级公安网络转载。对于文学的热爱时刻被一种信念助推“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希望通过手中的纸和笔把基层公安民警的忠诚、奉献、辛酸展现在大众面前。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