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品之窗

他的收藏见证大连警察历史

来源:网投 作者:

你知道大连市公安局首任局长是开国将军吗?你见过中俄双语的警察枪证吗?1949年的居民身份证你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吗?
  在李朝森的《收藏忠诚》一书中,几百件珍贵的藏品见证着大连的警察历史。有人曾用“方寸见警心,珍品抵万金”来形容他的为人和藏品。 虽然李朝森是一位人民警察,但交谈中,记者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扑面而来的书卷气。
  当记者翻开这本汇聚了他多年心血的文集、走进他的收藏世界,凝视着一件件浓缩着一个人15年的孜孜不倦的追求时,仿佛听见每一件藏品都在诉说,诉说着一个执著的收藏者的苦辣酸甜。
  神秘的903里间
  “收藏忠诚,是我的警品收藏价值所在,也是我这本书记录和展示的重点所在。”对把书名定为《收藏忠诚》,在大连市公安局政治部任职的李朝森这样说。
  2000年起,因为职业的关系,李朝森开始收藏警品,大到警用摩托,小到纪念徽章,用他的话说“这些藏品能装几大卡车了。每一件藏品背后的故事,不仅仅记录了警史,更记录着许多警察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的忠诚。”
  李朝森的办公室是原大连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的903房间。在这栋大楼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李朝森绝对是上班时间最早的那位—一般情况下早晨7点就到了,夏天甚至6点就到,周六周日也习惯了在办公室度过—他喜欢在这里欣赏他收藏的警品,整理拍摄的视频、照片和资料。“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903的里屋是秘不对外的,这里是我的警品收藏室。多数藏品是旧物,我不愿意经常向大家解释收藏这些"破烂"的意义和价值。”
  李朝森笑着告诉记者,下班后、节假日,他经常会在903里间“洗衣服”—收藏的警服不少是使用过的,为了防止霉变,就得清洗,一些年代比较久的需要格外精心。“一点不觉得累,特别有精神头。”
  崭新的58式棉衣
  对李朝森来说,藏品中那套崭新的棉衣,给他带来的是沉甸甸的感动,“或者说,像是伤感吧。”
  2004年12月18日,李朝森接到旅顺一位朋友的电话,说他刚才听说旅顺一个老民警有一套58式的警察蓝色棉衣,而且还有领章、帽徽。不过,这位老民警可没说要把棉衣送给他,只是同意过去看看。
  李朝森非常兴奋,几乎是放下电话就赶赴旅顺,直奔三涧堡老民警的家。老民警姓张,当年已78岁。李朝森说明来意后,老张的老伴从柜中取出一个大包裹,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套蓝色58式男警冬服。让李朝森吃惊的是,这套警服果然是全新的。
  老张的老伴告诉他,老张早先曾是旅顺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在“文革”期间离开公安机关,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自己不同意老张回归警察队伍,老张从此就告别了警察职业。可对老张来说,当年从警的经历至今无法忘怀,一份懊悔始终藏在心里。
  老张的老伴告诉李朝森,自己这些年来后悔莫及,觉得对不起老张,所以才把老张当年的警服一直保存下来。几十年来,无论怎样缺穿少用,他们从没想过穿用或卖掉,她甚至还用毛线精心钩织了一个衣领缝在衣服上面。“我一直好好地留着这套棉衣,就是打算将来老张走的时候,用它来陪老张的。”
  老张的故事深深感染了李朝森,这套警服就是老张从警生涯的见证。“最后,他们还是把警服送给了我。那天回去的路上,我有了一个想法,我一定要把这套棉衣展示给更多的人看,把这个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李朝森说。
  两上涿州
  “我最难忘的经历和92式警衔有关,和河北的涿州有关,而且是两上涿州。”
  2002年以前,李朝森甚至不知道涿州在哪儿。但自从开始热衷于收藏92式警衔,他就开始关注涿州甚至向往涿州了。
  92式警衔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公安机关实行的第一套警衔。这套警衔发行时间早、品种多,收藏难度大。当时想了种种办法也未能如愿,最后,辗转几次终于联系上了生产92式警服的涿州某厂销售处处长梁成。他答应李朝森帮忙给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库存。随后的日子里,李朝森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接到梁成的信件或电话,也许是李朝森的执着打动了对方,终于有一天,梁成回电说,在厂子一个旧仓库中发现了几个旧警衔,并已经邮寄了过去。当李朝森收到警衔后,却有些失望,都是他已经有的。于是,他心中诞生了一个想法:“上涿州,去淘宝。”
  与梁成沟通后,李朝森即刻启程。妻子至今也未能理解丈夫究竟为何对这些“破烂”如此痴迷,但是还是选择了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刚到涿州,李朝森饭也顾不上吃了,到了某厂,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直奔旧仓库而去。
  进了仓库,李朝森这样形容自己:“两眼放光,直接"扑"到了那些装旧警衔的纸壳箱上去。”工作人员告诉他,前几天北京市公安局已经拉走好几车去销毁了,再晚点这些也没了。李朝森暗呼一生“好险”,就埋头淘宝去了。
  忙忙乎乎一下午,找到了17副他没有的警衔,还认识了几个有共同志趣的好友,这让李朝森高兴坏了,见谁都说,这一趟没白来。
  两年后,涿州的藏友又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一个朋友那里有许多92式警衔,还有生产当年92式警衔的明细表。李朝森兴奋的要命,当即表示再上涿州,亲自带回这些“宝贝”。
  在回大连的火车上,李朝森对装着警衔的纸箱子爱不释手,引得周围乘客纷纷侧目。“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箱子里装的都是钞票呢。”李朝森笑着说,不过这些“宝贝”,在他看来比钞票可要珍贵的多。
  那些鲜为人知的警察故事
  在长达15年的警品收藏生涯中,李朝森也整理出许多鲜为人知的警察故事。李朝森把它们一一记录在《收藏忠诚》里。“这些故事很多年轻警察都不知道,他们看了后很感兴趣。”李朝森对记者说,看着这些故事有一种荣誉感。
  早在1945年,大连就有了最初的公安局,当时叫做“大连市警察总局”。大连人民警察机关的建立,与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及战略地位有着直接关系。当时,旅大地区已经被苏军军事管制,除苏军外,其他军队不准进入,因此成立了大连人民警察机关。 在1946年至1948年间,大连公安总局向解放战争前线输送了3万多名警察,而新中国成立后,几乎全国都有大连调去的公安干部。
  而大连建警初期的警察学校第四大队,不仅为大连公安培训了一大批干部,而且为解放战争输送了一大批第一代坦克手,因而成了中国解放军装甲部队的“摇篮”。
  大连市公安局首任局长赵杰更是战功显赫、名垂军史。他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坦克兵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说到公安局长,李朝森还向记者透漏了一个小秘密,在一次市局搬迁过程中,李朝森又去库房“淘宝”,结果在废品中捡到一个珍贵的枪证,持有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公安局长,上面记录了他曾使用过的三把手枪,其中二战名枪勃朗宁赫然在列。
  回顾自己的收藏,李朝森自己都没想到,十几年间收藏的各种警品已经多达千余种,仅警服就有400余套,各种警徽、警衔数十箱。它们是怎么来的,很多李朝森也记不清了,但每一件藏品背后的故事,李朝森都能娓娓道来。
  “在当今的社会中,能如此静心和持久的做着这样一件没有功利的事情,我为此而骄傲。”李朝森对记者说道。

1.jpg 

李朝森和他的收藏品展览

 2.jpg

李朝森收藏的92式警衔

 3.jpg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警察持枪证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