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吾诗情润警心》作者:沈秋伟

来源:剑胆琴心  日期:2016-10-14 11:13:20

     警心铿锵如初,警魂灼灼其华。

    警心铿锵,那是公平正义的良心在跳动;警魂灼灼,这是国家挺拔的中流砥柱。当然,痛苦、焦虑、愤懑、委屈、紧张,特别是当无端责难密集袭来时,我们的警心也会片刻的黯然低回,我们的警魂也会体味那孤独无助。
    有了人民的理解、法律的保护、上级的支持、良知的关怀,我们没有理由低靡。可是,我们是普通人,内心还缺少一点什么,我们似乎还在渴望着什么。
    是的,诗歌不能缺席,诗人不能缺席。钟嵘在《诗品》中说:“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照烛三才,晖丽万有,灵只待之以致飨,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我们人生一切的境遇都需要在沉静中回味。朱光潜指出:“一般人的情绪有如雨后行潦,夹杂污泥朽木奔泻,来势浩荡,去无踪影。诗人的情绪好比冬潭积水,渣滓沉淀净尽,清滢澄澈,天光无云,灿烂耀目。”可见,真正的诗人具有特殊的本领,那就是“冬潭积水”的能力;真正的诗歌具有特殊的功效,就是“沉静中回味”的功效。在这样一个风险时代,处于高应激状态的警察,需要诗人在场,需要诗歌进入警察生活,让警心得到护理。警察诗人和诗歌需要实现“以吾诗情润警心,用汝诗心酬警魂”的目标。
    第一个角度“诗言志”。《毛诗序》有言:“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警察是一个需要情怀的职业,在所有的情怀中少不了政治情怀的特殊地位。闻一多先生说过:“诗人的最主要的天赋就是爱,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警察是需要大爱和志气的职业。正可谓“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所以警察诗歌需要言志,需要爱憎分明。
    第二个角度“诗喊痛”。豪放之情是诗,婉约之美也是诗。成功的诗歌一定是充满了真情的。忧伤是一种人之常情,警察也难以避免。忧伤虽然不是正向情绪,但它不是丑。唐韩愈《重云李观疾赠之》诗:“小人但咨怨,君子惟忧伤。”可见,忧伤还是一种君子行为。所以,警察同志,忧伤也是你的权力,你痛你就喊出来!而诗人的本领就是通过将忧伤转化成心灵的低吟,喊得恰到好处,引发他人的共鸣。
    第三个角度“诗唱美”。有了真情,还要有“手艺”。公安系统中有在全国诗坛上颇有影响的诗人。他们之所以能跻身且蜚声诗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有诗歌的天才,也有娴熟的技巧。兰波在《通灵者书信》中写道:“诗人是真正的盗火者。他担负着人类,甚至是动物的使命;他应当让人能够感受、触摸并听见他的创造。”公安诗人中有佼佼者,他们能与万物对话,与自然唱和,在人类的历史里畅游,在文字的矿石里炼金,他们为提升公安诗歌的地位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写好公安诗歌奠定了人才基础。期待公安诗人“兼济天下”,“经世济用”,让诗美更多地飞翔在警营的天空。
    第四个角度“诗润心”。“以吾诗情润警心,用汝诗心酬警魂。”与前三者不同,“诗润心”不是一个切入口,而是全面的浸润和干预。但无论是“诗言志”、“诗喊痛”,还是“诗唱美”,我们都要记住公安文学的母题永远是警察的命运沉浮与喜怒哀乐,以及警察命运与社会的关联。我们需要洪钟大吕,我们也需要丝竹之音;我们需要公安诗人们可贵的诗艺,我们也需要公安诗人们不变的初心。请用你们诗人独有的眼光,常常回望警营,用你们浑身的本领写出警营的独特风景、警察的独特人生,写出这个时代澎湃的警魂、律动的警心!
 
   沈秋伟,笔名:唯秋,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浙江省吴兴县一个偏僻乡村。现为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委常委、公安局长。出版过诗集《秋水南浔》、《秋浦之歌》、《沈秋伟诗选》和散文随笔集《巡更者呓语》。目前是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协会员。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