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文学写作也需要一种工匠精神》作者:晓重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5-23 16:45:03

     从开始接触公安文学创作到现在,自己也发表出版过一些作品,也涉足过舞台剧和影视剧的创作,也获得过公安系统和社会上的一些奖项,这些作品的创作灵感和精神源泉绝大部分来自于我从事的工作,公安民警这个职业。这个职业给我的精神感召是忠诚忠勇,任劳任怨,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当我带着这个职业赋予给我的精神支持,投入到文学创作中时,不自觉的开始了工匠的旅程,那就是坚定执着的信念和信仰,耐心专注的精益求精,甘于寂寞的享受孤独,和无法回避的自然传承,在这个氛围里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航海钟”。

    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到,作家要以人民为中心,深入生活写好中国故事。写好中国故事最根本的就是写好中国人物,而我们公安民警恰恰是中国人物里最具特色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有情有义,有责任有担当,有侠骨柔情也有披肝沥胆,有不被人理解时的一声叹息,也有鲜花掌声簇拥时的羞涩微笑。他们就是我们的战友,我们身边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朔造一个人物,就要走入他的内心世界,就要用工匠的心来认真细致的打磨。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前辈的公安作家们给我们做出了榜样,他们树立起来的每个形象无一不是千锤百炼,百般打磨出来的。比如提起《今天我休息》就会想起民警马天民,说起《便衣警察》就会想起年轻的周志明,谈到《无悔追踪》就会在眼前浮现出历尽磨难,锲而不舍矢志不渝一生苦苦追踪的老肖。李天济、陈建功、王亚平,张策、海岩,魏人,李迪,衣向东这些前辈公安作家为我们树立起了工匠精神的表率。也传递了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不惜花费时间和精力,耐心专注,坚持敬业的品质。这也是我们这些写作者要认真学习的地方。当下浮躁的社会,追求娱乐追求金钱,在创作中带来的“短、平、快”现象是不符合工匠精神的本质的,急就章式的写作,也是缺乏严谨的一种表现。就拿我近期发表的长篇小说《驻站》来说,这个创意起于十年前的一个偶然,一次执行任务让我有了创作的冲动,但为何现在才写出这部作品,一个是当时自己笔力不到,有感悟有认识却无法精确的向读者传递这个故事,再一个就是高度不够,想树立起一个普通民警的形象,却在解构中总会流于平淡。围棋界有一句话,叫“下不好的棋不下”,于是我暂时把这个故事搁置,先去写熟悉的人和事,但在创作中留心收集与之有关的素材和资料,慢慢研磨细心打造,待水到渠成自然瓜熟蒂落。
    全国公安文艺工作座谈会和郭部长在公安部新闻中心、出版、影视单位调研时的讲话精神,都进一步明确了加强公安文化建设的方向。这也给我们在以后的创作中增添了力量,坚定了勇于担当的意识。这个担当不仅仅是公安文学的担当,更应该是在新时期下,广阔的背景中确立起的社会责任担当和道德担当。在发扬工匠精神的基础上,从生活中获取思想资源,艺术灵感,进而去发现时代精神,并用符合文学规律的方式表现传递出来。这个担当不是猎奇,不是用惊悚和血腥招揽读者和观众,而是在立体的生活中挺立起来的我们公安民警的高大形象。勇于担当的心,塑造出来的警察形象一定是闪烁着时代光芒的人,也一定会被广大读者和观众接受并给与点赞的人。
    祝春林主席和张策秘书长在不同场合都提到过继承和发扬这个主题。尤其是祝春林主席在很多次与我们的交流中,都感慨创作要多接地气,要多反映新时期下警民关系的故事,要多创作普通民警和普通老百姓之间发生的故事。并当做一个课题交给所有的公安作家,这也成为了我创作小说《驻站》的动力。十年前我去河北省隆化县执行一级警卫任务,分配支援的地方就是一个四等小站。这个站四周群山环抱,开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盘山路才能到达。进车站的路就如我小说中写的一样,需要拐个九十度的弯道才能进去,几天的盘山路和进站的小道让我每次驾车都提心吊胆。在看看驻站点的环境,一间半的屋子四面撒气漏风,驻站民警用毡条把窗户都钉的死死的,就是为了防寒。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都待不下去,可他却能开玩笑说要不是为了出去巡线,我早就把门也钉死了。
    当我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他认真的想了想告诉我,最好能在驻站点和村里之间修条路,那样我巡线或者是进村宣传就不用绕出十几里了。我听完他说这个话半天没有言语。因为我们知道他进山一次不容易,吃喝要自己带,饭要自己煮,就连巡线用的自行车坏了也要自己修。就在执行完任务退勤时,我和我的同事把身上所有的香烟和食物都留给了他,就是没给他留钱,因为留钱也买不到东西。就是这样一个环境,他却极乐观,还一个劲的邀请我们夏天再来,到那个时候他会带我们去左边的村摘桃子,去右边的村吃新鲜的西瓜。我就随口问一句,能白吃啊?他说我要不去吃,人家村民就给送来了。当时我心动了一下,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说明了他与周围村落里,与老百姓水乳交融的情感,代表着他与他们无法割舍的亲情纽带。这就是我们一名普通公安民警的魅力,真诚真挚,用心用情,发自内心的爱恋着脚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这种魅力换来的是十倍,百倍的真情回馈。在创作《驻站》之前我特意给北京局的朋友打过电话,问起那个小站现在的状况,人家回答我,那个民警已经调离了车站,但是在他调离前村委会和周围的老百姓真给他修了一条路,一条只是从驻站点通往村里的公路,一条只为他自己修建的公路。《驻站》发表在今年《啄木鸟》3、4两期上,6月份作家出版社也要出版发行单行本,并在8月份上海书市上举办签名售书活动。这部作品终于完成了,我终于可以向祝主席,向公安文联创作室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了。我相信我的战友们,文友们在以后创作中一定会交出比我更完美的答卷,一定会有一批新时期下的新人物在大家的作品中挺立起来。
    如果把公安文学创作比喻成薪火相传,那么我愿意从前辈的手中接过这个火炬继续奔跑,直到我跑不动为止,因为总有一个声音驱使我不要停下脚步,这个声音就是“为警察荣誉,为职业光荣!”
 
    李晓重,笔名:小重,晓重。天津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十一期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中国铁路文联会员、作协理事。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会员、作协理事,公安文联首届签约作家。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项目签约作家。业余从事写作达200多万字。发表长篇小说《走火》《危局》《发现》,荣获第十、十一、十二届金盾文学奖。创作话剧《我本善良》《幸福花儿开》在全国巡演。创作中短篇小说散见于各大国内期刊。
    2015年以来发表作品,《中国作家》5月影视版,微电影剧本《守.望》、《啄木鸟》7月短篇小说《握手》、《中国铁路文艺》5月中篇小说《铁路世家》。话剧《我心善良》在华东五省巡演。
    2015年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首届全脱产签约作家签约。全国侦探小说学会理事。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