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王快乐》研讨会名家评论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4-13 14:44:05

    这部小说写的看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似乎下笔很容易,实则不然,首先,它是有精深构思的。作者搜集的一百个生活故事,个个真实感很强。文学作品特别是小说,“真实”和“真实感”不是等同的。有的作品虽然写的是真事,但没有真实感。这就把真事写假了,当然更有假事也写假的。还有真事写得真,乃至假事也能写得真,有真实感。上升到后一种层次,就需要一种写作与叙事的功力,也就是一种叫做“口述实录”的叙事能力。李迪的文字平实中时时透出幽默,亦庄亦谐中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是一种很高的文学功力。小说在文体上也做出了探索。我们都知道斯特克尔的《美国梦》就是非虚构了一百个美国公民的故事;1980年代,中国作家张辛欣等写过《一百个北京人的故事》,有些偏什至今给人留下很深印象。像那个下岗工人买彩票中奖的故事。冯骥才也写过《一百个人的十年》。为什么都取一百个呢?我以为这是一种独创性的文体。作者让那些彼此没有关联的人与事去集体反映一个时代与社会的真实,构成一种真实感,以小见大,以碎片式写作体现宏大主题,符合现代受众的审美期待。《警官王快乐》中的一个个的故事分开来看,虽然不见得多么丰盈、细致,合起来却是一种细眼观察和热情摄取的结合,是一种不避凡俗、充满厚重的作品,有其特殊价值。白居易写了诗要念给老太太听,不懂他要改,李迪的这本书也具有这种品质,达到了作家不仅要当百姓的“代言人”,而且直接当“发言人”的高度。再以著名画家刘学伦的画作作插图,图文并茂,很适合大众阅读。作者对片警文化的选择、判断,甚至能够成为片警新手的入职教科书,这更使平常文字中蕴含了不平常的价值。

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jpg
刘玉琴    《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

    李迪的作品,大都有着很高的辨识度,字里行间生活气息浓郁,行文风格干脆利落。读他的作品,你能看得出生活的露珠在凝聚,水灵灵,脆生生。感受得到新鲜之气扑面,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他的作品无论长短,都像是从生活的水里刚捞出来的,是贴近生活、开掘生活的收获,是真实生活的馈赠。

 ----刘玉琴

《找到井有水喝》作者:刘玉琴

——读李迪的《警官王快乐》

    作家李迪写过不少公安题材的作品,新出版的小说《警官王快乐》,是他对公安题材的又一次拓展。他把视线聚焦在“片儿警”身上,没有惊心动魄的大事,多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然而琐碎繁杂中见出公安战线的另一种风景,见出平民百姓的世俗烟火,见出李迪创作的惯常轨迹。
    李迪的作品,大都有着很高的辨识度,字里行间生活气息浓郁,行文风格干脆利落。读他的作品,你能看得出生活的露珠在凝聚,水灵灵,脆生生。感受得到新鲜之气扑面,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他的作品无论长短,都像是从生活的水里刚捞出来的,是贴近生活、开掘生活的收获,是真实生活的馈赠。他自己也说,“生活是口井,找到井,有水喝。”李迪的作品是文艺创作与生活的关系互为因果的鲜活印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李迪从生活这口井里掘到了丰富的创作源泉,这使他的作品始终散发着蓬勃之气。
    为了创作“王快乐”,李迪六下无锡,昼夜兼程,采访了上百位一线民警,倾听他们的酸甜苦辣,感悟他们的生命激情。他从内心靠近他们,理解他们,尊重他们,把爱意融入灵动的笔端,洇晕出充满深情的文字。因为有爱所以有情,因为有情而使文字充满意义。“王快乐”是李迪为文学画廊奉献的又一个艺术典型,是从生活深井里淘出来的新形象。
    李迪的深入生活,不是走马观花,追风掠影。是实实在在的身入、心入、情入。在此之前,他创作过多部知名作品,《丹东看守所的故事》《国营书店》《004号水井房》……采访看守所时,他曾经七下丹东,与在押人员和民警们一起度过三个春节。在阴冷潮湿的房间,他用嘴往手上呵着热气,倾听被采访者敞开心扉的讲述,与他们一起流泪,一起将笑意绽放在脸上。时虽寒冬,房间里却升腾着热意。可以说,李迪的每一部作品,都是这样扑下身子,身心下沉,并把自己的情感、灵魂真诚融入进去的结果。所以他写出了真实的生活,揭示了生活的本质,也刻画出人性的另一面。
    联想到当前的许多文艺作品,为什么难以吸引人,难以感染人,主要原因是缺少生活,缺少在生活中自觉沉潜、自觉靠近的真诚。生活当然不是文学,但文学一定是生活。胡编乱造,悬空蹈虚,浮光掠影, 功利浮躁,甚至蔑视生活,这样的作品将与时代和读者渐行渐远。文艺作品缺少生活,缺少真诚真情,缺少灵魂,就触摸不到生活的内里,铺陈不出生活的逻辑,显示不出真爱的力量,就容易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末,无法令人信服。李迪真诚写出了他对生活的理解,包括痛苦和快乐,甚至矛盾与困惑,并且始终以积极的姿态拥抱所处的时代,因而他笔下的人物,将文学与生活的关系演绎得别有韵味。
    我们每天都在生活里,为什么李迪在这口井里找到了水?还因为他有发现和创造的能力。他在深入体验生活,了解生活的广度和深度,把握生活的丰富性和复杂性的同时,表现出很强的概括提炼升华能力。他对现实关系的观察与描写,除了细节的真实之外,能正确地表现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他善于按照生活本身的逻辑,采用生活本身的样式反映生活。为了塑造“王快乐”的形象,他把众多民警的故事精华揉了进去。让他腾挪翻转,东奔西跑,让他心系群众,忠于职守,忧患着群众的忧患,欢乐着群众的欢乐。正是通过“王快乐”乐于从小事做起,时刻为民解忧的这一独特视角,李迪写出了民警的苦累与伤痛,艰辛与付出,他们搭起了政府与百姓之间的一座温暖桥梁,让守护平安、幸福百姓不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没有对民警生活的熟悉了解、扎实开掘,没有对无数故事的精心淬砺,“王快乐”的形象不可能血肉丰满,充满正能量。
    “王快乐”的形象给我们带来许多思考,最重要的一条是:只要真心付出,尽职爱民,乐于奉献,就能让别人感动起来,就能让快乐化解不快乐,让阳光真实照进每个人的心里。这其实也是李迪创作态度的真实写照。
    李迪很会讲故事。《警官王快乐》中的100个故事都很短,但智慧幽默,通俗耐读,寓意深厚。他喜欢从小切口进入现场 ,从小角度洞见世界,以小搏大。故事里的小人物、小事情,胡老汉,赵大妈,广场舞,流浪猫……没有一个是轰轰烈烈的大事、大场面,但这些小事小人物汇聚起来,却折射着社情民意,关联着社会稳定,揭示了更为深远的社会意义和传统精神。其实李迪是有资本写大场面、大事件、大人物的。他的《傍晚敲门的女人》,“开创了中国推理小说走向世界之先河”,多部作品改编成影视。但成了气候的他始终不忽略“小”,甚至钟情于“小”,并写得得心应手,有滋有味。丰富的生活常识,民间智慧,矛盾的处理和化解,闪耀着朴素的人文之光,真善美之光。这就是李迪的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作家良知。他深知,百姓的小日子连结着大时代与大天地,社会的有机运转,和谐进步,都与此紧密相关。
    李迪的语言有鲜明的“李氏”风格,生动,机智,风趣。句子短小,落地生风,亲热贴切,灵动鲜活。多么纠结、乏味的事情,在他的笔下都能被描绘得有声有色。他的表述少空泛说教,多真情实感;少抽象道理,多新鲜事例。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他塑造的“王快乐”形象,不但让人印象深刻,也为如何当好一个“片儿警”,提供了文本示范。
    综观李迪的作品,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发——
    作家深入生活,必须带着深厚的情感和诚恳的态度,把自己的血肉,连同自己的情感、灵魂,转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如今是信息社会,资讯发达,不出门便能获得丰富信息——但这代替不了现实生活。作家只有扎根沸腾的生活,身入心入情入,才能创作出滚烫的诗篇;
    作家深入生活,还要跳出生活。在一个万物勃兴的时代,作家要有提取火热生活本质的本领。文学作为精神美的一种表现形式,必须使外界的一切生活化为“我”的血肉表现出来,这才是鲜活的生命文学。关注生活的真实生态,对这个时代,对身边的新的情景,保持独立、热情的思想和清醒的判断,了解正在发生的深刻变革,感受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把生活的“外”转化为“内”,才能刻画代表时代精神的崭新的人物和生活,实现作家的独特创造;
    优秀的作品,都要讲究语言艺术,用清新生动的表述,讲好故事。“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此立文之本源也。”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激情,有独特的体验和把握,这是讲好故事的基础。运用鲜活新颖的表述形式,将陈情与说理有机相融,把“自己讲”与“别人听”结合起来,才能使作品“满堂花醉三千客”,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当然,本书中的故事都有一个比较理想的结局,这种处理多少有点儿简单化。我知道,李迪对所写的人物都怀着极大的善意和敬意,这可能有时容易忽略生活和人物本身的粗砺和坚硬。生活是一团麻,总有理不清的大小疙瘩,如果写出王快乐也有不快乐的时候,民警的服务与化解也不是万能的,表现出现实中的真正难题,从而表现今天人们内心的变化、感动和期盼,或许更耐人寻味。
彭程《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jpg
彭程    《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

    他感到意犹未尽,又进一步激发艺术想象,虚构了一个基层民警王快乐的形象,演绎了一百个短小幽默的故事,生动讲述了新时期社区民警忠于职责、一心为民的奉献精神。故事皆有出处,原型分属多人,集中体现在王快乐身上,借写个体神采而折射出群体的面貌。

----彭程

《生活是一口深井》作者:彭程

——读《警官王快乐》

    李迪先生擅长公安题材文学创作,几年前的纪实文学《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曾引起热烈反响并被改编为电视剧,日前又推出了一部小小说集《警官王快乐》,依然煞是好看,读了第一篇便难以放手,一口气读完,十分畅快。
    这部小说集,其实可以说是一个副产品。他深入太湖之滨,对无锡公安系统一百多位来自各部门、各警种的优秀骨干民警进行了深入的采访,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写出了一部厚重的报告文学作品《无锡铁军》。面对琳琅满目、真金白银般的素材,他感到意犹未尽,又进一步激发艺术想象,虚构了一个基层民警王快乐的形象,演绎了一百个短小幽默的故事,生动讲述了新时期社区民警忠于职责、一心为民的奉献精神。故事皆有出处,原型分属多人,集中体现在王快乐身上,借写个体神采而折射出群体的面貌。
    在小说中,转业军人王快乐是惠山新城幸福社区的“片儿警”,每天面对的是最普通的百姓,最平凡的生活。故事发生的场景,都是菜市场、居民区、街头巷尾、楼上楼下,故事本身也无非是婆媳斗嘴,邻里失和,交通刮蹭,小偷小摸,拆迁引争端,宠物惹口舌,痴呆老人走失,问题儿童生事……绝大多数都是鸡毛蒜皮似的琐碎事情,看似无足轻重,但如果处置不当,矛盾积累起来,就可能激化,酿成大的祸端,危害社会安全,所以不能掉以轻心。处理好这些事情颇费周折,但王快乐却乐在其中,因为他从百姓的赞扬中,从所管辖的社区的平安祥和中,感受到了工作的意义,自己生命的价值。
    对于那些喜欢借助惊险刺激、悬疑诡谲的影视作品来想象公安民警生活的读者,这本书中的内容或许会让他们失望。但相信只要他认真读上两页,这种感觉便会被驱散。平凡生活的深入发掘和成功书写,也自有其意义和魅力。
    阅读快感的来源,第一要归功于王快乐这个生动传神的形象,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李迪让他生就一张鸭梨脸,这首先就赋予了人物形象以鲜明的喜剧性色彩。王快乐四十出头,天性乐观豁达,正直善良,待人和蔼友善,工作认真负责,世事历练中积攒的经验和智慧,让他在面对纷繁复杂、千差万别的矛盾纠纷时,灵活变通,不按常规出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方式方法多样,使得每件事情都得到了妥当的解决。他用快乐化解不快乐,让快乐像阳光一样,普照社区群众。
    单单看书中每个故事的题目,就十分诙谐有趣:《狗拿耗子》、《请仙容易送仙难》、《招猫逗狗》、《孙老太不是孙悟空》、《恭喜你答对了》……社区民警面对的原本让人烦恼的各种纷乱琐屑的冲突龃龉,在作者的艺术观照下却具有了一种特别的幽默。这显然与作者李迪的个性有关,或者说,作者乐天幽默的天性,让他更容易发现生活中蕴涵着的的喜剧性元素,并用一种夸张的手法表现出来。需要提到的是,画家刘学伦的配图也赋予这种喜剧感以鲜明可见的特质,堪称是相得益彰。
    故事有趣,故事讲得也有趣。一百个故事,每篇都是千把字,形式上整齐划一。篇幅短小,实际上是对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尺幅之地,要体现出起承转合,闪转腾挪,矛盾的萌生、发展和化解,都要在一千字中完成,尤其需要谋篇布局的功力,作者处理得都不错,一些地方颇得中国笔记小说的神韵。特别是每篇故事的结尾,往往既出乎意料,又合乎情理。
    也要为小说的语言点赞。它活泼、生动、幽默,高度口语化,阅读的感觉仿佛听评书,让人忍俊不禁。举《施耐庵来也》为例。一个名叫施耐庵的小伙子前来求助,并自称自己只是和古典名著的作者“重名重姓,《水浒》不是我写的。”王快乐回答是“那当然,那当然”。读来完全是对口相声的感觉。小伙子说到自己的哥哥是狂躁型神经病,犯病时把自己当成林冲或者鲁智深,操刀弄棒,十分危险。王快乐先设法先送进救助站派专人看管,又送医院治疗,病情逐渐好转,施耐庵大为感动,抱住王快乐就哭。“王快乐说,你别哭了!施耐庵说,水浒没泪,就成水许了!”这正是典型的李迪式语言。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文艺家只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才能创作出精品。《警官王快乐》的创作,就生动地印证了这一点。读这部作品,分明感觉到一股极其鲜活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为了写好警察故事,作家李迪六下无锡,前后采访上百人,根据录音整理出几十万字。曾经听到李迪十分感慨地谈到,书中很多生动的情节和细节,完全是靠深入采访得来的,仅凭虚构根本不可能想象出来。他热切地拥抱生活,生活也给予他慷慨的回报。在《警官王快乐》的后记里,他写道:“生活是一口井。找到井,有水喝。”这是李迪发自肺腑的感悟,也应该成为一切有理想的作家艺术家的共同追求。
刘笑伟《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jpg
刘笑伟    《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

    证明之一,是小说思想的锐度。我觉得《警官王快乐》是比较及时、比较有效地落实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的作品之一。 

    证明之二,是生活的深度。《警官王快乐》最大的特点之一是接地气。   

    证明之三,是道德的温度。《警官王快乐》最大的成功,在于塑造了一个我国发展到新的历史阶段的人民警察的形象。这个形象,既是雷锋形象的延续,又有其新的时代特征。

----刘笑伟

《迪老不老》作者:刘笑伟

    受《解放军报》社李鑫副总编辑的委托,很高兴参加这个研讨会。《警官王快乐》是一位曾经守卫过祖国西南边陲的老兵精心塑造的转业干部形象,是一位曾经的军旅作家和战友们共同创造的,奉献给社会的一部精品力作(本书插图的作者刘学伦老师,和李迪老师是云南边防的战友)。王快乐是转业干部,创造王快乐这个艺术形象的作家也是转业干部,所以说警官王快乐既属于公安战线,也是解放军的光荣。

    李迪老师年近七旬,我们很熟悉,大家都亲切地“简称”他为迪老。读了《警官王快乐》以后,我最深切的感受是,迪老不老,这个也是我今天发言的题目。

    为什么说迪老不老呢?我们可以从小说《警官王快乐》中找到答案。证明之一,是小说思想的锐度。我觉得《警官王快乐》是比较及时、比较有效地落实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的作品之一。现在中国所处的历史阶段,是由大向强的历史阶段,这是现在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性特征。去年12月25日,习近平主席亲临《解放军报》社视察,我有幸亲耳聆听了他的讲话,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落后就要挨打,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贫穷就要挨饿,这个问题我们也解决了;失语就要挨骂,这个问题现在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党的十八大后,习总书记为什么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呼唤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呼唤广大作家艺术家传播中国精神、讲好中国故事,从而为我们的社会发展提供强大思想文化支撑。不失语,就要有好的作品,有能够真正感染人打动人的作品。迪老就是敏锐地感受到了时代的呼唤,创作出了《警官王快乐》。这是一位中国作家献给这个中国由大向强伟大时代的力作,中国作协将这部作品作为贯彻习总书记讲话精神、讲好中国故事的系列研讨会之一,就是一个证明。能够紧紧跟上时代思想步伐的人,您能说他老吗?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