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王快乐》研讨会名家评论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4-13 14:44:05

     4月10日,李迪公安题材小说《警官王快乐》研讨会在无锡召开。该研讨会是“贯彻讲话精神  讲好中国故事”系列研讨会之一,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全国公安文联主办,无锡市公安局承办,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协办。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以及武和平、胡平、范咏戈、刘玉琴、彭程、李建军、刘笑伟、高伟等评论家参加了研讨。研讨会由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张策主持。

    现将著名作家、评论家高洪波等评论文章分享给大家:

 

高洪波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jpg

  高洪波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一是因为人民至上,这是我去年参加无锡公安活动强烈感受到的,也是他们一贯倡导的工作目标。

    二是从李迪的创作来讲,生活至上是他的写作秘诀。没有生活,没有李迪六下无锡的体验,没有对上百公安干警的采访,断然出不来这一百篇《警官王快乐》。

    三是作家大爱至上的文化情怀,李迪的作品里一直有这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怀。从他80年代写的那些公安题材的小说,报告文学等等,直到不久前《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无不具有这三个至上特点。作者通过自己的笔及塑造的人物,传导给读者对人民,对普通民众的悲悯和大爱。这是我对李迪和《警官王快乐》的初步解析。

 ----高洪波

《李迪的三个“至上”》作者:高洪波

    去年最后一次出差是12月16日,来的就是无锡,出席无锡公安局的一次颁奖活动。在飞机上我看了李迪的长篇报告文学《铁军•亲人》,使我对无锡公安有了一个透彻的了解。今年的第一次出差,又是来无锡,年头年尾,缘分深厚。这次来是和串珠体微型小说集《警官王快乐》有关,尽管这本书不是报告文学,是小说,但创作根基来自无锡这块热土,好多素材都从《铁军•亲人》里进行艺术形式的转化,所以我的发言原来有一个题目叫《幽默感:故事叙事的特殊手段》,后来我改成了现在这个。一是因为人民至上,是我去年参加无锡公安活动强烈感受到的,也是他们一贯倡导的工作目标。二是从李迪的创作来讲,生活至上是他的写作秘诀,没有生活,没有李迪六下无锡的体验,没有对上百公安干警的采访,断然出不来这一百篇《警官王快乐》。三是作家大爱至上的文化情怀,李迪的作品里一直有这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怀。从他80年代写的那些公安题材的小说,报告文学等等,直到不久前《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无不具有这三个至上特点。作者通过自己的笔及塑造的人物,传导给读者对人民,对普通民众的悲悯和大爱。这是我对李迪和《警官王快乐》的初步解析。

    《警官王快乐》开头有一句很好的话,“用快乐化解不快乐,让快乐像阳光一样温暖”,这就是他的小小中国梦,我觉得这是李迪百篇串珠体微型小说的导读语,也可以视为广告词。有人考证,说持续的快乐就等于幸福,但快乐好多是瞬间的,不可持续,追求快乐是人和动物一种共同的本性,而且快乐是对大脑重要的奖赏,大脑有一个区域,用快乐的因子刺激以后给你各种各样美妙的感觉。但是这个很难得,为了追求快乐好多人要付出毕生的痛苦,但是他无怨无悔。我觉得快乐和幸福是等同的,都是一种感觉,区别在于持续性的长短。

    中国人快乐吗?中国人快乐价值昂贵吗?不同行业从业者的快乐观又是什么?我们平民百姓的快乐在作家眼里又是什么价值,这一系列疑问都可以从《警官王快乐》的一百篇微型小说找到答案。李迪用一百篇精短叙事,讲述一个普通民警的若干生活故事,进而阐述了一个行业即人民警察的快乐观,也用一百个故事写活了普通百姓的可亲可敬,这就是我说的人民至上,这个很重要。所以我觉得王快乐是一个聚焦点,也是放大镜,他属于无锡,属于江苏,更属于中国,这是近些年比较罕见的艺术典型,说独一无二也成。你可以视它为王快乐小传,王快乐传奇,王快乐写真,画家刘学伦直接给我们塑造了这么一个形象,这是画家心中的王快乐,但我相信每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王快乐。虽然李迪说他长着鸭梨脸,充满善意的调侃,但是每个读者读王快乐都不一样。我觉得我心目中的王快乐是对警民关系有特殊理解的,对警察文化有特殊贡献的大智慧型人民警察,而且他身体力行,恪守人民至上的原则,这是我们无锡公安提倡的理念。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李迪这部书是从《铁军•亲人》报告文学化身出来的,从生活中走来的,小说属于李迪的强项,报告文学不是。后来他转向报告文学写作。包括不久前到甘肃采访扶贫点,跟老农民对话精准扶贫,十分精彩。但是他强项真的是小说,不是报告文学。但是由于报告文学的采访,由于我们丰富多彩的警察生活给他提供了这么多可歌可泣的素材,给他提供了写作的欲望和创作的冲动,他才能一口气写一百篇。

    小说的确是李迪的强项,他虚构的王快乐有着厚实的、坚实的生活基础,看似碎片化的生活羽毛通过李迪的手编织成一幅斑斓、美丽的彩锦。书中第69篇《丢人现眼》,王快乐为了和画家沟通去自学绘画,原来因文化差异无法对话,学完了一对话让画家刮目相看。第39篇《谁叫我是片儿警呢》,第67篇《宜兴汇款》等等,浓郁的生活气息强烈地冲击着我,他贴着人物写,浓郁的在场感、现实感给你很大的艺术震撼。

     所以我说《警官王快乐》是一百幅人民警察的肖像素描,也是一百篇平民百姓的快乐诗篇,底层琐碎乃至卑微的快乐感觉,都流露出浓重的人民性,这是李迪身为一个作家与生俱来的悲悯情怀和人道主义精神的袒露。这就涉及到大爱至上,这是我对他的第三个判断。在《警官王快乐》中的描写对象,大多是社区生活中的百姓,他们的幸福是很微细、琐碎的,有时候可能一顿很好的晚餐就是自己快乐的目的,但是李迪通过王快乐的形象赞美琐碎的快乐感觉,并用自己的才华把这种感觉编织、放大出来给我们看,这就是中国老百姓的生活,这就是普通公安干警所面对的当代中国现实。一方面有五星级酒店、巨大商场的铺排,一方面也有普通百姓针头线脑的苦闷,李迪的目光关注底层的民众,特别难得。人民警察一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是国家机器重要的部位和零件,他们有时候就是政府具体的形象大使,常常一个人民警察对老百姓的态度就折射出当地政府对人民的态度,  所以王快乐的角色塑造得很成功,李迪借助于王快乐,完成了自己某种心灵的救赎,他对底层民众的悲悯情怀,有着深深的同情,甚至是含着眼泪的同情。生活可能没有他笔下那么美好,但是作者希望借助王快乐的形象使生活变得美好,使人们变得快乐,这是作家借助小说表达的特殊形式,报告文学不允许,小说则可以。所以说李迪非常努力地,甚至不容易地把一百个故事搬到了我们面前,这一百个故事不是每篇都精彩,这种写作有些冒险,容易使人产生审美疲劳,但是总体来看,王快乐的形象,王快乐的言行举止,他的行为方式,已经不仅仅属于无锡了,而是一种广义的典型形象,短篇历来难写,李迪非常努力地往这方面做,一千多字一个故事,起承转合,设置矛盾,真是挑战自我的写作样式,他能完成下来非常不容易。

     欧•亨利式的结尾,契诃夫式的幽默,读李迪的时候我想起了这两个外国小说名家。所以王快乐不凡,一百个普通而又平凡的民警故事,阐释的是不一般的中国精神!

胡平  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副会长.jpg
胡平    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副会长

    《警官王快乐》,一部充满欢愉的小说,我也把这部作品看做是他自身的一种生命投射——某种程度上他就是一个王快乐,对生活、对创作、对前景始终乐观、向上,精力充沛,活得健康,也给别人带来笑声。

 ----胡平

《快乐的李迪与快乐的警官》作者:胡 平

    我熟知李迪有40多年了。我们都在云南农场当过知青,后来他去当兵,从那时起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为云南的朋友们所传颂。他一直写到现在,像一直吃喝到现在一样,一部接一部作品地写,乐此不疲,永葆青春,可以说是个扎眼的文学现象。最近,他拿出的新作是《警官王快乐》,一部充满欢愉的小说,我也把这部作品看做是他自身的一种生命投射——某种程度上他就是一个王快乐,对生活、对创作、对前景始终乐观、向上,精力充沛,活得健康,也给别人带来笑声。我们的生活圈里是不宜缺少这种朋友的。

    我最欣赏他的长篇小说《花自飘零》,那是一部老舍先生见了也会予以表扬的作品,我把它视为人物创作的一种范例,常在讲课时提起。实际上,当代长篇小说中,真正写出和让人记住了人物的作品并不很多,《花自飘零》可以算作一部。与老舍的作品不同,它写活了生活在二十世纪下半叶北京城的一对青年男女、菊儿和姜子的鲜活形象,也使迪兄的创作跃上潮头。一个作家最好的创作往往不是靠采访获得的作品,而来自日常生活中的耳濡目染和生命体验。但就文学总体格局而言,我们也需要大量由采访开始的创作,而李迪是精于此道的。他与公安结盟,后期将大量精力用于公安文学创作方面,成绩斐然。采访丹东看守所时,他已经六十多岁,还要求住进看守所,和在押人员生活在一起,共用脸池、便所,放风时一起晒太阳,所以,后来写出的《丹东看守所的故事》获了奖,成为公安文学的新经典之作。

    采访性创作不是每个作家都能适应的,要求作家有融入他人生活的热情和人际交往的通达、自来熟,这两种素质李迪都具备,因此,他能顺利写出《警官王快乐》这样的作品。《警官王快乐》专写城市社区的片儿警,由100篇小小说组成,涉及的城市社区生活是很广泛的,而每一篇的素材都有来由,可见他的采访是大量和扎实的,他为创作这部作品做准备曾经六下无锡。

    《警官王快乐》的确写出了片儿警生涯的特色,这个特色同时也是城市社区生活的特色,即涉及的事情千头万绪、琐琐屑屑、万花筒一样转来转去无所不有。面对这一题材,李迪决定采取系列小小说形式,用一个警官的经历串起五花八门的事件,这种策略是比较高明的。现在这部作品中,每一篇都呈现了一个不同的生活面,譬如邻里关系、楼上楼下关系、家庭纠纷、车位分配、小偷小摸、广场舞、流浪猫、雾霾来了等等,作为在城市生活的读者,读起来会感到非常亲切和丰富,构成了浓郁的小说阅读趣味。应该承认,李迪的确以最佳方式发挥出了片儿警题材的优势,开辟了广阔的可能性,换一个作家、换一种形式,都不容易达于目前的效果。

    串起这些小故事的人物,片儿警王快乐,被作者设计为一个热心的、乐天的、长着鸭梨脸的警察,也较为契合特定的需要。小小说是精短小说,一般更要求有智慧和幽默感的含量,而刚好,这些对于李迪来说是不难的。李迪讲了100个故事,反映了100个生活侧面,每个故事都只写一千字,不追求很多深刻,很多完美,但力求每个故事都有好玩的地方,使读者对片儿警的生活有了较全面的了解,觉得他们很辛苦,很不容易,也就够了。我们这个时代,大部分读者是读好玩的。

    当然,编100个故事比编一两个故事难得多,每个故事都要提出悬念,还要把它巧妙地解决好,就不容易了,也是最考验作者的地方。我们看到,在这上面,作者表演出他的想象力和灵活的技巧。举例如,在《敲锣遇险》里,王快乐遇到一个失恋的小伙子要跳楼,围观者众;小伙子见到王快乐爬上楼来,威胁说再往前走就往下跳,情境紧张。作者写到,这时王快乐对小伙子说,你要跳谁也拦不住,但总得给亲戚朋友留个话。小伙子觉得有理,于是王快乐拨通手机,把手机递给小伙子,趁小伙子接手机时一把抱住他,将他救了下来。这个结局就是巧妙并合情入理的。还有些结尾,并不直接来自情节的转折,而是结束于一个有味道的细节。如《金耳环》中,两妯娌打架,互相抢了耳环,闹得不亦乐乎。王快乐经过努力,将纠纷化解掉了。最后,两兄弟说了句“再吵收回耳环”,两妯娌则回敬了句“别想”——这种结尾节外生枝,不落窠臼,反而更有意思。也有些故事的结局给人带来深邃的意境。如《储存感情》里,王快乐替外来户老金办了社保,属于分外帮忙,引起协警小吴的不满。但过了一阵子,王快乐和小吴去处理一起群体事件,在一个村里遇到围困难以脱身,正在此时老金突然出现,帮他们解了围。事后小吴感慨,王快乐笑道,警民关系跟存款一样,平时不存,到时候你就想取,行吗?这种故事的发展出人意料,但含有哲理,揭示了警察和人民之间某种深刻的联系。

    李迪的叙事,多依赖生动的口语,写《花自飘零》时发挥得尤其淋漓尽致,现在写《警官王快乐》,依然如此。但他以北京话为基调的口语,在表现无锡地方特色时,多少使人感到“隔”了一些,是我们能看出的一种缺憾。当然,这属于受限于作者主观条件发生的一点儿问题,无伤大雅。重要的是,有了《警官王快乐》,无数公安片儿警的工作与奋斗得到了较集中的表现,整整一个行业的形象得到了凸显,这对于增进社会和解、促进社会和谐与进步颇有益处。我们相信李迪在公安文学创作上还大有可为,不同的公安题材都将被他逐一攻破。

范咏戈(中国作家协会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jpg
范咏戈    中国作家协会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

    《警官王快乐》不仅是一部“三有”作品,还是一部具备“二气”的作品。即“接地气”和“抬人气”。当下文艺创作,“接地气”这一点有不少作品也能做到,即深入社会肌理,反映普通人喜怒哀乐。但是从作品的整体气韵、整体倾向上来说,能够达到“抬人气”的却更可贵。有些作品只是能够做到照镜子式的反映客观矛盾,但是像《警官王快乐》从骨髓里挖掘人的内涵,反映那种快乐向上精神正能量的却很少。王快乐从名字到作为,反映的就是中国精神所需要的精神本质,传递出了一种正能量,这是这部小说的突出亮点。

    作者让那些彼此没有关联的人与事去集体反映一个时代与社会的真实,构成一种真实感,以小见大,以碎片式写作体现宏大主题,符合现代受众的审美期待。《警官王快乐》中的一个个的故事分开来看,虽然不见得多么丰盈、细致,合起来却是一种细眼观察和热情摄取的结合,是一种不避凡俗、充满厚重的作品,有其特殊价值。

 ----范咏戈

《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佳作》作者:范咏戈

——读李迪小说《警官王快乐》

    李迪新著《警官王快乐》,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佳作。作家目光下移,讲一个营级干部王快乐转业到社区作片警,无怨无悔、无私奉献,创建快乐社区的故事。居民小区为社会最小细胞。片警的工作琐碎得不能再琐碎。安全隐患、治保矛盾、遗产继承、房产拆迁、小商小贩、弱势群体、病残老人、突发事件等等,一百个小故事一百个老百姓,因此它是一部真正的百姓故事书。

    习近平总书记讲“实现中国梦,必须凝聚中国力量”。“中国梦是民族的梦,也是每个中国人的梦”。“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人民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个具体的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有梦想,也有生活困境和内心矛盾的人。但他们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既是历史的创造者、又是历史的见证者,既是历史的‘剧中人’、又是历史的‘剧作者’。”社会主义文艺要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作家就一定要去找他们,踏踏实实地走出一条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道路。李迪多年深入公安干警生活,反映普通干警,这种创作自觉十分可贵,也是本书最耀眼的价值。

    小说主人公王快乐是个在文学画廊中颇为独特的人物形象。他克服从营级干部转业当片警的巨大反差,忠于职守,无怨无悔,似乎没有一天休息日,还要付出精力和财力。他所作的工作,可以概括为两个字,一个是“化”,一个是“解”。“化”,就是要把那些家庭矛盾、生意纠纷、治安难点化掉。半瘫的赵老太为不争气的女儿几乎气死,王快乐让这一家人又成为一家人。打工夫妻丛、姜两口子不和,王快乐用他们儿子这张牌化解了似乎不可调和的矛盾。“解”,是替老百姓找开发商、街道办解决拆迁、治安等矛盾,书中很多故事不能一一列举。这些琐事是我们天天能看得到的。社区矛盾的层次不高,解决的难度却很高。不及时和妥善化解,百姓难有平安社区、幸福社区。从这点看,作者在书中塑造的这样一个人物是非常成功的。而在许多人不愿干、一般人又干不了的工作中,王快乐还被赋予一种工作状态,就是他的名字“快乐”,这是人物身上的正能量。

    《警官王快乐》不仅是一部“三有”作品,还是一部具备“二气”的作品。即“接地气”和“抬人气”。当下文艺创作,“接地气”这一点有不少作品也能做到,即深入社会肌理,反映普通人喜怒哀乐。但是从作品的整体气韵、整体倾向上来说,能够达到“抬人气”的却更可贵。有些作品只是能够做到照镜子式的反映客观矛盾,但是像《警官王快乐》从骨髓里挖掘人的内涵,反映那种快乐向上精神正能量的却很少。王快乐从名字到作为,反映的就是中国精神所需要的精神本质,传递出了一种正能量,这是这部小说的突出亮点。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