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品之窗

《对当前公安诗歌的三点看法》作者:沈秋伟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题记:首届中国公安诗歌研讨会于2015年11月9日在重庆涪陵隆重举行,这是作者在会上的发言稿
    一、公安诗歌到了爬坡突围的关键阶段。我可能了解的很不全面,说得不对请见谅。据我所了解的情况,近年来,我国公安诗歌发生了几件值得记住、可以载入公安文化史册的事情。一是一批公安诗人进入鲁迅文学院深造,“泥腿子”进入“大殿堂”,开始为公安诗人的集体发生积累能量。二是2014年1月15日,在全国公安文联的有力领导下,以杨锦为会长的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正式成立,公安诗歌诗词创作的核心团队初步形成。三是《剑胆琴心∙全国公安实力派诗人丛书(第一辑)》出版发行,张策发表了鼓舞公安诗心的力作《让诗歌成为我们的另一颗心脏》,向全国公安诗人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动员令。四是诞生了胡丘陵《警察诗歌论》这样关于警察诗歌的鸿篇巨制,第一次用扣人心弦的笔法,揭示了当代中国警察诗歌的现状。胡文广度和深度兼备,理论与实践互通。我隐约感觉到公安诗歌太需要这样的研究和思考了。五是今天这样的高规格研讨会,也是里程碑式的盛会,对推动和促进公安诗歌创作的影响力还难以估量。
    可以说,公安诗歌正在奋力爬坡,我们有理由对此充满信心。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我们后劲不足的问题也还比较突出,公安诗歌突围的难度还很大。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我们集体发声的力量还不够大。我注意到在本届全国公安文联的有力领导下,公安诗歌集体呈现的努力是可知可感的,但或者我们因为诗歌创作水平原因、或者因为我们集结还不够,目前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冲击力还不足,像邓诗鸿这样能够驾驭浪漫主义恢宏题材的诗人还不多。即便在行业内部,能够打动警心的作品还少之又少。二是公安诗人写得比较成功的作品大多与警察这个标签无关。我非常敬佩像许正敏、陈计会、杨角这样的诗歌天才,他们放在中国诗坛上都是有自己的位置。但公安诗人群体对公安题材的关注还不足,还没有把警察题材这个“青橄榄”放在诗歌的语境里捂透,或者说公安诗人把警察题材这个“青橄榄”放在重大议事日程上还不够自觉,真正意义上的警察诗歌文本少得可怜。杨角在警察生活找到了一些生动的表达,用深厚的诗歌功力写了一些警察题材的作品,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国徽》里的那句“十八岁后的日子定居在稻穗的图案上”。但总的来说,我们公安诗歌与警察生活还不相称,警察诗歌入味的还不多,公安诗歌沉淀为可以传颂的公安文化的还偏少。究其原因,我们这些公安诗人要么不屑于写公安题材诗歌,要么就是准备还不够,能力还不足。我们可能让诗歌成为我们自己的“另一颗心脏”,但还不足于成为公安的“另一颗心脏”。三是重视支持公安诗歌创作总体是上热下冷。整个公安文学也是这样,全国公安文联不可谓不重视,但越往下重视程度越不够,虽然不能否定一些基层公安机关自觉推动公安文学发展的努力。分析其中原因,我觉得主要是公安文学创作比公安理论研究更缺乏当务之急性,让人觉得更加可有可无,加上各级公安文联(包括作协)并非制度性安排的产物,因此公安诗歌创作总体上在不少人眼中仍属于“不务正业”。
    综合上述两个方面,我认为,公安诗歌近年来呈现了非常好的势头,但同时也是到了需要突围的重要关头。
    二、对公安诗歌发展的粗浅建议。这些年,全国公安文联想尽了办法,动足了脑筋,在推动诗歌创作组织建设、扶持基层创作队伍、争取各级公安机关开绿灯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换来了今天这样的好局面,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但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下一步我们需要在以下四个方面继续努力:一是强化地市一级及以上公安文学创作的组织支撑力。我觉得,虽然说文学是高度个人化的劳动,诗歌更是如此,但我们警察生活的丰富多彩性与公安文学相对低落之间的矛盾还是突出的,相比之下,和平年代的军旅文学是在比公安简单得多的生活基础上产生了相对丰硕得多的文学成果。两者相批,差距明显。我认为,究其原因主要是组织支撑力不足。建议地市一级及以上都要组建公安文联和公安作协。二是必须研究公安诗歌面向谁的问题。我对公安文化一直持一个“两部分”主张。也即凡一切人以警察、公安为题材的作品都是公安文化;凡民警创作的作品,不论是否涉及公安题材,都是公安文化的组成部分。公安诗歌也一样,凡一切人写的与公安、警察有关的诗歌,都是公安诗歌;凡警察写的诗歌,不论其是否涉及到警察题材,都是公安诗歌。但同时,我们必须在我们的诗歌创作中给公安(警察)题材留一席之地,公安机关的诗人们有责任利用自己习得的诗歌创造才能写警察故事,唱警营大风。这些年,我所知道的逯春生、苏雨景、翟营文等一批公安诗人以顾工、张志民等老一代公安诗人为榜样,致力于为警察代言,作了很大的努力,值得我好好学习。三是必须更好地做好公安诗歌与诗歌界的互连互通问题。这几年,全部公安文联所做的工作大家是看在眼里的,在接通公安诗歌与诗歌界互连互通方面成绩是巨大的,譬如我们不少公安诗人本身就是社会上有影响力的诗人,譬如我们公安不少诗人与李犁这样的诗评大家是好友。但我们以前的基础还比较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作进一步努力。我们一方面要进一步从诗歌界吸取营养,开阔公安诗歌的视野、丰富公安诗歌的表达、提升公安诗歌的水准。另一方面,中国诗歌也需要公安诗人的强力介入,公安诗歌应当给中国诗歌注入更多的大情怀、阳刚气与正能量。当代中国诗歌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与社会大众渐行渐远等问题。正如李犁在《当下新诗写作的三大缺憾》一文分析的那样,当前中国新诗写作存在格局小、阴冷与恋怪癖、假大空等问题。公安诗歌能不能担当起这样的文化使命,的确是考验公安诗歌品质的大课题。四是必须加强公安诗歌理论研究。中国公安诗人中开宗立派的不多,据我有限的知识所及,除了侯马是“民间写作”的代表性人物,武靖东提出并实践“此在主义”等之外,我们大部分公安诗人缺乏系统的诗歌主张。张友文多年来致力于公安文学的研究,非常努力,但系统性还有待提升。我们也惊喜地读到胡丘陵的大作,但像这样的宏论似乎仅此一家。所以,我们公安诗人中的一些同志从个人角度看是优秀诗人,他们的不少作品也是优秀作品。但从团队看还缺乏力量,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安诗歌理论缺席太久,即便是不多的理论研究也只以西方诗歌理论为分析工具,对中国诗歌传统学习研究得很不够,譬如围绕言象意这三者的关系,围绕“六义”等传统诗歌理论展开研究几乎为零。在公安文学理论研究方面,我一直主张要展开“公安文学母题”的研究,对警察生活中的悲喜剧要满怀深情,而不能置身事外。同时也非常有必要邀请中国诗歌理论高手,开展对公安诗歌现状的批判。
    三、对个体创作的一些主张。相信今天的会议将极大地刺激我们学习和创作的冲动,从个体创作的角度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有这么三点打算,与各位同仁共勉:一是更加注重学习。当前公安工作任务繁重,我最苦恼的腹中太空,又总觉得没有时间学习,写诗也只有出差在外,可以暂时不被任务所困。仔细想想主要还是自己浮躁有余、沉静不足。本次会议后,我要沉下心来读几本好书。同时还要认真拜读在座各位的作品,吸取营养。二是更加蓄养情怀。诗有大有小,从形体上讲,中国传统有小令、中调、大调之分,但这不是我要说的。真正的大小不在体量,而在情怀。要努力挣脱李犁所批评的小、软、冷,朝着大、刚、热的方向前进,要热切关注警察生活的方方面面,要锤炼信仰、理念、意志,从凡俗里超拔出来。三是更加注重实践。我本人水平有限,诗歌的“段位”不高,除了天分不够外,也还有努力不够的问题。去年蒙全国公安文联和中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厚爱,让我忝列学会理事行列,逼迫我从纯粹的自误自乐写作向关心公安诗歌发展的集体主义转变。今天这个会议之后,我将从各位身上学到更多本领,回去之后更加注重创作实践,为公安诗歌的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
 
    作者简历:沈秋伟,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浙江省吴兴县一个偏僻乡村。曾把自己比作茅盾与徐迟“两座大厦”之间的一间“土棚子”。现为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理事、公安部研究室特约研究员。出版过诗集《秋水南浔》、《秋浦之歌》和散文随笔集《巡更者呓语》。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