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才是写作的最高境界》作者:王宗伦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5-04-20 16:14:21

     开会的时候,桌子上有一本文学刊物,拿过来随手一翻,卷首语开篇一句就是“我们需要如何的文学信仰?”这一句似乎不通。再读,作者举了鹰和蜘蛛两个意象来说明文学需要鹰一样的勇气和蜘蛛一样的坚守。

    看了这篇几百字的文字,我随手在书页上写了几句,表示不同的个人粗浅见解。我写的第一段话:
    生存才是文学的信仰。曹雪芹写到最后,瓦灶绳床,竟至饿死,何谈生存?他追求的是精神的生存,忘却了物质层面的生存,这才叫信仰。其实真正的最高境界不是信仰,而是忘我。信仰还是有意识的相信和仰望,忘我已经无所谓信不信仰不仰了。他不去写作,他(曹雪芹)连活着都没意义,才会饿死前那一刻还在动笔。
    第二段话是这样的:
    忘我才是写作的最高境界。在写作时还想到自己的身份、地位、名誉、级别,顾忌这顾忌那,照顾这照顾那,把真实的生活切割得光怪陆离,把一些自认为“正确”的生活碎片放大,把一些自认为“不正确”的生活原状遮掩起来,其实都是写作上的讨好,甚至摇尾乞怜。这种写作者甚嚣尘上,势必汹涌成灾。我们的整个文学生态,还是追求自然而然的规律,只求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强扭的瓜不甜。
    写完上面两段话,会议结束了,我又从纸面回到了现实生活中。
 
    王宗伦,男,汉族,生于1970年,在贵州省桐梓县公安局从事公安新闻宣传十余年,坚持“工作就是修行,服务就是积德”的写作观,先后在〈啄木鸟〉《散文选刊》《人民公安》《人民公安报》《贵州日报》等各级媒体发表稿件4000余篇,其中20余篇纪实作品被中央电视台、贵州电视台等摄制成电视专题片播出。曾获“全国公安机关优秀通讯员”“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全国政法综治新闻三等奖”“贵州省政法好新闻一等奖”“贵州新闻奖三等奖”等奖励50余次,散文《城市边缘的一棵树》入选中国教育委员会主办的《语文周报》中考语文模拟试题。出版纪实作品集《破译潜逃密码》一部。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