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那群人

来源:微信公众号( 警界散文) 作者:李佳森

微信图片_20190719103427.jpg

在我们派出所辖区里有一个停车场,停车场里有两个集装箱改装的宿舍,一间是做饭吃饭的厨房,另一间是睡觉的卧室。集装箱房子最大的好处就是有个地方就能放,不用打地基,不用挖坑,不用埋土。但它也有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冬冷夏热。

集装箱里住着六个平均年龄六十岁的农民工,山东、河南、河北、安徽、东北的都有,他们每天的工作很单一,无非就是夜里拿着手电筒看车,白天追着大车小车收费,时不时的还要受到车主的欺凌和老板的辱骂。

我曾经在巡逻的时候和他们聊过几次。他们每月工资2300元,一天老板只给两顿饭,而且午饭就是两个白面馒头。我问他们够吃吗?他们苦笑一下说不要钱就行了!那为什么不回老家种地呢?他们回答我说,种地不挣钱,因为年龄问题,去工地打工也没人要,所以只能找一些活不累工资也不高的工作。其实,这是中国农村大部分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的现状。他们还告诉我,在他们农村老家,如果生几个女儿还好,如果生的是儿子,那生活水平就会立即回到解放前。在农村为儿子娶媳妇的代价是非常高的,什么一动一不动,什么万紫千红一片绿,什么三金一响……也就是说除了传统的彩礼、金首饰外,县城的楼房和小轿车也都已入选女方的彩礼单。基本上是儿子一结婚,家庭立马就返贫。要是有两个儿子三个儿子,那这个家就要喝西北风了。

听完他们的话,我真心觉得我老婆太厚道了!

他们几个平时的娱乐活动就是听听老式收音机,和家里人通通电话相互问候一下,再就是一起去周边简易小卖部买点廉价的熟食,花生米、火腿肠之类的下酒菜,外加散装的老白干。老哥几个围坐在两块松木板搭建成的矮脚桌子边喝个烂醉,然后满脸通红、东倒西歪地趴在四面透风的铁架床上呼呼睡去。此时,再凛冽的风声也无法与他们几个轰隆隆的鼾声抗衡了。

我曾问过,你们有什么愿望没有?他们几个异口同声地说,多攒点儿钱回老家和老伴度过余生,能有点儿钱看病就行。

我经常在巡逻的时候,看到他们宿舍的门前卧着一只黄狗,瘦瘦的。每次我们的警车路过,这只狗就会向我们的车扑过来,还时不时追着我们的车跑上一段。但是,路过的行人它却不追不咬。我很疑惑,便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问了一下。他们说这附近流浪狗很多,他们平常把一些剩饭剩菜喂给经过此地的流浪狗们,久而久之,就有两只夫妻狗在他们宿舍边住了下来。黑色的是公狗,黄色的是母狗。我问他们那只黑狗呢?他们对我说,那就是黄狗追我们警车的原因。他们说它不仅追警车,只要是小车路过,它都会去追。因为一年前那只黑狗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小轿车轧死了,而那场景恰恰被随行的黄色母狗看了个正着。从此以后,这只黄狗就变了,看到路过的小轿车就迎面追上去,活动的范围也就是整个停车场,还有宿舍对面的小树林。那只黑狗就被他们埋在小树林里。

听完,我被深深地触动了。我对这几个老师傅说,感情这东西不是人类所独有的,兽且如此,人何以堪啊!他们听后都点头说是啊是啊。随后,一位老师傅的话让我听了很是惊讶。他说感情不感情他不知道,他就觉得他们与狗之间,狗与狗之间就是一种相互依靠。好一个相互依靠呀,我心里为之一动。

因为休年假,我一个星期没有去单位上班。等我再次去找他们聊天时,发现宿舍门前的那只黄狗不见了,六位师傅也只剩下了四位。我问他们怎么回事,一位老师傅一手拿着一部老式收音机,一手夹着用大白纸自卷的旱烟说,你说的那大黄狗啊,走了,去见他老公了!前两天的一个半夜里,是我的夜班,我正在巡夜打点的时候,突然路上来了四五辆非常豪华的车,速度非常快,好像是在赛车,车子在转弯的时候都不减速。那条大黄狗半夜里一听到车声,蹭地一下蹿了出去,这可不是大白天啊,而且是非常快的车夜里赛车啊!那只大黄狗躲过了第一辆,却没躲过后面几辆。那些车轧到了那么大的东西也一点没减速,飞快地跑了。造孽啊,那黄狗被碾得粉碎,肠子一地啊!又是我们几个把它埋了,和那只黑狗埋在了一个地方……

我听后心里很不好受,只能安慰他们说,大爷你们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几位大爷只是用苦笑回应了我。

你们另两位师傅呢,回老家探亲去了吗?我又问道。师傅们说我猜对了一半,他们确实回老家了,但不是探亲。他们俩都是山东的,那两只被轧死的狗主要就是他们俩在喂,有时自己买来下酒的火腿肠舍不得吃,也给那两只狗吃了。那黄狗死了以后,他们俩一晚上都没睡,第二天就辞职回老家了。问他们什么原因,他们就说想老伴了,钱挣得再多也不干了。

原来如此!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老师傅对我说,小李子,我们几个干到过年也不干了,都回老家了。干不动了,回家和老伴种点儿吃点儿吧!

我不知道对他们说什么,只能说几句祝福的话。我说,师傅们好好保重身体,以后有机会带老伴过来看海。

他们几个都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没有一丝虚与委蛇,是我见过的最由衷、最干净的笑。

 

李佳森.jpg

作者简介:李佳森,天津市公安局天津港分局民警,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港文学协会理事。作品常见于天津港湾报、天津工人报、天津日报、山西法制报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