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冰山上的来客

来源:微信公众号(剑兰文萃) 作者:张玉波

 (一)

   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当我离开它的时候 ,好像那哈密瓜断了瓜秧……

   瓜秧断了哈密瓜依然香甜,琴师回来都他尔还会再响,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红得好像红得好像燃烧的火……

   在小时候看了电影《冰山上的来客》,就被它极富异域风情的雪山草原、晴天白云的景象,塔吉克民族质朴的民风,都他尔琴弦上悠扬的旋律,以及银幕上跃动着的光影,深深地镌刻进我记忆的年轮,在岁月飘逝中渐渐沉淀,酝酿出一樽浓酽芬芳的干醇。

   “阿米尔,冲!”影片中这句经典的台词也让我记忆犹新,它充分表现了战士们在异域的高原冰峰上,肩负着保卫祖国的神圣使命,崇高的大无畏精神如同冰山上纯洁高尚的雪莲。

当生活的喧嚣渐归平静的时候,这些个艺术的余香就常常在我的脑海中飘溢出来,庸碌的人生因此而点染上了些许斑斓的色彩。于是,我经常对那块神秘的高原雪域神思遐想,海拔4000米以上“帕米尔”,亘古荒凉,雪岭堆银,山川秀美,人间仙境。

我居然那么期待与帕米尔高原发生际遇,梦想着与阿米尔、杨排、古兰丹姆一样的人们见见面。这个梦做了很久。

终于,我有机会去塔什库尔干县,不知会不会在那美丽的葱岭雪域,遇到一些冰雪传奇的人和事? 

(二)

乘飞机到喀什,第二天我们就直接坐汽车赶往三百公里以外的塔什库尔干县(以下简称塔县)。

一路是满眼的风景,满心的惊奇。雪域神山白雪皑皑,慕士塔格直刺云霄,蓝天白云高远悠闲,白沙湖银山碧水,瓦罕走廊蛇隐深山,中巴公路如白练飘逸,一道道风景令人目不暇接。

一路丝路拾珠,一路欢歌笑语。

到了塔县已经是黄昏时分。我们住下后简单洗漱,吃过饭后沿招待所四周散步。夜幕四合,路灯明亮,路上少有行人。没走多远,我们几个都感身体不适。我们知道,县城所在地的海拔有3600米,初来乍到也不敢多走,就返回宾馆。到房间后,休息了一下,我的胸闷和头胀头痛大为缓解。看到床头上的氧气罩,我好奇地拉下来戴在鼻口处,吸了一阵氧,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我暗暗地想,除了西藏之外,全国的宾馆通氧气的地方,可能也就属新疆塔县了。塔县人民真的了不起,常年在被称之为“生命禁区”的雪域高原工作生活,这得有怎样坚强的意志力和钢铁般的身躯才行呢?

“咚、咚、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我的沉思。我起身打开了门。

进来的是陪我们的喀什朋友崔岱,他的后面跟着一位陌生的男子。男子说“你好”,和我热情地打招呼。我们握握手,请他们入座。

男子微笑着并没有落座,不知是谦恭还是紧张。我稍微打量了一下他,年近五十岁,不到一米七的个头,体型偏瘦,头发稀疏,头顶已经有些谢顶。但他人很精神,脸上棱角分明,眼睛神态坚定。我再次请他入座,他才微笑着落座。

崔岱向我介绍,他叫丁发根,是塔县公安局最远的派出所--马尔洋派出所所长,他是这个派出所工作时间最长的民警和所长。大家都说他是新时代冰山上的来客,也被大家誉为新时期的“杨排长”“阿米尔”!

崔岱是熟悉他的,动情地说道:丁所长是一块被埋在地下的金子,他是一只翱翔在帕米尔蓝天的高原雄鹰。

我的情绪一下子被崔岱点燃起来,望着不好意思的丁发根,一种探寻秘密的激情奔发出来。我急切的和他聊了起来。

第二天,我们急切地走进马尔洋,探索丁发根传奇式的工作生活历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