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牵 挂

来源:网投 作者:陈杰

自从儿子大学毕业去了南方,我真真切切尝到了牵挂的滋味。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当思念沉甸甸的压在心头时,我常常是心神不定,坐立不安,神经衰弱,食欲减退。特别是最初的那段日子里,莫名的担心,无端的恐惧,使我时时感到一种精神上的压力。

据说外国人对子女的感情显得淡薄一些,孩子长到十八岁成年,就放飞单独生活,父母不再管了。可惜我长了一副典型的中国人的心肠,总是无法割舍对儿子的牵挂,虽然儿子离家时已经二十四五岁,远远超过十八岁成人的年龄段了。

我觉得,牵挂是人类一种亲情的表现。中华民族历来十分重视这种亲情。“儿行千里母担忧”,这是几千年中国人牵挂之情的写照。还有那首千古传诵的游子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把中国式的牵挂表达得淋漓尽致。外国人就没有牵挂吗?也不见的。美国国务卿希拉克夫人在访华结束,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是也流露出对女儿的感情吗,她甚至表示想早点回到女儿的身边,因为女儿要结婚了。看来,外国人甚至外国的大人物同样有牵挂之情。

牵挂之情使我增强了和儿子沟通联系的愿望。儿子刚走的那段时间,由于通讯还不方便,加之他尚处于熟悉工作,熟悉环境的紧张状态,我们基本上每周才联系一次。开始是儿子给我们打电话。每次等待接听儿子的电话,就成了我和妻子的一件大事。如果赶到儿子临时有事电话来晚了,我们常常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即使儿子的电话按时打来了,我们考虑长途电话的费用高,怕给儿子造成经济上的负担,也常常是长话短说。每次通话后,总感到有些话漏掉了,免不了遗憾一番。

为了增加与儿子沟通的频率,我学会了发短信。我原来对手机的功能只是掌握了接打电话的方法,对别人发来的短信怎么阅读都不会,更不要说发短信了。儿子走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到大庆和亲属团聚。亲朋满座之时,唯独儿子独自在南方不能回来,这使家中节日的气氛淡了不少。那一刻,我突然萌生了学发短信的想法,以方便和儿子的联系。外甥女贺放欣然当了一把我的老师,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我便出徒了。从此,每逢节假日或有话要对儿子说的时候,我便给儿子发一条短信。至今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给儿子发的几十条短信。闲暇时回头读读那些短信,还感到挺惬意的。

我发现在儿子远离我之后,我们的联系和沟通反而密切了,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也加深了。儿子小的时候,由于我过于严厉,后来当儿子渐渐长大的时候,与我总感到有些隔膜。记得一次无意中我看到了儿子中学的一篇作文,文中居然谈到他曾一度感觉没有得到父爱。这件事使我很是震惊和不解。每天和儿子朝夕相处,而且我感到为了儿子,我曾经做了很多,但为什么却换来儿子这样的感觉呢?当儿子远走他乡之后,我突然感到与儿子之间的思想距离更近了,感情更深了。在我牵挂儿子的同时,我也实实在在地感到了来自远方儿子的牵挂之情。那年,我因胃病住了一段时间医院,为了不让儿子牵挂,我和妻子严格对儿子保密。但他还是在几次往家里打电话都无人接听后,感觉到了异样,便三番五次地打我的手机询问情况。我一再对他说家里一切都很正常,他还是放心不下,最后终于从其他亲人口中,知道了我患病住院的情况。那阵子儿子的电话几乎每天都要响起。虽然想到一点小病让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儿子如此担心,我感到于心不忍,但儿子的牵挂之情确实让病床上的我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儿子到南方快两年的时候,我借公出的机会来到了儿子所在的城市。当天晚上,儿子下班后赶到我住的宾馆已经8点多了,执意要接我到外面吃顿饭,说是为我接风。我拗不过他,就随他走出了宾馆。他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后儿子说了一家酒店的名字。谁知车子刚开了没多远就停下了。司机指着路旁的一幢高楼告诉我们到了。我埋怨儿子这样短的距离不该打车。听了儿子的解释我才明白,他并不知道这家酒店,在来看我的路上他向司机打听,得知附近这家酒店好一些。他笑着说:老爸第一次来,说什么也要找个好一点的酒店啊。结果那顿饭花了五百多元。第二天我到宾馆外面散步,发现儿子请我吃饭的酒店离我住的宾馆不到一百米。但儿子却感到很值,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用自己挣的钱请老爸吃饭。从他的脸上我看到了一种难以掩饰的自豪。在以后的几天里,儿子一直都和我一起住在宾馆里,并领我吃了好几家很有特色的饭店。千方百计的使我在这里的几天中能过的愉快。我到来的那几天,正赶上中秋节的前夕,儿子单位为员工分了月饼,儿子舍不得吃,一定要我带给他妈妈。儿子到南方后还没有改变夜里睡觉晚的习惯。每天都是我先睡了后,他再看上一阵电视再睡。一天早上起床时,儿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我,昨天夜里他突然饿了,很想吃一块送给妈妈的月饼,但还是忍住了。这使我在心痛的同时,也感到儿子确实懂事了。

我告别儿子返程时,先是乘船去的另一个城市。儿子请假把我送到了码头。直到目送我检完票,排进登船的队伍,他才转身离去。在我以后几天的行程中,每到一站总会在第一时间接到儿子的电话。当我回到哈尔滨那天,下飞机已是半夜了,但刚刚走出机场,儿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那一刻,来自儿子的牵挂,使我感到心里甜滋滋的。

 

陈杰.jpg

作者简介:陈杰,黑龙江省公安厅纪委退休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