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父亲在门外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外文艺) 作者:杨 锦

父亲离开我已整整七年了,可我总是恍惚间觉得,父亲常常在门外。如影而来,又如风而去。

去年清明节那天,我坐了一夜的火车回到了塞外的山城为父亲祭奠。故乡在晨曦中隐现,我忽然倒有一种唐人宋之问名诗“渡汉江”中所描述的“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感觉。下了火车,出了车站,几丝斜风细雨中的故乡仿佛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花八元钱打一辆出租,到朋友为我联系的一家铁路宾馆住下,因为天还未亮,便又倒头睡去。

说来也怪,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我竟梦见了许久没有梦见过的父亲,那么清晰,或许是在这“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日子,父亲听到了游子归乡的足音了。我知道,这家宾馆与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单位仅一墙之隔,离存放他骨灰的地方也很近。躺在屋内的床上,我仿佛隐隐听到父亲的脚步声在门外。

十七岁那年,我从内蒙古乌兰察布盟一所中学考入黑龙江大学。从集宁南站到北京中转换车后再去哈尔滨有几十个小时的路程,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这么远的家门。父亲一直送我到北京站,当我捏着一张去往哈尔滨的硬座车票在绵绵秋雨中与父亲挥手告别时,从不愿在父母面前流泪的我却在不知不觉中模糊了视线,我隐隐看到车门外的父亲转身后的背影渐远、渐远……

我是家中四个孩子中的老大,或许父亲在我的身上寄予了太多的奢望和疼爱。记得我1984年大学毕业分配到部机关工作时,住在机关大院内的一间宿舍。每年元旦放假,父亲总会坐火车到北京来看我一次,但从不让我去车站接,总是自己坐公共汽车过来。因为这趟火车到北京时间较早,他总是在宿舍门口的台阶上坐着等我起床后再进屋,而从不敲一次门。可以想像,当我每次醒来开门看到门外微笑着的父亲时,我的那份深深的愧疚。

1990年,父亲患了癌症,那时,他来北京更多的是住院看病了,病魔整整折磨了他五年之久。父亲最后一次到北京看病时,曾和母亲说想来我工作的报社看一看,他年轻时也很爱给报社写稿子。那一天,阳光明媚,我如约接父母从医院来到方庄单位的楼下,本想请他们上楼坐坐,可父亲说,谁也别惊动,别打搅你们工作,我就是来看一看。说罢就在楼下一处路边坐下,我感到他行动和说话已十分吃力了,心中一阵酸楚。

我忙于上楼发稿,父亲和母亲就在台阶上静静地坐了一个时辰。

那是父亲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我工作的地方看我。

几个月后,父亲告别了人世,那时,我正在南方某公安机关采访,塞北漫天的大雪为他默默送行。

父亲走后的七年间,我常常一遍遍看他留给我的一封封书信,一遍遍倾听他生前最爱用二胡独奏的《二泉映月》,也一次次鞭策自己,努力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做事,以回报父亲的在天之灵,我也常常在想,父亲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可却从来都怕给我增添一丝丝的为难和麻烦,这或许是一个父亲的责任、胸怀和无私的爱吧!

很多的时候,当我独自在家凭楼眺望远方或在办公室工作时,我常常会觉得,父亲就在门外…… 

 

杨锦.jpg 

作者简介:杨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委委员,全国公安作协副主席、全国公安文联秘书长、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分会会长、曾任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曾出版报告文学《中国刑警纪事》《中国亚运纪实》、散文诗集《苦涩的橄榄枝》《漂泊》《冬日,不要忘了到海边走走》《杨锦散文诗选》等作品集;选编过《中国当代大学生散文诗选》《中国当代公安诗选》《汶川诗抄》等,荣获过中国公安诗歌贡献奖等多种奖项。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