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韶光春半时,有雨落清明

来源:微信公众号(警界散文) 作者:王志云

远看濯濯深秀处,万木郁郁渐其菁。每当韶光春半时,便会有雨落清明。

千百年来,每逢清明时节,总会有雨落下。即使天空无云,人们的眼中、心底和梦里也会落雨。那是想念、思念和怀念凝结而成的雨滴,为生命中经历过的那些逝去。

我亦如此。

记得写过的第一个英烈是刘英。好像在纪念他牺牲五周年的时候,我写了一首诗,因为当时都是手写,如今稿子已经不知所踪。只记得诗的开头:“不是刀光剑影的搏杀,不是你死我活的较量,你的颅中忽然涌出大量的鲜血,冲决了生命的堤坝。”那次还看到了刘英的女儿,一个腼腆的小姑娘,只是没想到她后来也从了警,如今已经是个领导干部了。这应该也是一种传承吧。

接触的第二个英模是陈昭成,我大学中文系的师兄。有一次我坐长途车去大港采访,当时还在政治处的昭成开着一辆破旧的四处漏风绿吉普去车站接我。昭成人很厚道,话也不多。后来他调去板厂当所长,我一直想去采访,却始终未能成行。记忆中打过一个电话,问他怎么样,他说有点儿累。却没想到,就是这“有点儿”的累,生生地把他累死了。

2003年4月到2004年4月一年的时间里,天津公安一下子就出了三位烈士,两位是在追捕嫌疑人时牺牲在冰河中的年轻巡警,一位是在查纠违章时被超载司机疯狂拖带辗轧牺牲的交警。这个交警在三个牺牲人里年龄最大,才29岁,牺牲时女儿不满6岁。而另外两位年轻的警察都还没有结婚。在为他们准备报告会时,有一个细节让我记忆特别深:就是在其中一位年轻巡警牺牲后的那个清明,有一位女孩默默来到烈士陵园,在他的墓前放上一束花。我记不得具体是哪一位了,也不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我相信在那壮烈背后一定会有温柔的爱存在,而那个女孩子如果真的存在的话,如今也该是为人妻为人母了,我还相信在她内心的一个角落,永远为那个年轻的警察保留的。

2004年底,市局文保处民警林杰和刘东宁在抓捕嫌疑人时被开枪射击,壮烈牺牲。记得听到这个新闻里播报的时候是个周末,我正在出租车上,心里忽然就涌起巨大的悲伤,眼泪不知怎么就流了下来,而且一直流个不停。我想,在听到警察牺牲的消息时,大多数警察都会有相同的悲伤,不管是不是认识,不管是不是在同一个省市,甚至是不是在同一个国家,这应该是一种职业的同感吧。

两位烈士的家中都不富裕,站在刘东宁家祖孙三代共住的15平米房间里,我忽然想到,在我们的队伍中,到底有多少像他们这样,过着清贫的生活,却信然忠勇无悔为公安奉献的警察。或者平时,他们并不会引人注意,如果不是这一次的意外,他们会继续像以前一样,顶着生活与工作双重的压力,在人生的道路上负重前行,平凡的人生,却又是何等的伟大。而烈士家人满脸的痛苦悲伤更让我难以忍受,同样的表情,我在张志邦、在王正宏、在很多英烈的家人脸上都看到过,我们可以歌颂伟大的牺牲,却不能弥补因之而残缺痛苦的家庭。

2009年6月,一处民警韩辉因脑溢血猝然离世,而在此之前的半年,他的妻子也因癌症去世,家中只剩老母幼女。在韩辉同样是祖孙三代共住的狭小房间地上有一大堆土豆。这是他牺牲前一段时间,因为执行任务每天都要去菜市场,为了掩护身份便会买些菜,妻子患癌多年,家中早已没了积蓄,生活异常艰难的他也只能买当时相对便宜的土豆,反正总是要吃的,却没想到,土豆还没吃完,他却已经远去。

韩辉牺牲后,女儿一直用着他的手机和号码,连铃声都没有换。有一段时间,这个电话经常还会在夜里响起,大多是外地警方有案子找“韩队”要求协查,每一次带来的都是一个不眠之夜,但女儿依然固执地不肯换号码,不肯换铃声,因为她觉得那是她与父母之间最真实的联系了。后来,这位女儿也成了河北分局的一位民警,工作做得也很不错,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是否依然用着父亲的电话,但我知道她一直在继续着父亲未走完的征程。

公安北辰分局副分局长顾俊明去世的原因是一种“冷凝集综合症”的病。关于顾俊明,我印象最深的是去他家采访时,客厅房顶上一条掉了一半的石膏线。妻子说,石膏线早就掉了,老顾答应要修,却一直没空,因为工作太忙了。妻子没办法,就用透明胶带粘上,可那个不结实,过不久就会掉,掉了只能再粘,一直到他去世。我不知道现在的石膏线是否已经修好了,但我想,他留给家人的悲伤是永远无法修复的。

2012年底 2014年6月,我为患癌症之后隐瞒病情坚持工作的塘沽刑警王正宏采写事迹。但我从来没有见过王正宏,之前分局也问过我要不要去采访本人,我说不用了。其实我自己也解释不清自己为什么选择这样,或者我是真的不愿意面对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那会让我更加悲伤。即使他不是我的亲人,但他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我没有理由不悲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不知道在面对他的时候要说些什么,问些什么,比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现在是怎样想的?对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觉得这些苍白而无知的问题是对于英雄的一种侮辱,不管他的真实想法如何,在他内心,一定有一颗高尚的、超脱生死的心。这,就够支撑我用感性完成笔下的每一篇文字了。

2017年,为消防八大街中队采写事迹报告会材料,在中队院里,我看到了整修一新的营房,却依然觉得满院徘徊着的悲壮。在中队重建的第一天,伤愈回队的官兵中仅有5人的身体能够出操,但就是这5个人,硬是走出喊出了中队满员时的气势,于是人们知道,八大队中队还在,永远都在!在牺牲官兵的宿舍里,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屋里,想像着那天夜里警铃响起之后,他们是以怎样的一种姿式迅速起身、滑下,装备、出发,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从中队出来,我执意要去事故现场看看,那里现在已经被绿草和浓荫覆盖。其时大雨初霁,所有的一切都是湿润润的。站在宁静安详的土地上,我好像回到了那个惨烈的夜晚,24名消防战士把生命留在了这里,那满目的郁郁葱葱,谁敢说不是他们的青春与生命浇灌出来的。

天津公安英烈墙在2018年清明落成,58名烈士和172名因公牺牲的民警被镌刻在了墙上,在名单和照片下面,都留有空白,所有人都知道那是用来做什么的,却没人愿意说出来。从事着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我们都知道仍然会有战友牺牲,但我们别无选择,也永远不会退缩,是职责,也是使命,面对明知会有牺牲的挑战依然义无反顾,便超越了悲壮,变得伟大而崇高。

落雨的清明总会放晴,感伤思念的心情也终会重新昂扬,因为前面还有路,一直走下去,才无愧于头上的警徽,还有身后的那一座座丰碑。

 

王志云.jpg

作者简介:王志云,天津市公安局政治部干部,鲁迅文学院第23期高研班学员,天津市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