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礼节与“人情”

来源:网投 作者:韩庆

在日本富良野民宿住了一宿,次日我和妻早起,坐公交车去富良野火车站,准备搭乘快铁去下一站中富良野看花田。

我和妻拖着行李箱,登上公交车,和司机点头致意后,坐在第一排位子。车子很空,没有看到其他乘客,直到转弯进入另一条马路靠站后,上来一个日本老妇人,拎着一个坤包,脸上薄施粉黛。她上车后看见我们,似乎有点惊讶,随即抛来一个跨越国别的大白眼。我并未因为不通日语而没有读懂她眼神里的鄙夷和不屑。她径直走过我们,坐在了第二排。妻觉察到异样提醒我,“我们可能坐错位子了”。

我俩转身看了一下椅背。妻略通日语,发现上面标识着“优先席”,大约类似于国内的“老弱病残孕”专座,我们可能“鸠占鹊巢”了。我俩欲起身换座,可车已快到目的地,似无必要了。车到站后,老妇人随我俩一同下车,进入了火车站站厅。她从坤包里取出钥匙,打开了站厅里小卖部的门。原来她是火车站的职员。看时间还早,我把包放在小卖部前的长条櫈上,准备坐下来。

这下,一脸不悦的老太太总算逮着机会数落我们了。她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日语,手指着站厅里的其它位子,示意我坐过去。我猜想这个长条櫈大概是给小卖部的顾客预留的,不买东西不让坐。见她满脸愠色,我索性建议妻到站厅外面等待,避开怒火中烧的老太太。虽说坐错位子是无心之失,但错了毕竟是错了,老太太生气情有可原。与其待在站厅相看两厌,不如站在站厅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富良野火车站的不愉快经历,让我先前对日本人待客礼貌谦让,彬彬有礼的看法产生了怀疑,直到在中富良野碰到的另一位日本老妇人,又打消了我的疑虑。

到达中富良野后,我和妻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的储物箱里,就直奔花田而去。走出去没多远,忽然间电闪雷鸣,天色暗将下来,倾盆大雨随着一声闷雷砸了下来。我俩没带伞,只好就近找了一个屋檐,躲在下面避雨。屋檐有点窄,贴着墙站,也不能完全遮住身体。可是“雨狂风正恶,勿厌草堂低”,有个屋檐,总胜过淋在雨中。眼瞅着我俩身上一点一点被雨淋湿,正在这时,屋檐斜对面的房子里,一位日本老妇人冲我们招手,示意我们到房子里避雨。老太太瘦高个,慈眉善目,笑眯眯地把我俩让进门厅,转身进屋了。我俩谢过老太太,坐在门厅的台阶上,这可比在屋檐下避雨强多了。正当我俩庐下听雨,祈盼天晴时,老太太从屋里取出一把伞来,对妻说,“这是礼物,送给你们”。我和妻大感意外,老太太与我们素昧平生,不仅让我们进门厅避雨,临别还赠伞一柄。恶劣的天气下,这友好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动。雨止天晴,可我们的心中,依然唏嘘不已。

一天的时间里,遇见两个对我们态度截然不同的日本老妇人,前倨后恭,像是老天有意安排。赠伞的老妇人善良、热情,待客礼貌、周到。公交车上的老太太当然算不上热情与礼貌,但她也不过是不愿意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被游客打搅。这不是啥过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微信截图_20181108105810.jpg 

作者简介:韩庆;供职于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曾在《新民晚报》“夜光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劳动报》、《人民警察》杂志等多种刊物发表文章。2008年,获公安部“难忘2008”征文大赛散文类二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