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海”》作者:赵炜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2-04 14:58:03

    秋风起,蟹脚痒,菊花开,闻蟹来,又是一年品蟹的黄金季节。中秋之夜,趁着父亲从老家过来,买上几对蟹,刷好,隔水蒸,不一会儿浓浓的蟹香在屋里弥漫开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享受着团圆的温馨,看着父亲大快朵颐,儿时与父亲围绕着螃蟹展开的故事又浮现在眼前……

   在老家南通,螃蟹又叫做“螃海”或者“海”。我的印象中,儿时的螃蟹可是舌尖上的奢侈品,寻常人家的餐桌上很难看到,第一次品尝到螃蟹还是在我连十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过来的年龄。那段时期,社会上正在进行国企改制,“下海”、“下岗”成了那段时期的高频词汇,在那样的背景下,双职工家庭的日子都紧巴巴的,能吃到螃蟹绝对是开了洋荤。那天早上,父亲告诉我,城里的叔父家有一只大“螃海”,待会儿就带我去吃海,父亲绘声绘色地描述到,“螃海”是如何之大,两只大钳子是如何之有力,蟹膏是如何之鲜美,听了父亲的描述,在我心底顿时觉得能够吃上一只“螃海”足足可以媲美一顿肯德基,让我在小伙伴面前吹上大半年的牛。当天下午,父亲便带着我坐了一个小时的大巴车来到叔父家,只见餐桌上仅有一个盘子,上面躺了一只橙红色的大螃蟹,我知道那是为我一人而准备的,我上前两手抓起螃蟹就往嘴里塞,可是螃蟹全身上下到处硬邦邦让我无处下口,父亲见状笑出声,赶紧夺过螃蟹,只见他揭开蟹壳将蟹掰成两半递给我,我接过来吮吸蟹膏,蟹膏黏黏的,味道鲜美,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美妙滋味,那是我第一次吃蟹,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所吃的蟹并不是江南地区常见的河蟹,而是南通沿海产的梭子蟹,那时的我觉得父亲是不喜欢吃蟹的。 
   随着时间推移,老家的生活的水平逐渐提高,虽说螃蟹还不能爬进寻常百姓的餐桌,但也能出现在一些富庶人家的婚宴上。农村人摆婚宴通常都会在家门口搭一个红色的喜棚,棚里摆上个十张圆桌,如果客人多坐不下,便会变成流水席,十桌客人吃完八碟八碗,便立刻翻台,等待下一波宾客的入席。那时圆桌坐十个人,按照十只蟹的量端上桌,虽说是一人一只,但螃蟹毕竟还是高档货,席上只有小孩会吃掉自己的那只蟹,小孩的家长则会在一旁做着掰蟹脚的“小工”,那些没有带小孩的宾客通常是不会吃蟹的,他们当中有的人会将自己的蟹递给桌上的小孩,有的人则会撕一小块塑料桌布,将蟹裹在其中揣进口袋,那是要带回去给自己家的孩子品味。我的父亲也是如此,在我和他一道参加的宴席上,父亲一直扮演着“小工”的角色,而在他一个人参加的宴席上,他则是将蟹揣进口袋的父亲。那时的我知道,父亲是将蟹省给我吃了。
   又过了几年,螃蟹逐渐普及在了普通人家的宴席上,那时的农村宴席,要是不上螃蟹和甲鱼还真拿不出手,可就在那段时间,父亲却出事了,一次工伤让他的左手拇指断掉了一节。父亲是个要面子的人,他不想让别人看出他手上的残疾。刚出事的那一年,他出门在外都会在拇指上裹一块纱布,让人觉得这仅仅是一点皮外伤,到后来,他习惯了尽量不将左手放在桌面上。那之后跟父亲出去吃饭,遇到螃蟹的时候,别人都在大快朵颐,而他会将自己的蟹递给我吃,并说自己对螃蟹过敏,在他一个人参加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将蟹揣进口袋带回来给我吃的父亲。那时的我知道,父亲手上的残疾是他身心上的痛,他不想在吃蟹的时候被外人看出他的痛点,他可以用“对蟹过敏”这样的托词来回应别人对其不吃蟹的质疑,我何尝不知道,宋代吃货能用“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的诗词来表达对蟹的追求,父亲又岂能不爱。
   之后,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螃蟹进了寻常百姓的餐桌,但父亲是个过日子的人,他对客人很大方,在外请客吃饭上一盘大闸蟹眼睛不眨一下,对自己却很抠,从没买过螃蟹端上过自家的餐桌,也从没畅快地吃过螃蟹。后来我参加工作,一直想买上几斤蟹和父亲好好吃一顿,但是生活的压力超过了我的预期,自己一直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最近两年娶妻生子,生活渐渐稳定下来,趁着国庆期间,父亲来无锡过中秋,我终于有机会给父亲准备了一盆螃蟹,看着父亲无所拘束地用双手吃蟹,我的心底流过一股暖流。
   父爱深似海,现在的我知道,父亲爱的是和一家人吃饭的感觉。
 
   作者简介:赵炜,就职于无锡市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