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小蛮子奶奶》作者:朱扣荣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我的奶奶,九十二岁,本名余鸾女,在上海出生长大,18岁嫁到苏北兴化老家。刚来的时候,听不懂老家话,讲一口上海话,故被人叫做小蛮子。

   小蛮子奶奶命很苦,也有人说她命硬,八岁时没了母亲,与父亲相依为命,在上海周浦一带做小本生意,住在一条四面透风见亮的小船上,吃的都是一些烂菜叶和霉变过期的食材,穿的是补丁盖补丁的褴衣。十八岁,听从父亲的话,或说是命令吧,离开上海,嫁给了我的爷爷----她舅舅的孩子。我爷爷是民兵,游击队员,对小蛮子奶奶很好很疼爱,从不重言重语,从不舍得让她干重活,有好吃的总是先紧着她,没有吃的想办法找吃的给她:夏天下河摸螺丝掏河蚌,冬天下河抓鱼捉虾,想尽一切办法给予小蛮子奶奶属于那个时代最贴心的爱情。但好景不长,命运多舛,年轻的爷爷因革命工作,被反革命的“还乡团”打死了,而这时的小蛮子奶奶已怀孕八个月,悲痛无以复加,泪水不知断流。
   失去依靠和爱情的小蛮子奶奶生下我的父亲后,还没满月就拿起农具下田干活,虽说是穷人家的孩子,但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她从来都没有干过什么体力活,更别说农活,她甚至都不认识草和苗,何谈劳动,何谈完成劳动指标挣工分?所以那段日子的苦可想而知。特别是一段时间流行背主席语录,不会背扣工分,小蛮子奶奶从没上过学,怎么能记得住,怎么会背?向别人请教,别人也累了一天,又有多少精力和精神教一个不识字的“蛮子”,还是那个字:苦。
   本已很苦的小蛮子奶奶,又被家人动员许配给小叔子,也就是我的二爷爷。印像中我二爷爷对我不错,天天都送好吃的面饼给我,圆圆的,金黄的,又香又甜。二爷爷很爱干净,很爱打扮,整天戴着顶帽子,不知是为了遮阳还是美观,反正在农村有点不伦不类,所以又被人叫做“二流子”。小蛮子奶奶和二爷爷成亲后,又生了一对儿女,儿子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活活被饿死。
   后来,不知为何小蛮子奶奶和二爷爷分开了,独自抚养她的女儿和我的父亲。我父亲这时已十六岁了,从小也没有得到过多少母爱,对小蛮子奶奶不是很亲,迫于生计难免争吵。每每此时,父亲总是对小蛮子奶奶说:“我是共产党养大的。”
   生活就这样苦着过,日子还是那样的长,转眼父亲和姑姑都长大了。小蛮子奶奶托人说媒,但上无瓦下无钱又是单亲的家庭,谁家姑娘愿意嫁,没有办法,只有采用“交门亲”,就这样我爸的妹妹嫁给我妈妈的弟弟,我爸娶了我姑父的姐姐。两个不小的男人有了老婆,两位没有办法改变命运的女人找到了男人,没有感情爱情这么一说,连结婚的衣服都是借的。这时的小蛮子奶奶幸福、满足、开心。有了媳妇,有了女婿,有了孙子,有了外孙,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好,忘记了自己的苦,全身心地带着她的孙子。一有空闲,就抱着她的孙子溜达,嘴边磨叨着“我的荣啊,我的荣”。
   幸福的日子是相同的,不幸的日子各式各样。我三岁不到时,母亲因心脏病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她心爱的儿子。我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她长得什么样,头脑中只有一个概念和名字。而小蛮子奶奶一辈子都记得,她俩婆媳关系很好,相依为命,猛然间失去了儿媳,这对苦命的小蛮子奶奶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哭得上不来气,连死的心都有了。但转眼看看还不会走路的我,只能“嚎”了,因为生活还要继续。
   顽强的小蛮子奶奶,又当奶奶又当娘地把我拉扯大,叫我好好读书好好学习,把一个穷苦家庭最好的爱和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但年幼的我整天就知道玩,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比“玩”更好的东西。
   真正懂事明理是我十五岁那年放暑假,一个很热的中午,奶奶和爸爸忙了一上午的农活,回来吃了点稀饭,就找了块地纳凉休息去了,我仍然在组织我的小伙伴们“夺城掠地”。突然远处的一句大叫声打破了闷热的炎夏,使人更加地焦虑,更加地烦躁,更加地心慌。原来是我姑姑在上海出事了,人掉在黄浦江中,不见踪影。几年前,我舅和我姑为了改善生活,自筹资金购置一条运输船做水上生意。这次,为了赶趟,也为了早点回来接我和表弟到船上玩,夜间行船,我姑睡意矇眬中起来给机器加水时,不慎掉入江中。两天都没有找到人影,我舅打电报告知我爸赶到上海。
   小蛮子奶奶以泪洗面,长跪堂屋磕头不已。调皮的我也停止了一切“外事活动和战争活动”,焦虑地等待。去上海的人回来了,捧着“骨灰盒”回来了,但那里面不是骨灰,是疑似我姑的衣服烧成的灰。我记不得其他人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但我清楚地记得我哭得死去活来,因为15岁的我已懂得了什么是阴阳两隔,什么是撕心裂肺,什么是挠心挠肝的疼。小蛮子奶奶更是如此。
  苦命的奶奶。苦难的奶奶。
   后来的后来,我当了兵,远离家乡,远离奶奶爸爸。2015年的9月,辛苦一生的父亲查出癌症晚期,医生说没有治疗的价值了,但我不甘心,我不想放弃,坚持给父亲做了手术,减轻了他的痛苦,但最终没能留住父亲。小蛮子奶奶更忧郁了,天天想着我带孩子回去,只有看到我们,她才有笑容,虽然她已经听不到我叫她奶奶了,听不到她重孙叫她太太了。
   2017年10月17日凌晨时分,九十二岁的小蛮子奶奶离开人世,终结了一生的苦难。
   悲从心发,泪流不止。别了,我的小蛮子奶奶,您在天堂还好吗?孙子想您了。此生已过,下生还做亲人;此生情未报,下生定报恩。
   作者简介:朱扣荣,1976年出生,江苏兴化人,镇江市公安局警保处副处长。1995年参军入伍,军旅生涯二十二年,酷爱文学,曾在《黄河文学》和军队有关杂志报刊上发表多篇文章。2016年转业到镇江市公安局,撰写的《以“四铁”精神唱响对党忠诚》获镇江市政法委征文二等奖,镇江市公安局征文一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