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荒芜和苍凉微笑》作者:黄敏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1-29 16:05:53

    一望无际的沙漠,淡金色的万顷波涛像一丘丘的麦浪,连绵起伏地随风滚向地平线。天际像蔚蓝色的大海,几缕羽毛样的白云,刘海般掠过大海的额头,妖娆地向荒芜和苍凉微笑。

   一群群胡杨树,像一面面旗帜,辉煌地招展在大漠戈壁上。“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以其生命的坚韧和顽强,得来世人无数的赞誉和敬佩。
   你以你沧桑的身躯,诠释着生命坚韧的诗意;你以你不朽的灵魂,破解着倔强的奥秘;你以一千年的岁月,见证了宇宙的苍茫无垠。
   胡杨,又名胡桐,蒙古语叫“陶来”,是当今世界最古老的杨树品种,被誉为“活着的化石树”。胡杨耐旱,其根可以扎入沙漠十米,难怪人说,见到胡杨,就等于看到了大漠的甘泉。
   当你漫步在任何季节的胡杨林中,那一种独特的千姿百态的美丽所形成的气场,会使你的心灵遭受到强烈的震撼,眼前所有的景致仿佛都如梦如幻。幼小的胡杨,为了减少水分的蒸发,会把自己的叶片变异得狭长而细小,宛若少女弯曲的柳眉,会有人把它误认为柳树;壮龄的胡杨,叶片变成卵形,如同夏日的白桦叶;进入老年的胡杨,叶片定型为椭圆形。更为奇者,在同一棵胡杨树冠的上下层,会共同出现几种不同的叶片,真可谓奇妙绝伦,令人惊叹不已。夏季的胡杨茂密而繁盛,粗壮得如古寺铜钟,几人难以合抱;挺拔的像百年佛塔,直冲云霄;怪异的似苍龙腾越,虬蟠狂舞;秀美的如月中仙子,妩媚诱人。金秋时节,随着一阵阵秋风扫过,胡杨叶片便在萧瑟中由浓绿变成浅黄,继而又变成杏黄,最后是金灿灿的一片流光溢彩。在落日的辉映下,如潮如汐、斑斑斓斓,漫入大漠,连接遥遥天际,和落日晚霞融为一体,辉煌凝重,超凡脱俗。
   胡杨挺立在大漠上,像一位饱经风霜的智者,沉默不语。它亲眼见证了多少金戈铁马,血染黄沙,马蹄翻飞,豪情苍悲;它亲耳聆听了丝绸路上驼铃叮当、情意悠扬,它又见证了那一双双开拓者的人生足迹,曾被岁月的风沙无情地掩埋,在掩埋处,芳草萋萋,点点绿阴,一个个村落就像散落在大漠深处的珍珠,随着前辈的脚印蜿蜒前行。
   胡杨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生存。它耐旱耐热耐寒,只是它在其他地域生存,它被人们忽视和忘却了。唯有在大漠,在那荒芜、苍凉的世界里,没有柔风细雨,甚至没有安身立命的土壤和水源,更没有熙熙攘攘繁花闹景的伙伴,唯有胡杨,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彰显了它独特的个性,它敢于挑战生命的极限,它与险恶为伍,虬扎的身躯迎风挺立在无边寂寞和孤独中,扭曲成抗争的美,美得凛然,美得悲壮!
   可是又有谁能够知道,其实胡杨也需要爱,需要爱之水的浇灌。它的根须虽然可以扎入大漠深达十米,如果长期得不到水的滋养,胡杨便会迁徙,重新寻找有水的地方扎根、生儿育女。年年代代的寻找和迁徙,才有了今天大漠深处到处胡杨繁盛的绝世奇观。而那些因没有水源干渴致死的胡杨尸体,就站立成了大漠深处一个个渴望关爱和期盼甘泉的爱的身姿。
   写到这里想起去年我回新疆时和我的老领导柳耀华厅长的一次长谈。他和我们一样是生在新疆长在新疆的一代,属于“无根一族”。我说起我回到了原籍陕西却对原籍一无所知,无法寻找到自己的根在何处时,他说的一番话给我印象颇深。他说中国大致可以分为两大民族:网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中原大地多“田”地,这些“田”地像网一样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固守于此,他们有根。而游牧民族没有土地,为了生存,人们追逐着水源不停地迁徙游走,由此变成了游牧民族。
   我想,后来所有进入新疆的建设者们,都如同胡杨一样,他们不仅懂得如何生存,更懂得如何创造出适宜生存的条件,把子孙后代撒满了大漠戈壁,像一群群繁衍生息的胡杨林,他们是戈壁永远的勇士,用站立成爱的身姿形成大漠瀚海不朽的长城。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