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父亲送来的大米》作者:赵炜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离开家乡来无锡工作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今年有了自己的孩子,母亲从老家过来帮我带孩子,回老家的日子更是掰着指头数得过来。前几天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最近停休,可能国庆节不回去了,父亲吱呜地说道:“你工作要紧,家里还有些存粮,在外面买贵,哪天回家带些去无锡。”我嘴上答应他等调休了抽空回家,可是心里却想着,我工作那么忙,抽不出时间,再说大米到处有的卖,回家拿袋大米划不来,因而,我没有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

   谁知,那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父亲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到无锡,在我家门口了,家里面没人,进不去,母亲的电话也没人接。我告诉他:“母亲带着小孩跟岳父母去普陀山了,你先等一等,我马上回来。”说完,我赶紧放下手头工作,请了假,往家赶。到了家门口,我看到父亲蹲在地上抽烟,旁边放着一个蛇皮袋。我连忙接过蛇皮袋,很沉!父亲跟我进屋,提醒我袋子底部有点漏,轻点放。一听父亲是为送米而来,我没好气地埋怨起来:“爸,这大老远送米来,您也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接您呀!再说你之前骑车摔伤了腿,还没痊愈呢。”父亲吞吞吐吐地说:“你们忙,没时间回家,我跟你奶奶两个人在家,吃不了多少米。”这时,妻子下班回来,也劝父亲说,旁边商店那么多都能买到米,也不贵,以后就别送了。
   或许因为我们的话对父亲有一种无意的伤害,晚饭我们小夫妻俩带着父亲去外面吃饭,他吃的很少。饭后,父亲将
蛇皮袋里的米倒进厨房的米桶里,帮我们收拾了屋子就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我本想留父亲多待几天,可父亲坚持明天一早赶车回南通。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送父亲去车站的路上,看到父亲的腿显然走路不太利落,一种愧疚感骤然袭上我的心头。
   回到家中,一股米饭的香气扑鼻而来,餐桌上妻子早已做好菜,盛好饭。饭碗里那米粒晶莹剔透,嚼起来很筋道,口感十分好。妻子中肯地说道:“虽不及泰国香米的柔滑,但比楼下超市的各类品牌大米好多了。”
   父亲送来的大米让我们美美地饱了口福,愈发感觉那里边有父亲浓浓的爱,才使这大米如此的香甜、软润。想起小时候秋收季节陪伴父亲割稻、打穗、扬稻的场景,我愈发感觉:与父亲在一起的时间是那么短暂,我的长大便是与父母的分离。
   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父亲送来的大米依旧软润香甜,感觉父亲对我的爱依旧深沉厚重!
 
   作者简介:赵炜,就职于无锡市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