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审员老董》作者:张明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8-22 20:24:40

   无意中翻开《中华文学选刊》,见里面选载了作家丛维熙在《十月》杂志写的一篇纪实文章《走向混沌》,主要回忆1957年反右运动时,他被打成右派在团河农场“劳改”时的情景。文中有一大段内容提到负责管理他们劳动和生活的劳改局指导员。按他的话说,这位指导员并没有从人格上贬低被关押的右派,反而很关心他们,就是朝他们发火时,也是重在说理,因此在“老右”心目中很有威信。

   有一年春天,从维熙和几个人在菜园劳动,为了防止早春寒将蔬菜冻坏,要用秫秸杆扎成篱笆墙将菜地围起来。干活时,指导员来到篱笆墙边,一个叫何修俭的人听到脚步声,便告诉丛维熙等人,说指导员正偷看我们干活呢,那意思是提醒大家别光顾站着,赶紧干活。此话被指导员听见了。他绕过篱笆,进了菜地,叫大家停下手里的活。他说:“你们是人,又是人中的知识分子。我有什么必要非要偷偷看你们干活不可?你们中的谁这么讲,本身就是自轻自贱。磨道上的驴子,才要有人看着呢!如果这些话出自那些流氓、扒窃之口,我用不着这么认真。你来自石油学院,你是有文化知识的大学生,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何修俭低下了头。这是从维熙第一次见指导员发火,而且发得有思想深度,他们觉得指导员说得深刻,又有道理。因此,他们觉得这个身为公安人员的指导员很有水平,甚至到右派被平反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仍与这位指导员保持联系。从维熙在文章里说,指导员名字叫董维森。
   巧的是,这位董维森指导员在三十年之后,是我调到分局预审处工作时的最直接的老师。老董比我大二十多岁,属于我父母那一代人。他平时的表情很严肃,不爱说笑,长得很像电影《红日》里的一位演员。老董最大的特点就是工作时认真细致,一丝不苟。按照工作上的分工,老董是预审员,我是记录员,很像法院的审判员和书记员之间的关系。我们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值班备勤时在一个房间睡觉,审讯犯罪嫌疑人在同一个审讯室,甚至调查取证时一起骑自行车外出。
   对预审办案来说,第一件要紧的事就是阅读案卷。如果案件简单,那么案卷材料也相应的简单;如果案件复杂,那么案卷材料就特别的多,有时候一个经济案件,它的文字材料可以多达几百册,用“浩如烟海”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对于刚刚接触预审工作的我来说,对案卷中的“法律手续”、“羁押手续”、“案犯口供”、“事主陈述”、“旁证材料”、“物证材料”、“前科材料”、“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等等,等等,茫茫然不得要领。有时侯,针对案件中的同一件事情,事主这样说,案犯那样说,旁证又是另外一个说法,弄得你都不知道相信谁的。
   遇到这样的难题,我就请教老董怎样才能在阅卷过程中掌握要领?老董说,人们的记忆往往有个毛病,就是爱先入为主,我们在阅卷的时候也会犯这样的毛病,先看到的材料容易在头脑中形成一个框架,用来去套后看到的材料,所以,我们既要避免这种先入为主的情况发生,又要照顾到这种特有的记忆方式,这就要求我们先从事主(或被害人)反映的材料开始阅读和记忆,因为一般来说,事主反映的情况要客观一些,其次是旁证,最后才是案犯的口供。比如说一件盗窃案,家里的钱被偷了。有多少钱被盗?这些钱放在什么地方?往往是事主最清楚,而案犯有时避重就轻,会有意隐瞒。阅卷时,事主在材料中提到的情况在案犯口供里没有的,这也就是我们审讯的重点。当然,也不是绝对的,事主有时也会记错,这就要求我们要反复对照,反复询问和讯问,直到把事情弄清楚为止。有了老董的这些经验,我也就养成了习惯,接到案件后,阅卷时先从事主陈述开始,掌握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
   审讯是一门科学,甚至是一门艺术。预审员不仅要掌握案情,更要懂得心理学和社会学。我师从老董,从没有见过他对犯罪嫌疑人大喊大叫,而是和风细雨政策攻心,效果反倒更明显。老董常对我说,有理不在声高,案犯也是人,虽然他犯了罪,我们仍然要尊重他的人格,不能侮辱他。但案犯又都存有侥幸的心理和隐瞒、避重就轻的特点,这就需要我们与他斗智斗勇,讲求方法,运用策略迫使他讲出实情。
   记得有一次审讯一个专在高层住宅区入室盗窃团伙的主犯。从他选择的作案地点、时间和手段上来看,肯定是个惯犯,而且这个人曾有过犯罪前科,被处理过一次。审讯时,他端着个架子,什么也不说。后来,老董摸到他的脾气,知道这小子是“吃软不吃硬”。老董烟瘾很大,一天吸一盒烟。在审讯室审讯时,这个犯人的烟瘾也不小,但只要老董吸烟,就肯定给他一支,弄得整个房间乌烟瘴气。有时候审讯时间长了,耽误了吃饭的时间,老董还要我去食堂给这个犯人打饭,弄得我很不愿意。后来,我发现,这个犯人很听老董的话,交代了许多我们并不掌握的盗窃行为,经过调查核实,还真破了几起盗窃案。事后老董告诉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为的是要他的口供,预审任务之一,就是要深挖犯罪,只要他肯交代问题,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每个人有不同的脾气秉性,我们要注意观察,对症下药。还是邓小平那句话:“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从老董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东西。
   老董退休后不久,就得了不治之症,已经病故多年了。后来,我在《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看到作家丛维熙先生写的回忆老董的文章,其中提到“一个对社会对生活有着深刻见解的人去世了。”
   这个评价十分恰当。
   老董,走好。
 
   作者简介:张明 北京市公安局退休民警、全国公安文联会员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