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散文

《乡村的池塘》作者:路传岗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霓虹灯点亮了城市的夜空,漫步在街头,广场的音箱再次响起一首叫《童年》的歌曲:“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让我又一次想起家乡的池塘。

   过去,老家的池塘随处可见,大大小小分散在村子的里里外外。印象最深的是村子中间的那个大池塘,池塘的西边有一排盘根错节的老柳树,粗大且弯曲。记忆里,池塘的水永远那么清澈透明,丰盛的水草下,能看到小鱼在水中自由地闲游。
   当每年的春天来临,水面的冰凌还没有完全融化,池塘里却开始热闹起来,那时村子里的人就会把圈养的鸭儿、鹅儿赶出来,它们跑着跳入池塘游来游去,喳喳的叫声回荡在村子上空……
   伴着鸭鹅们的吵闹声,池塘边的柳树变绿了。那时,偶尔会有青蛙和蟾蜍偷偷地钻出洞,试探着叫唤几声。
   当阳光逐渐暖和,在柳树遮出的阴影下,塘边的青石板上便会有“梆梆梆”的声音,那是村子里的女人们弄出的捣衣声。塘边的青石板好像永远是村子里女人们扎堆的领地,她们总有洗不完的衣服,还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那时,女人的嗓门都很大,抑扬顿挫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在水面上四处传响。
   转眼间,炎热的夏天来了。当塘边茂密的树叶遮住晌午的阳光,干完农活的男人们都会绕行来到池塘边洗洗脸,呛呛脚。据说,塘边上一个个溜光瓦亮的土台阶就是被男人踩出来的。夏日里,池塘永远是村子里的男人们游泳竞技的乐园。农忙后的傍晚,男人们总会勇敢地跳进池塘中心的深水区,扎猛子、打嘭嘭,一边竞技着“狗刨”式的游泳技能,一边尽情享受着池塘的清凉。自小就胆小的我那时只能占据着塘边的浅水区,看着大人热闹的嬉戏,有一脸说不出来的羡慕和崇拜。
   记忆里,那时候雨水好像特别多,当一场暴雨过后,无法下田地劳作的人们总会拿鱼杆围在池塘边垂钓。那时钓上来的鱼儿味道格外的鲜美,熬出来的汤汁白得耀眼。而我,则更喜欢拿着小盆儿,等待在大人们的身后,专捡些他们钓上来的小鱼养在罐头瓶里。
   当深秋的寒意将枯黄的柳叶打旋在池塘的水面时,池塘里便开始有乳白色的雾气缓缓升起,绕过柳树缠绕在村子里。那时池塘边嬉闹的欢笑声也慢慢少了,大人们叫喊孩子回家的声音随之响起来。
   直到冬日,大地都结了冰,池塘才会再次热闹起来,一些不听大人话的孩子会在冰上打陀螺,甚至溜冰到对岸。当然池塘边偶尔也会传来淘气的孩子被大人教训出来的哭声。
   这些年,村子里变化很大,阡陌相通的水泥道路旁,楼房如雨后春笋般矗立着,儿时的池塘依旧躺在村子里,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干涸了,变成了小洼地,在几棵光秃孤零的柳树下,似乎还有我儿时丢在池塘里的石头。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