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有所长”的日子》作者: 张小群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7-31 12:31:34
 一
   胜出必有所长。第一次见这句话是在高速公路旁的“钻石”烟广告牌子上。引用这句话是在枣强县教育局组织的校长大会上。那时我在该县的铁路派出所任所长。
   1997年,我转业到石家庄铁路公安处,先是做了十年刑警,而后到枣强铁路派出所当了大半年教导员,随后又做了两年所长。
   我有一个整理箱,里面放着请柬门票等有纪念意义的见证。压箱底的是我的五枚军功章和二个嘉奖证书,但这些奖励没有一个是我任所长时得的,这未免有些遗憾。实话实说,这三年派出所的工作比我的十年刑警岁月还要精致,是我警察生涯最浓墨重彩的部分。犹如一个电影的预告片,浓缩了我人生最灿烂的华章,让我每逢忆起这段时光,就会自然地流露出欣慰和自豪。
   施耐庵在水浒序中说:四十不仕,不应再仕。四十岁这年我到枣强任职。虽说是服从“工作需要”,但不乏私下窃喜:一是抓捕、熬夜审案因身体原因渐渐力不从心,二是疑难杂案必被招至,有些心理上的疲劳和倦怠。即便如此,因为保定铁路建筑工区的的人命案未结,组织任命三个多月后,我才得以去报到。
   回过头来看这三年,委实没什么“壮举”能让我立功受奖。没有一起刑事案,没有一起治安案,没有一起路伤,连石击列车玻璃也没有。
   我到所里工作后,正赶上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上级下了死命令,要将路伤压至2起以内。往年所里每年路伤指标是5起(撞压致死5人),年年“超标”,三个月前我们辖区刚撞死了一名女大学生,全所上上下下的压力都挺大,当然,我的压力最大。
   为保证第六次大提速的绝对安全,上级从沿线村庄的农民中给我们所招收了8名巡线保安。为了让其尽快进入角色,我也下了狠功夫:开会,动员,学习,查岗,效果终不理想。为了工作,民警和保安也经常发生意见。我劝同志们说: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多多互相理解。
   有一天,我到一个保安家家访,他父亲是退下来的村支书,话题不由就转到主动性和自觉性的问题,老人告诉我:老百姓么,一下子提高不到那么高的境界,你的目的就是让他们焊在线路上,这样就不会出事,一天天查岗又显得不信任,你就给他一张纸一支笔,几点几分过货车,几点几分过罐车,几点几分过绿皮客车,几点几分过橘子皮色车。我采纳了老支书的建议,设计制作了横排是车型竖排是时间的专门表格,只需打钩,完善了这项制度,还起了个蛮人性化的名称:自己给自己划考勤。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解释和面对面冲突。
   进山问樵江问渔。我会记住:在所长任上是一个退休村支书给我上的第一堂管理课,而且这堂课生动而卓有成效。
   辖区内有的村子被铁路划成两半,村在这边,地在那边。老百姓图方便抱侥幸心理翻越铁路已成家常便饭,我们也教育处理了一些人,但感觉总是徒劳。有次我到县委办事,见有几个认识的沿线乡镇长在,就把这事写了个材料让政法委书记在会上讲了一下,结果那个月效果出奇的好。后来一直沿用这个制度,每月就线路治安情况给县政法委专题汇报,政法委依据我们的汇报材料找有关乡镇长“说事”,有一起村民上路,村长到政法委交班;若有两起,村长和乡长到政法委交班;三起以上,乡镇班子去政法委交班。
   暑假开学后,我去县第二中学宣传铁路安全,学校大门紧锁,敲了半天,出来位副校长。我说明来意后,副校长回答:在会上说说可以,但学校因成绩下滑刚挨了批,没太多心思弄这个。从学校出来,我从部局网上查阅了近期中小学生被火车撞压的情况和枣强所有涉及中小学生的路外伤亡,向县委书记做了专题汇报。第二天,县政法委牵头,维稳办、护路办、交通局、教育局相关学校等连同我们派出所联合召开大会,明确:铁路中小学生安全,教育局长作为第一责任人和沿线校长签安全协议,校长和班主任老师签,老师和每名学生签;政法委授权枣强铁路派出所为全县安全教育的督导和检查验收机关。   从此,我们再也没在学校吃过“闭门羹”。会上宣布这项“决议”时,有个校长说,现在所长也管校长了。我开玩笑说,胜出必有所长。
   有人对我说:知道么,四千多老师,五万多学生,每人签一张爱路护路责任状,层层签下来,光这张责任状要花多少钱?我想了想说:这和撞死撞伤一个中小学生比,微不足道。他想了想,点头称是。
   第一年年关,我在县城宴请十九个沿线村支书,其中一个村支书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开着两个厂子,在天津、苏州有门市,据说“手眼通天”,我到家找他,三顾未见,最后给他留了张条子,结果开席还是没到,我心里不快。正当我们酒酣耳热的时候,他醉醺醺地赶过来,道歉说,今天有个大客户,实在脱不开。临走在我耳边说,所长,以往都是我请派出所吃饭,今儿是第一次派出所请我吃饭,谢谢!我把帐结了。
 
   在枣强工作的日子里,我接触了各式各样清理出来的“盲流”:有三伏天穿着棉衣棉裤棉大衣的,有萧瑟寒风中“大义凛然”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有装熊的,有充愣的,有抱着偷摘的大南瓜死活不松手的,有冲影壁墙“为人民服务”下面的“毛泽东”三个字咚咚咚磕响头的……起初,我对那些“脏兮兮,臭烘烘,精神病、离家出走的问题少年、呆傻智障等盲流”从心里厌恶,接触多了,难免麻木,见怪不怪。随着工作的深入,我的心境也量变引起质变,就像张爱玲说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后来我想明白了,他们和我们一样,本应该健康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遭遇了这样或那样的不幸,才沦落至此,因此他们需要更多的帮助和爱护。
   2008年腊月二十九,我和一位同志到大营站检查驻站公安工作,检查完要走时,大营站上的值班员气喘吁吁跑进来说,刚才10261货车徐徐开动的时候,突然从栅栏墙上跳进一个穿红衣服的盲流子,飞快地爬上了货车上的一辆平板车。我们立刻驱车前追,在南宫东站找到了这个盲流:一个穿红防寒服二十来岁的女孩,典型的青春型精神妄想症,满口的京腔京韵,说话云山雾罩,一会儿说自己是黑龙江的,一会儿又说是承德的,主要意思是:打算在这儿找个婆家。从南宫东站出来后,女孩飞快地向附近的集市跑去,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撵上。这个女精神病患者给我留下了两个记忆:一个是模样清秀,再一个是跑得飞快。以致我回想起这件事时,偶尔会产生看体育频道的错觉。当时是真不想追了,“盲流子”清理出车站,不再影响铁路畅通,职责上也算仁至义尽了。可马上就年关了,这女孩会跑到哪儿去,碰上坏人会遭遇什么样的厄运,会不会象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被冻死在小巷里……,我此时的职责就是不能让这些假设有一项成立,必须追上,送到救助站去。
   我们总是尽最大力量帮这些人与家人取得联系,实在联系不上的送救助站,就像电视剧《士兵突击》中钢七连的口号:“不抛弃,不放弃”。在困难面前不放弃努力,在挫折面前不抛弃信念。
   和老百姓打交道的时候,除了坦诚以对,要遵循孔子所说的“仁”,“仁”的根本就是爱人。上级要求给辖区内每个“五残”人员建档案,一个中年妇女在村口拦住我,千万别这样,还指望孩子将来能糊弄个媳妇,你们这么一折腾就更完了。我说,这么着吧,只要你保证管住你家孩子不上铁路,我们签个协议就行了。我之所以灵活了一下,是相信这个中年妇女更能精心“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同样能实现我们的工作目的。
   我交代一下这三年发生在我身上“难以启齿”的事情吧。后来我总用“慈不掌兵,善不为官”来安慰自己,除了必须遵守的道德底线没有逾越,我耍了许多小把戏。
   有一个村子基层组织涣散,进护网上线路一直控制不住,后来,我抓住了他们村一个颇有“威望”的村民,也不处理也不教育,但逢他们村有红白喜事的时候,就把警车停在他家门口喇叭广播爱路护路宣传。半年后,他在县信用社工作的亲戚找我说情:我看他忒不像话,狠狠的罚!我回答说:我们是为他生命安全着想哩,你以为派出所就只会罚款啊。他亲戚不得已说:还是饶了他吧,我保证这一家人这一辈子不翻铁路了,你再这么折腾下去,儿子说不下媳妇闺女找不到婆家。我用这么个近乎无赖的方法在村里树了威。枣强百姓却给了我意想不到的评介:张所长啊,那人挺强!
   到所里头一年,实际上我是教导员所长一肩扛,因积劳成疾,年
底在京住院接受治疗。出院后在衡水家休养,没有了住院期间的镇静剂,每天靠安眠药入睡。这天深夜,我拒绝了安眠药,让一个出租车
朋友拉我到京九线与石德公路的交口处,在来来往往的火车轰鸣和窗灯闪烁中,用我这位朋友的话讲:你鼾声如雷。要知道,那轰隆而过的声音已经成了我生命中必不可缺的组成部分。
   有些东西会自觉不自觉的融化到血液中,并形成条件反射。我的办公室离铁道最近,距离不过二十米,每天4:35到5点,有一辆货车待避,这时段,轰轰的机车声已成了我的生物钟,每每这辆车发生异常,哪怕是晚上5分钟,我都会警觉地醒来,直到听到它轰大油门驶去,我便会翻身安然睡去。
   离开枣强车站派出所时,是寒冬的一个深夜,走得很突然,是带队去“武广开通”支援的紧急任务,这个任务是夹杂着我的职务变动而来的。回头看去,亲手修建的大门,新矗的影壁,在这黑黢黢的夜里,看不到全景,只看到残缺的片段,脑海里响起那首名为《萍聚》的老歌:人的一生有许多回忆,只愿你的追忆有个我……
   突然,我泪流满面。
 
 
 
   作者简介:张小群  石家庄铁路公安处民警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