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三碗参汤》作者:刘建中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7-09 18:25:48

    我的父亲,身材瘦癯矮小,一个木匠师傅,匠活精致,《千年吉水》一书的封面——木牌坊,就是他得意的作品。他既不风流倜傥,也不玉树临风,但就是这样的父亲,我非常爱他,他这一辈子,让我懂得父爱如山的含义。虽然他离开我九年了,但我经常想到他,有时甚至是撕心裂肺。

   小学时候,朱自清的《背影》中,对于父亲买桔子细节的描写,一直让我刻骨铭心,读起“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时,我每次都感同身受。我的父亲,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辈子的父子情深,最令我感动的是他的三碗参汤。
   当年我出生的时候,已是深秋十月,妈妈难产,乡镇医生建议去邻县万福镇把我生下来。那时候没有公共汽车,我的父亲向别人借了一台板车,在上面铺了几层厚实的稻草,挺着大肚子的母亲睡在上面,痛苦地呻吟着。父亲叫来同族大伯还有我的舅子拉板车,碾着泥泞的羊肠小道一路颠簸。父亲一手在后面推着车,一手端着炖好的参汤,那是母亲产后唯一的补品。在那个年代,一碗参汤抵得父亲在外做木匠一个月的工资,自然是稀罕物。父亲用手巾包了一层又一层,生怕参汤溢出来,汤若放在板车上,担心母亲会撞倒,所以他一直用手捧着。从天刚刚蒙蒙亮出发,大概三十公里的路程用了近三小时,终于赶到了万福镇,随后我就来到了这世界,医生说,晚来半个小时,小孩大人都保不住了。母亲生下我之后,父亲小心翼翼地打开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汤缸,参汤热气腾腾,香气扑鼻。产后孱弱的母亲,一口一口地喝着父亲喂送的参汤,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母亲常说,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母亲还说,这一路因为急赶着去医院,父亲当时有个未愈合的伤口开裂了,鲜血一直顺着大腿流淌,父亲为了那碗参汤,竟然让那鲜血一直流了三十公里!
   我的高中是在农村中学完成的,毕业时要到县城参加全国高考。那年全国考生286万,录取98万,这对于在乡级高中读书的我,是一次决定未来的转折。一直希望我学而有成的父亲,其实比我还要紧张。
   高考前一天,父亲起了个早,亲手为我熬炖一大碗参汤。要我带到县城考前喝,提神。二十出头的我处于叛逆期,自然没有同意父亲的做法。父亲端着那碗汤,木然地看着我远去。我望着站在村口身材如此单瘦的他,一动没动地站在那里,像村口那棵香樟树,凝成一幅素描。
   考场在现在的吉水二中,那些年高考时间是7月7日,我们都称之为“七七事变”。上午语文考试结束,我感觉特别好,心里涌起一种自信,如同窗外的烈日骄阳那般火热。当我随着其他考生走出二中校门,突然发现父亲戴着一顶草帽,穿着一件褴褛甚至可以说邋遢的背心,手里端着那碗参汤站在树荫下。他眯眯笑地望着我,那碗参汤同样也是用布巾包了一层又一层,夸张的模样与父亲的身材相比有些突兀。我激动地跑了过去,父亲对我说:“正好有一辆便车,我就来了。”其实我知道,象我们这样家庭,哪里有什么便车,肯定是他骑着破自行车翻山越岭来的。父亲打开了层层的包布,用手小心地挪开缸盖,那参汤的清香霎时沁入心脾,汤汁浓郁,汤味醇厚。“喝吧,你不肯带来,我晓得你是不好意思,虽然汤是昨天的,我热了热,应该更好喝。”父亲把碗缸小心地递给我,像是一个隆重的交接仪式,我此刻哽咽了,眼泪哗哗地流出来。从小学到高中,父亲一直是严厉的,在我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表扬过我,甚至我曾经认为父亲对于我,就是一个家里象征而已,没有交流,没有融合。但就是这时候,父亲的爱铺天盖地而来,奔涌到我心房,让我哽咽窒息,我接过碗缸,咕咕地埋头就把参汤喝尽,眼泪顺着脸颊和着参汤,一起进入心脏进入血管,汇聚着一个少年前所未有的感动。父亲见我喝完,笑笑对我说:“我得走了,你好点考呀。”我噙着眼泪使劲地点点头。父亲走了,在喧嚣的人群中,他依然不高大,他的背影甚至还有些佝偻,但在我看来他瘦如劲松!
   我如愿以偿地考取了一所高校,毕业后当了警察。父亲也改行了,经营着一家茶馆,有人劝他不要干了,儿子出息了,就该歇歇了!父亲笑笑说,还得干几年讨了媳妇再说。父亲白天沏茶倒水,晚上还要加夜班做点可以换钱的活,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在精耕细作。
   我妻子分娩的那晚,父亲从乡下心急火燎地赶到县城。天气炎热,他那穿了多年的背心已经千疮百孔,汗水紧贴着后背,他依然端了一碗参汤来,还是包了又包,裹了又裹,就这样端着站在产房外面,等待消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父亲端参汤的手依然没有放下,他似乎不是端着一碗参汤,而是攥着一种希望,一份期翼,一种情怀……
   儿子呱呱降世的哭声让父亲欣喜若狂,在医生的同意下,他快步地走进产房,抱起婴儿一个劲地憨笑着。尔后,他又用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方法,打开那层层包布,取出参汤碗,那碗参汤加了几粒红枣,翻滚在澄黄色的汤里,浓浓味清清香!父亲朴素地对我爱人说:“辛苦了,把这汤喝了吧”!我爱人懂事地点点头,全喝掉了。母亲在旁边对我说,那一刻就是当初我出生时的场景再现。那个温暖的产房,流淌着感动的亲情!
   而今,父亲虽然去世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大爱无言,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也许世事沧桑,父亲一直是含辛茹苦,也许心事难料,父亲永远是严肃冰霜,但他一定是把我们放在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用坚忍和刚毅进行包装。甘甜十分他只尝三分,苦涩三分他却吃了十分,他给予我们的,不仅是三碗参汤,而是整个的人生。忘不了我夜归时他在村口苦苦等候的担忧,忘不了他骑车送我去上学的背影。春风化雨时,他虽不像母亲那般温柔,秋月朗明时,又把温情深藏在心底。如果说父爱如山,诠释的是父爱的威严与厚重,而这三碗参汤则犹如大山中的涓涓细流,不断地注入我的血液,永远滋养着我勇往直前。亲爱的父亲,您在天堂可好?我爱您,您永远是我心灵最安全的港湾!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