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作者:杜月清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20 17:33:19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他是1994年农历八月廿六走的,他静静地长眠在慈溪市区西南约十公里的余姚市境内的山坡上。每年春节或清明,我会去那里给父亲的坟碑上的文字涂漆,以示思念。

   1932年农历二月十八,父亲出生于余姚县长河杜家路村(1954年划归慈溪县,1988年撤县设市)一个农民家庭,家里有兄弟三人,他排行最小,有一位妹妺。父亲三岁丧母,比他小二岁的妹妹也夭折了。
   父亲在1951年参加了区武装中队,后调周东乡工作。他任团委书记时的一件事,几十年后仍有人赞扬。
   1985年,我退伍后进入长河镇政府工作。听镇干部陆叔叔说,那时的团委书记在社会上有很高的地位,广大青年都积极要求加入团组织,团的活动也丰富多彩。我父亲任职时严于律已,清正廉洁。有一次,父亲去陆叔叔所在单位检查工作,时任团支书的陆叔叔正好有一只从家里带来的西瓜,就招待父亲,父亲以为这西瓜是特地买来的,就批评了陆叔叔。陆叔叔说,我父亲是位干实事,有威信的好书记。
   我外公当时与父亲同在乡政府工作,十分欣赏父亲的人品。后来,父亲娶了被我外公外婆视为掌上明珠的母亲。
   1958年,大跃进时期,父亲被招至杭州制氧机厂,当了一名电焊工。 现在的人看来这是何等的落差啊!但那时技术活被视为终身可养家的职业,有句俗语:“学了技术,贼偷不去,火烧不掉。”
   父亲毎次回家,都会带来不少杭州的竹篮和面包。 “杭州竹篮”是邻居托他带的,其贵重程度相当于现在的Lv包。油光光的面包是给我们兄弟俩吃的,有时也当礼物分给邻居,因为家乡根本买不到。在省城工作的父亲给我带来了优越感。
    1969年底,父亲受家乡企业的邀请到慈溪县城工作,我们全家终于团圆了。
   我眼里的父亲与人为善,诚信待人,人缘好的人,没想到他的技术也是出名的。
   那天大约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已经睡了,突然窗外有人喊“老杜、老杜。”那时没有路灯,看不清谁在喊。父亲回音后,那人自报家门:“我是区委老郑。”啊,区委副书记来了,什么事呢?原来,长河区委决定利用原勘测石油天然气的弃井,建立自来水厂,经多方论证,这口深井水量充足,但需铺设很长的水管,焊接工艺遇到困难,要在全县商调焊接界权威解决这瓶颈。经了解,父亲的名字摆在了区委领导的面前。由于郑副书记认识我父亲,他就深夜登门来请父亲帮忙了,父亲欣然接受邀请,愿为家乡人喝上自来水出一份力。怪不得在八级工资制的年代,父亲拿的是八级工资。
   1988年6月,父亲退休,被高薪聘到慈溪一家在锦纶帘子布行业全球第二,亚洲第一的集团公司工作。1992年6月20日,父亲在工作期间突发脑溢血,虽经全力抢救,但未能及时康复。二年后,不幸去世。
   父亲去世那天,正逢母亲表兄的女儿结婚,母亲说要照顾父亲不去参加婚礼了,但我表舅感到脸上无光,坚决要她到场。母
亲只好通知我一早到老家照顾父亲。
   由于我住市区,和妻子带着四岁的女儿,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赶过去,在村口碰到几位村民。他们说:别太伤心,保重自己身体。原来父亲在半小时前安详地睡着了,永远睡着了。
   我在父亲的床上跪着给他擦身,换衣,做了最后一次尽孝的事。
   婚礼结束后,母亲匆匆回家,但再也没见到父亲的点头微笑。
   父亲走了,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但他的正直、真诚、勤劳、担当留给了我们深深的记忆。
   愿父亲在天堂一切安好。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