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麦熟时》作者:周涛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9 13:18:22

    我从小生活在陕北乡下,所以对于麦子的熟悉,犹如空气与水,有种留恋久远的亲切。

   在陕北,麦子是所有庄稼中生长时间最长的,历经冬雪、春雨、夏热。初夏,站在广袤无垠的山峁子上,一片片的麦田尽收眼底,我在麦子的怀里幸福徜徉,麦子热烈地拥抱着我,我快乐地依偎着它,这一刻,我是麦中人。一阵风儿吹过,麦浪如条条流动的绿毯,展开又收起。阳光轻轻洒下,生怕惊动了麦子的好梦。天空的云朵好像也放慢脚步,在守望麦子的成熟。
   此时,最关心麦子的自然是种了一辈子庄稼的父亲,他不停地用自己粗糙的大手一遍遍抚摸着它们。我跟在父亲身后追问:“爸,麦子怎么还不熟啊?”父亲笑笑回答:“到了时间就熟了,你们这些娃娃们就能吃上白面馍馍了。”白面馍馍很香,我对父亲的回答很满意,眼里满是对麦子的期望。
   等了很久,麦子终于成熟,泛着金光,谦卑地低着头。全家老少齐上阵,忙碌的日子开始了。我拿了一把小镰刀,欢喜地跑向麦田。为了赶时间,麦收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月光下,听到磨镰刀的声音、割麦的声音和大人的笑声,无论多么淘气的孩子,这时也变得懂事起来,担当起送水送饭的任务。
   割麦是力气活,也是技术活,最累人。腰弯成九十度,两把带秆的麦穗扭在一起,打成蝴蝶结状摆放在地上,很快,小山似的麦子堆在一起,然后捆起来,立在空空的坡洼上,排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农人宽厚仁慈,收割后的麦地,留着星星点点的麦穗,那是留给鸟儿的粮食。
   在乡村,一年中的盛事就是麦收。麦子丰收了,日子才能安稳,生活才能幸福。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