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灯光》作者:孙可智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9 13:06:59

   窗外淅淅沥沥的飘着细雨,不适合出门走路,蜗居在家。正在赏析李商隐的《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突然停电了。此情此景,点上蜡烛,在烛光里静坐,不由地忆起小时候家里青涩的灯光。

   我生长在农村。小时候家里生活困难,点不起蜡烛,照明最方便最实用的是煤油灯,它陪伴了我的青涩童年,直至上完小学。记忆最深的是我不小心把煤油灯打翻了,煤油泼在手上,被灯火烧伤的手好长时间才恢复。煤油灯光线昏黄,读书写字时只好与灯亲密接近,第二天一早起床后,发现自己的鼻孔都是黑的。
   清晰记得有一次晚上一觉醒来,见桌上的煤油灯依然亮着,妈妈坐在灯下一针一线地纳着鞋底,灯光将她的影子在泥巴墙上拉得很长很大。妈妈很节约,总是将灯芯捻得很低,并不明亮的煤油灯光却让我心里觉得好安全、好温馨、好温暖,在灯光和妈妈丝丝的纳鞋底声中又沉沉地睡去。
   后来我考到姚安一中读高中,那时已经有了电灯,但不时的停电还让我们离不开蜡烛。因父母要供三个孩子上学,经济十分困难,所以对我来说,蜡烛还是很奢侈的物品。停电时,只好和同学“借光”。当时班里多数城里的女同学都备有蜡烛,而且很大方,一停电,就把桌子搬到一起共用烛光。可在我脆弱敏感自卑的内心里,却只想离女同学远些。她好像看出了我心里的秘密,把蜡烛往我这边移了许多,说:一根蜡烛,没事的,好好做作业。那时的我在烛光中觉得很温暖,觉得女同学真美。
   高三的时候,那个老和我共用蜡烛的女同学转走了。临走时,她俏皮地对我说:谢谢你借用我的烛光。我当时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傻笑,但我知道,是烛光成就了我们岁月中的一段友谊,那种快乐美好至今深深留在记忆中。
雨还在继续,夜未央。又想起杜甫诗句“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不觉微笑,曾经的善良女孩,是否也如我这般在烛光里,静静地回忆那段纯洁的友谊呢?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