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作者:周涛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6-14 10:52:56

    人最难忘的是童年,天真浪漫,无忧无虑,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我生长在陕北的一个叫李家湾的小山村里,村子不大,三百多户人家,主要靠耕种农田为生。村子背靠黄土大山,面向由延河冲积而成的有一千多亩土地的大川,所以村民们与周围的一些山村相比还不算太穷,生活也基本能够达到温饱。
   我是家里的老生儿,父母非常宠爱我,哥哥姐姐也都护着我,所以我比别的孩子多些娇气。虽然那时候我家也很困难,但我并没受到多少委屈,父母总是尽最大努力让我吃好的穿好的,因此我的童年是幸福快乐的。
   由于父母年纪较大,大姐出嫁又早,好些家务活就落到我敬爱的二姐身上了。听母亲说,我的幼儿时代是在二姐背上度过的。二姐为了照看我,竟然放弃了自己的读书生涯,整天背着我哄我开心,天长日久,她的棉袄背部竟被我磨开了一个大洞。为此,我时常会感到自己欠二姐的太多。记得参加工作后的那个冬天,我特意给二姐买过一个棉袄,二姐拿着我给她买的棉袄嗔怪我不该乱花钱,她要我用那份心好好孝顺父母。父母对我们儿女的恩情大如天,我们这辈子都还不完!
   在那个年代,大部分人家的被子都没有被套,这样就要在每年的夏季,特别是伏天(伏天返潮,油渍好洗)把被子拆了重做。为了结实耐用,要用浓浓的米汤把被里、被面浆了,晾干后叠好放到一块光滑的石块上,用木槌锤打被里、被面,直到光滑平整为止。因为妈妈自从生我后一直体弱多病,所以这些活自然就是二姐干了,我记得二姐在我七八岁时就会全套活了,村里的大叔大婶都夸二姐聪明能干。
   童年虽然很苦,但很快乐。我至今难忘春天和小伙伴到地里挖大脑袋(野生的小蒜),剜苦菜,挖一种酸不溜的草根嚼着吃。夏天雨过天晴后,到山背后的小土坡上采蘑菇,捡地软,挖鸟蛋,摘野果子,有时还弄一窝小鸟回来。晚上,大人们点着烟火驱蚊,在一起闲聊,小伙伴也不闲着,不是捉迷藏,就是老鹰捉小鸡;秋天到崖畔上打酸枣;冬天玩滑冰,堆雪人,那更不用说了。
   我们童年的时候比现在玩的游戏多,也有意思得多。我记得童年玩的最多的是搧元宝,玩过家家,还有下老虎,憋王八,玩嘎啦,踢毽子,跳皮筋,打沙包,玩倒立……,真是丰富多彩呀。
吃的东西也很多,有酸杏,桑葚,酸枣,蛇萌,野生小葡萄,酸不溜,高粱上的乌米……。这些都是城里的孩子吃不着的,自然还会有桃子,李子,梨,苹果,大枣等。
   最让人难忘的还是流经故乡的那条被全国人民称之为圣河的延河,我们在那里嬉戏、玩耍、洗澡、打水仗、憋水坑,它记忆了我童年最快乐的地方。
   童年的我爱劳动,春天帮二姐给猪挖野菜,夏天和二姐一起拔猪草,秋天帮父母搞秋收,冬天要捡粪。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想念我的故乡,想生我养我的那片热土,想回到我阔别将近40年的故乡,看看那里的山山峁峁,看看那条绕村而过的延河,看看对面山的沟沟壑壑……,看看我儿时的伙伴,看看我那白发苍苍的叔叔,大伯,婶子,大娘……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